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三种怀旧:毛粉、膜蛤与民国当归

    by  • August 20,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毛粉的理想是重建动物庄园

    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由于没有全国性的调查,只能以《纽约时报》2014年4月16日的...

    Read more →

    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

    by  • August 18, 2016 • 2 Comments

    何清涟

    从2015年开始的欧洲难民危机,以及2016年的英国退欧与美国大选的极度不正常,少数愿意做宏大思考的学者及观察人士,都不约而同的在思考民主制的危机。由于第三波民主化之后,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已经与民主制度在全球的推广紧密联系在一起,因此这种反思多从全球政治秩序受到强烈挑战切入。前大摩高管罗奇因为政治上要与美国主流精英保持一致,总体上否定特朗普,但在有一点上他却坚持:“特朗普说的没错,全球化体系已支离破碎”。

    全球化与本土利益的冲突

    今年5月,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约...

    Read more →

    “庞氏增长”,经济舵手换人是否有救?

    by  • August 15,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8月7日,《人民日报》发表《掌舵大国经济 习近平引领中国经济开启新航程》, 这篇文章正式宣告:盛传了几个月的“南北院之争”暂告一段落,中共一哥习近平正式接掌中国经济之舵。从民间角度来看,今上喜欢揽权专断,李相温和亲民,后者所获同情分较高。但如今中国经济陷入庞氏增长困局,最好着眼于一点:目前中国经济的庞氏困局是否可解以及谁能解决。

    “庞氏增长”造成的金融空转现象

    “庞氏增长”这一词,是从美国庞氏骗局引伸而来。高度依赖金融活动的现代经济体系与庞氏骗局有着相同的运行机制,其本质就是设计一个宣称能够获得高收益的投资活动,吸引大量投资者参与其中,用...

    Read more →

    一封写错收信人的联名信

    by  • August 13,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8月10日,在华美国商会等46个全球商业团体联名致信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中国的《网络安全法(草案)》等法规影响商业正常运行表示关切,希望中国修改相关法规,因为“这些法律法规将使中国孤立于全球数字经济之外”。

    这封信是在全球行业协会游说无门情况下的最后一搏,但一是写错了收信人;二是没弄清习近平这位中南海主人的国家安全思维。

    收信人为何应该写习近平总书记?

    中共是个讲“政治规矩”的组织,在十八大权力交接前后,这“政治规矩”曾被破坏过,后来又被总书记习近平给立起来了。由于习总担任的小组长计有13个之多,多数人很难记全这些小组都...

    Read more →

    欣克利角核电项目搁浅,后果有多严重?

    by  • August 12,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英国唐宁街易主,中法联合投资的欣克利核电站协议延期,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立刻就此发表文章,称这将影响中英互信。中国投资遍布全球165个国家与地区,其中麻烦项目非常多,但很少有大使级官员为此发表专文,将项目搁浅上升到影响两国邦交的程度。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笔者因经常追踪中国海外投资信息,知道在中英关系这盘棋上,欣克利角核电项目虽然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但两国却不会因此最终翻脸,还会继续合作,但中国要想不再遭遇麻烦项目,应该吸取教训。

    两国对项目的安全评估各自言说

    英国首相特丽莎·梅对暂停这个项目的原因直言不讳:一是出于安全,二...

    Read more →

    官员多有共青团干出身,但无“团派”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2)

    by  • August 8,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近几年中国政治的分析框架主要是权力斗争,斗争的双方不再是1980年代以来的保守派与改革派,而是江曾一系、团派、包括已经入狱的周薄等派。之所以认定“团派”的存在,是因为60、70后的省部级干部不少出身共青团系统。

    我从不认为这些出身共青团系统的官员在中共政坛构成了一个派系,即使在胡锦涛任总书记的十年内,共青团出身的官员,例如李克强、李源潮、令计划等都获大力拔擢,但也不构成“团派”。以下是我的理由,供读者参考。

    从中组部青年干部局到共青团中央

    中共改革以来的政治变迁,只有一事曾经成功,即结束老人政治。江泽民、曾庆红退而不休,在胡...

    Read more →

    一叶知秋话炎黄

    by  • August 6, 2016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年08月05日

    中国艺术研究院奉命接管控制了声誉卓著的《炎黄春秋》,这个杂志事实上被判了“死刑”。虽然知识界不少人联署声援《炎黄春秋》杂志的原社委会和编辑部,但终难扭转局面。北京市朝阳区法院拒绝受理《炎黄春秋》杂志原工作人员对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民事起诉,而中国艺术研究院则宣布,已经完成了对该杂志社的人事改组。至此,《炎黄春秋》这面旗帜终于被推倒了,但是,它的精神永在。

    《炎黄春秋》遭扼喉,政治气氛逆变

    过去多年来《炎黄春秋》越办越好,它关于中国现代史和苏联模式的很多文章都广为流传,成为国人了解国史真相的...

    Read more →

    中国模式:共产党资本主义

    by  • August 6, 2016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年06月22日

     

    中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与红色政权“结婚”了,因此产生了人类历史上独一无二的独特政治经济制度结构,既非社会主义,亦非民主资本主义,而是共产党资本主义;笔者首次提出的共产党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指的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它用资本主义制度来巩固共产党的专制政权,这就是中国模式的真谛。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中国的改革中就出现了明显的权贵资本主义特色。近30年来,海内外一直在谈权贵资本主义,但对它的评价始终围绕着腐败这个话题转悠,却没有进一步深入下去,因此也留下了一些值得思考...

    Read more →

    邓小平的滑铁卢和八九后遗症

    by  • August 6, 2016 • 0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cheng-xiao-nong-deng-xiao-ping-de-hua-tie-lu-he-ba-jiu-hou-yi, 2016年06月13日

     

    六四之后中国便陷入了八九后遗症,而邓小平这个八九后遗症的制造者,也一直为此后遗症所困。从六四延续到今天的八九后遗症表明,六四其实是邓小平的滑铁卢,此后直至去世,他再也没有办法走出自己挖的陷阱。

    迄今为止,关于1...

    Read more →

    共青团改革意在改变组织路线 ——分析中共的“共青团政治”(1)

    by  • August 5,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共青团中央近几年走衰,从李源潮调任闲职与他开创的哈佛省部级官员专修班停办,再到青年政治学院取消大专,加上共青团出身的令计划陷狱,这座香火一度旺盛的庙宇终于大降格。但我认为,就本质而言,与其说是习近平要打击所谓“团派”,还不如说他要改变胡锦涛时期的组织路线。

    习近平缘何要降低共青团这座庙宇规格?

    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共青团中央改革方案》,包括工作力量减上补下、干部选用改革、团建工作改革、加强支持保障等四条措施,所有措施均指向一个目标:结束共青团长期以来为各级中共党委及政府输送人才的政治使命,今后只作为中共“联系青年群众的桥梁”这一“群...

    Read more →

    国企“改革”:时光倒流30年

    by  • August 3, 2016 • 2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关于中国的大新闻应该是习近平、李克强这两位中国领导人在国企改革方面的严重分歧。可惜的是,国外分析多着眼于权力斗争,以及李克强可能将不再任中国总理,却很少去分析所谓习氏国企改革已经进入死胡同。

    关于国企改革的习李分歧

    早在7月1日,中国媒体就发现,中国上市国企章程纷纷增设党建条款,规定党委将参与企业重大问题决策。7月4日,习近平和李克强分别对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发出南辕北辙的指示和批示:习近平指示要“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加强和改进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李克强的批示强调,需要对国有企业“瘦身健体提质...

    Read more →

    二选一的难题:保房地产或开征房产税

    by  • July 31,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中国财长楼继伟公开发言,要义无反顾地征收房产税,方案已经在路上,大概将于2017年公布或开征。以楼财长之智,当然早就想到一点:在维持房地产市场兴旺与开征房产税之间,政府其实只能二选一。但中国政府现在是“鱼”与“熊掌”想兼得,既想让地方政府继续卖地以维持土地财政,又想从老百姓的钱包里挖出一块房产税,只因知道房产税一开征,依靠投资保值来维持的巨大房地产泡沫就有破裂的危险。

    房产税离中国人还有多远?

    中国政府征税从来是想征就征,想加就加,毫不犹豫。但在房产税开征上,却是多年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目前为止,只有上海、重庆于2011年开始试...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