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的戏剧:默克尔如何毁掉德国的未来

    by  • September 26,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作为一国总理与欧盟最重要的领导人,默克尔忘记她的职责一是对本国人民负责,二是对欧盟负责。为了挽回与里姆对话造成的冷血形象,她将自己变成了联合国难民署及相关NGO负责人。2015年9月7日,默克尔声称“空前的移民潮将会在未来改变德国”,并承诺拨款60亿欧元修建供难民居住的住房,并称要在欧盟内部分摊移民。

    以后发生的一切,都证明这位欧洲女王无论是对难民的即期需要花费,还是未来融入德国社会的难度,以及对欧盟各国接收难民的态度,都缺乏缜密的考虑。

    默克尔为几代德国人增加的经济重负

    事实证明,默克尔不仅根本不了解“空前的移民潮”将会如...

    Read more →

    德国的戏剧:默克尔王座下的民意基础

    by  • September 2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9月19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本党柏林败选后不得不表示: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时光倒流,以便重新制定其难民政策。因为近一年对德国有密集观察,我认为,昔日“欧洲女王”的这番话,与其说是缘于她对难民政策有真正的悔意,不如说缘于王座不稳产生的危机感。因为柏林毕竟是德国左派大本营,那地方原本没有德国选择党(AfD)一点立足之地,基民党败选可视为德国政治的转折点。

    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有民意基础

    有人将德国的难民困境归因于默克尔一人,但我认为,德国陷入难民危机,有默克尔个人的因素,但她绝非一个人在“战斗”,支持她守住难民政策的支柱力量,主要有本国一众左派,...

    Read more →

    全球化背景下的各国青年失业潮

    by  • September 21,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如果要开一个世界青年大会,让他们谈目前的困惑,一定会令人沮丧地发现,无论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的青年,还是来自亚非拉美等发展中国家的青年;无论他们信奉什么宗教或意识形态,现在都被失业问题所困扰。前年,《经济学人》根据几组数据测算,全球在 15-24 岁的年轻人中,大约有3亿没有工作也没在上学,约占同龄人口的4分之1。

    美国与中国是世界上仅有的GDP总量超10万亿的两个国家,一个是资本主义强国,一个是新兴经济体的No.1,但在全球化时代,两国青年的失业困境却极其相似。

    中国GDP总量居第二,青年就业却艰难

    中国青年一代中的精英,不少...

    Read more →

    谁说本届中国证监会不聪明?

    by  • September 17, 2016 • 2 Comments

    何清涟

    9月9日那一天,也许是为了纪念“中国穷人的大救星”毛泽东,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核心内容是为中国592个贫困县IPO免除排队,即开放绿色通道,让贫困地区政府能够上市圈钱,不,应该说是上市筹资,“圈钱”这词实在太难听了。

    扶贫IPO资格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间的关系

    乍看之下,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从17世纪荷兰人在阿姆斯特丹开办人类社会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以来,直到今天的华尔街及各国股市,股票上市都要看公司的赢利能力与资本回报率,没人将股票交易所办成慈善机构。中国证监会是吃错药了?难道去年股灾之后,中国...

    Read more →

    美国大选,希拉里病情影响究竟有多大?

    by  • September 15,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今年美国大选充满了不确定性。911纪念会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提前退场,其病情的不透明,更是大大增添了这种不确定性。对于要在没有“总统范儿”的“大嘴”川普与“不诚实”的希拉里当中二选一的局面,不少美国人本来就颇有怨言,如今再加上希拉里疑似患上帕金森氏症,让选民们情何以堪?尽管民主党内部“私议”要换候选人,但是,只要希拉里能够像默克尔一样坚信“我们就是能办到”,这种“私议”只会成为一阵轻风。

    民主党为何需要希拉里再披征袍?

    希拉里本人视入主白宫为人生第一要务,否则也不会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再披征袍。数年前我曾遇到一位美国老太太,她...

    Read more →

    中国楼市狂涨,只因贷款不尽滚滚来

    by  • September 1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人与人的各种关系中,最值得珍视的是婚姻,最容易破碎的是金钱关系。然而中国此时出现世界上最荒唐的景象:为了炒房赚钱,人们不惜亲手粉碎婚姻,夫妻之间美其名为假离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出于三点:百业萧条,唯有政府与银行大力关照的房地产业香火独旺,人们认为唯一不会化成流水的资产就是房产;银行不断为泡沫化的楼市输入资金;地方政府需要继续卖地以获得财政收入,就得营造房市繁荣景象。

    银行“房抵贷”,继续吹胀房地产市场泡沫

    9月5日,财新网的一篇《“房抵贷”加杠杆火热 最高额度无上限》惊动了国内财经评论界。该文指出,持续放量的按揭贷,是本轮一、二线城市楼...

    Read more →

    “全民创业”为何又成荒芜之地?

    by  • September 8,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100多年前,在观尽中国社会变迁的沧海桑田之后,梁启超先生对中国社风民情做了极其冷彻的总结:“华风之敝,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但令中国总理李克强深感郁闷的是,他在2014年9月提出的“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创运动”,不幸落在梁任公算中。据媒体报道,大学生创业95%以上陷入失败,剩下的那部分成功者的成功依靠的是“不要脸”,刚出炉的典型例证是宅代洗。

    “双创运动”:本为惠民反成殃

    中国失业问题严重,在胡温任期内,大学生出现“毕业即失业”现象,其时李克强任副总理,如何为中国人造饭碗一直是他考虑的重心。早在2008年,鼓励大学生创业...

    Read more →

    怀旧与国运——一个国家能否成功转型的关键所在(一)

    by  • September 5, 2016 • 2 Comments

    程晓农, 发布于: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6年09月02日

    http://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cheng-xiao-nong-huai-jiu-yu-guo-yun-yi-ge-guo-jia-neng-fou-cheng

    年青人向往未来,而人老了就会怀旧,这一切都很自然。怀旧乃人间常态,难道关乎国运?当然。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早晚会走上选举政治的道路,而从选民们如何怀旧,就可以判断他们投票的意向,进而从中发现这个社会政治转型走向的奥秘。不过,对这个问题,与其开篇便虚说...

    Read more →

    中国的尴尬:从全球经济引擎沦为绊脚石

    by  • September 4,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6年杭州 G20峰会上,中国竭尽全力扮演“好东道主”这一角色,希望藉此提升国际地位,但还是面临难以摆脱的尴尬。这份尴尬不是来自于海外对中国人权现状的批评,而是缘于中国在世界经济舞台上地位的变化:2009年,中国是拯救世界经济的挪亚方舟;2012年,中国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如今,全球化格局支离破碎,中国被西方国家视为破坏全球化的罪魁祸首。

    中国成为本轮峰会的众矢之的

    8月30日,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者、前白宫国际经济负责人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在小组讨论中表示,在全球经济衰退和崩溃的背景下,奥巴马自200...

    Read more →

    中国海外矿产投资遭遇资源民族主义

    by  • August 26, 2016 • 0 Comments

    何清涟

    最近,一篇《中国海外买矿失败率或高达95%》的文章在网上盛传,该文的主题是反思中企海外矿业并购为何基本失败,归纳的原因还是以前各种分析不断指出过的,例如收购前的调查工作不细致深入,在击鼓传花游戏里,中企大多充当接盘侠,接了盘后才发现收购的资产有大问题;收购后遇到国际市场发生变化,矿产资源价格大跌;中方为了管理方便,喜欢自带劳工,没给当地创造就业机会,等等。但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即中国矿业投资失败的根本原因是遭遇了资源民族主义,却几乎只字未提。

    国际国内因素催生中国资源外交

    冷战结束于20世纪90年代初。到了9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对外交战略...

    Read more →

    中国的三种怀旧:毛粉、膜蛤与民国当归

    by  • August 20, 2016 • 1 Comment

    何清涟

    从胡温时代开始,中国的三种怀旧热陆续登场,按时间顺序,依次是毛粉、民国当归与膜蛤文化。三种怀旧出现的时间前后相差只有十多年,相通之处却只有一处,即对现实不满,通过怀旧否定当下,表示理想在过去。有心者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三者承载的社会理想完全不一样,甚至无法共存。

    毛粉的理想是重建动物庄园

    毛粉的理想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从社会阶层分布看,其主体是中国的社会底层、已届退休年龄的党政事业机关干部,以及少部分文革结束后被当作“三种人”清算的人士。从地域分布看,主要集中在老少边穷地区。由于没有全国性的调查,只能以《纽约时报》2014年4月16日的...

    Read more →

    支撑全球化的基石正在动摇

    by  • August 18, 2016 • 2 Comments

    何清涟

    从2015年开始的欧洲难民危机,以及2016年的英国退欧与美国大选的极度不正常,少数愿意做宏大思考的学者及观察人士,都不约而同的在思考民主制的危机。由于第三波民主化之后,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已经与民主制度在全球的推广紧密联系在一起,因此这种反思多从全球政治秩序受到强烈挑战切入。前大摩高管罗奇因为政治上要与美国主流精英保持一致,总体上否定特朗普,但在有一点上他却坚持:“特朗普说的没错,全球化体系已支离破碎”。

    全球化与本土利益的冲突

    今年5月,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和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约...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