• 温家财富故事将成“重构政商关系”标志

    by  • February 20,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2月7日,《纽约时报》再发有关中国的重要消息:《温家宝家族商业合伙人段伟红被拘留》,不少人都据此认为,习近平下个反腐目标将是上一任总理温家宝。本人仔细分析了文章内容,结合最近中国的政治动向,认为在中国“两会”前这一政治敏感时期,让人放料给《纽约时报》,不外是两重目的,一是要借温家财富故事做为重构政商关系的动员,二是敲山震虎,用来震慑其他更大的老虎。

    段伟红:温家的白手套

    中国的政治高层将手中权力变现为金钱,大都是通过子女兄弟经商,但精明者发现,使用“白手套”更安全。根据《纽约时报》驻中国记者多年来不断发表的调查报道,中国的金融大鳄肖建华、...

    Read more →

    当今中国信息库•当前中国解析式 ——评《中国:溃而不崩》

    by  • February 11, 2018 • 0 Comments

    裴毅然

    我与程晓农先生「神交」于十多年前,他主编的《当代中国研究》刊发了几篇拙稿(均为「大陆不宜」),因隔大洋,缘悭一面。今年元旦,终于与普林斯顿一些学友拜访其宅,叨扰餐食,再得其夫妇签赠新著《中国:溃而不崩》。数日展读,收获良多,一言括之——当今中国信息库、当前中国解析式,信息庞大,对最新国情国势有兴趣者,值得一亲芳泽。

    这本继《中国的陷阱》(大陆版《现代化的陷阱》)之后的姊妹篇,信息新近、数据可靠、出处详尽、评点到位、解析时势,诊断国病,捧呈大量有价值的思考。一册在手,「进入」中国,国情尽知,国脉甚清,非资深学者,莫能为也。

    鸟瞰中国

    ...

    Read more →

    中国外汇维稳付出什么代价?

    by  • February 11,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于2月1日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去年中国资本净流出规模为600亿美元,不及2016年6,400亿美元净流出规模的十分之一。结论是:过去一年在遏制资本出逃方面,中国基本上取得成功,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增加以及人民币升值也都印证了这一点。

    这份报告因为是专业单项报告,因此,在列出成绩之时,未能指出中国外汇维稳付出的代价。

    限制民企转移资产的背后是防止债务风险

    国际金融协会报告指出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中国资本流出显著放缓,其中重要原...

    Read more →

    川普入主白宫周年的优秀“成绩单”

    by  • January 29,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美国总统川普执政一周年之际,美国媒体与民主党都没闲着,《纽约时报》等的指责分贝较平常更高更尖利;民主党在通过预算案时,要将解决80万自小来美的非法移民(DACA)加进预算案中,否则情愿让政府关门。而川普采取的方式几乎是钢与铁的对撞:1月18日颁布了一个他提名的“假新闻”奖,“最大赢家”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纽约时报》。

    媒体与川普的战争,公众指出谁是输家

    两件事情现在都有了答案。

    美国政府关门才两天,正在媒体兴奋地报道关门消息之时,民主党在共和党同意关注这些非法移民(并未做出具体承诺)之后,通过了预算案。毕竟为了...

    Read more →

    提出消灭私有制,缘于不了解共产党资本主义

    by  • January 28,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消灭私有制在海内外中文世界居然成了一个话题。“风起于青萍之末”,这“青萍之末”就是中共中央机关杂志《求是》最近登了一篇《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周新城。因为《求是》的特殊政治地位,这篇署名文章被放大解读,除了一些意在讥讽的游戏笔墨之外,以底层中青年为主的政治反对人士当中,居然有不少人将这件事情当作习近平行将实施的大政加以批判,甚至说是要剥夺中国农民那可怜的财产了,让人看了哭笑不得。

    剥夺财产不会以无产者为目标

    15年前,我在《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一文中已经总结...

    Read more →

    革命究竟吞噬了亲儿女的什么? ——电视剧《风筝》观后感

    by  • January 20, 2018 • 1 Comment

    何清涟

    2018年新春伊始,电视剧《风筝》在中国霸屏,看了一些评论,不得要领,于是开始追剧,看到十几集后,越看心里越感沉重:一位智商情商均高的情报精英, 硬是在信仰——共产党党性要求之下,成了人伦丧尽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为了党的事业,恋人、妻子被他置之不顾;结义兄弟、赤胆忠心的老部下,更是被他悉数以革命的名义出卖。而他本人 ,尽管牺牲了一切,包括自己的人性,终其一生,也只能活在假身份中,备受社会摧残,他奉献了一生的党对他只有利用,从来未公开承认过他是党的亲儿女。

    信仰与党性对人性的无尽压榨

    整部剧围绕“追风捕影“展开,“风”是“风筝”,中共地...

    Read more →

    “洋垃圾”无处可去,中国彰显“重要性”

    by  • January 15,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性”,最近在一件事情上得到充分彰显:从今年初开始,中国将禁止进口废塑料、未经分拣废纸、废纺织原料、钒渣等24类固体废物,于是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西方国家,突然发现自家每年百万吨以上的垃圾(号称可再生资源)无处倾倒,中国媒体不无得意地宣布:“中国禁止洋垃圾入境,西方国家慌了”。

    发达国家处理垃圾中以邻为壑

    这件事情,多少揭示了发达国家保持环保先进的位置,其实是以邻为壑的结果。

    本文开头提到的国家,是国际社会公认的环保模范。这些国家能够保持好山好水的优美环境,很大程度上缘于中国成了世界垃圾场。以下仅...

    Read more →

    阿拉伯之春的七年之痒 ——西方对伊朗抗议谨慎表达背后的原因

    by  • January 6,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7年12月27日开始爆发的伊朗抗议活动,虽然规模很大,但西方媒体对这一政治事件的反应,总体上比2011年阿拉伯之春谨慎得多,基本回归媒体的观察角色,而不是将自己代入反对者一方全力支持。倒是美国总统川普按捺不住,于1月2日在他的推文中赞扬说,伊朗抗议者“终于起来反对”德黑兰“残酷腐败”的政权。

    美国政府与西方媒体对伊朗抗议的不同态度

    1月3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评《伊朗政府应倾听国内抗议者的声音》,非常明确地指出:在伊朗现行体制内,鲁哈尼总统仍是变革的最大希望。欧盟不应被美国的强硬姿态所左右。该社评强调,伊朗国内开明改革派以现任总...

    Read more →

    开动印钞机:中国应付高负债的法宝

    by  • January 2,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每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按惯例都要发布报告。而报告中提到的一些政策方向,基本都会被解读成明年的经济政策要点。本次会议的第一重点是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这一说法,明确表示今后习将在经济领域负全面责任,主抓经济工作的总理将成为配角。第二重点就是预告明年的经济工作将是”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削减工业产能过剩、控制货币供应,以及一些中国最近采取的其他举措,但对中国债务激增问题,只提到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近年来中国企业的高负债几乎未曾提到。

    中国危险的高负债

    但熟悉经济的专业人士都知道,如果不将控制债务当作明确...

    Read more →

    2009年《当代中国研究》杂志“死亡”侧记

    by  • December 29, 2017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一、程晓农多年来为何没写这段故事?

    二、我与陈一谘打交道亲历的两件事

    三、陈一谘“再回家“治病之路

    四、“铁哥们”何维凌评述陈一谘的用人之道与友道

    五、劫后余感

     

    2009年10月,在中国国内知识界享有盛誉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停刊,已经印好的2009年秋季号(第三期)成为未发行出去的杂志。同名杂志一年后复刊,只是国内读者再未见过,在他们看来,《当代中国研究》已经“死亡”。

    程晓农为这本杂志尽了许多力,花时甚巨,甚至耽误了其博士论文的写作,直至杂志停刊后他才...

    Read more →

    《当代中国研究》杂志2009年被破坏始末

    by  • December 28, 2017 • 2 Comments

    原《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

    内容简介:

    一、陈一谘与《当代中国研究》杂志

    二、《当代中国研究》杂志获得国内知识界高度认可与赞扬

    三、“六四”文献片成为陈一谘陷人于罪的工具

    四、陈一谘等人葬送《当代中国研究》始末

    五、于大海代表CMC起诉我的两起诉案之失败

    六、沉渣泛起

     

    从1997年到2009年间,在美国普林斯顿出版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曾在中国获得巨大反响,深受欢迎。但是,2009年这份面向国内的杂志遭到破坏,从此国内知识分子失去了一个他们渴望...

    Read more →

    美国税改将如何影响世界?

    by  • December 23, 2017 • 0 Comments

    何清涟

    至12月20日,共和党人控制的美国参众两院终于通过了《减税与就业法案》,除个税降低、贫困家庭免税额增加之外,重中之重是:处于工业化国家当中税率较高的美国企业税将从35%降到21%。这一30年以来美国最大的减税方案将使美国成为全球税收洼地,对世界主要经济体产生数重效应,对中国与台湾资本的影响尤其直接。

    第一大效应:促使美资回流本土。

    美国减税方案对于企业海外存留利润的一次性收税,将促使美国海外资金大规模回流。据税务专业人士分析,不少美国企业在海外囤积了很多利润。最近几年,欧盟对苹果公司开出巨额罚单后,法国、意大利相继开出为数不菲的罚单。各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