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革命究竟吞噬了亲儿女的什么? ——电视剧《风筝》观后感

    by  • January 20,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8年新春伊始,电视剧《风筝》在中国霸屏,看了一些评论,不得要领,于是开始追剧,看到十几集后,越看心里越感沉重:一位智商情商均高的情报精英, 硬是在信仰——共产党党性要求之下,成了人伦丧尽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为了党的事业,恋人、妻子被他置之不顾;结义兄弟、赤胆忠心的老部下,更是被他悉数以革命的名义出卖。而他本人 ,尽管牺牲了一切,包括自己的人性,终其一生,也只能活在假身份中,备受社会摧残,他奉献了一生的党对他只有利用,从来未公开承认过他是党的亲儿女。

    信仰与党性对人性的无尽压榨

    整部剧围绕“追风捕影“展开,“风”是“风筝”,中共地...

    Read more →

    “洋垃圾”无处可去,中国彰显“重要性”

    by  • January 15,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在世界上的“重要性”,最近在一件事情上得到充分彰显:从今年初开始,中国将禁止进口废塑料、未经分拣废纸、废纺织原料、钒渣等24类固体废物,于是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西方国家,突然发现自家每年百万吨以上的垃圾(号称可再生资源)无处倾倒,中国媒体不无得意地宣布:“中国禁止洋垃圾入境,西方国家慌了”。

    发达国家处理垃圾中以邻为壑

    这件事情,多少揭示了发达国家保持环保先进的位置,其实是以邻为壑的结果。

    本文开头提到的国家,是国际社会公认的环保模范。这些国家能够保持好山好水的优美环境,很大程度上缘于中国成了世界垃圾场。以下仅...

    Read more →

    阿拉伯之春的七年之痒 ——西方对伊朗抗议谨慎表达背后的原因

    by  • January 6,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2017年12月27日开始爆发的伊朗抗议活动,虽然规模很大,但西方媒体对这一政治事件的反应,总体上比2011年阿拉伯之春谨慎得多,基本回归媒体的观察角色,而不是将自己代入反对者一方全力支持。倒是美国总统川普按捺不住,于1月2日在他的推文中赞扬说,伊朗抗议者“终于起来反对”德黑兰“残酷腐败”的政权。

    美国政府与西方媒体对伊朗抗议的不同态度

    1月3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评《伊朗政府应倾听国内抗议者的声音》,非常明确地指出:在伊朗现行体制内,鲁哈尼总统仍是变革的最大希望。欧盟不应被美国的强硬姿态所左右。该社评强调,伊朗国内开明改革派以现任总...

    Read more →

    开动印钞机:中国应付高负债的法宝

    by  • January 2, 2018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中国每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按惯例都要发布报告。而报告中提到的一些政策方向,基本都会被解读成明年的经济政策要点。本次会议的第一重点是提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这一说法,明确表示今后习将在经济领域负全面责任,主抓经济工作的总理将成为配角。第二重点就是预告明年的经济工作将是”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削减工业产能过剩、控制货币供应,以及一些中国最近采取的其他举措,但对中国债务激增问题,只提到控制地方政府债务,近年来中国企业的高负债几乎未曾提到。

    中国危险的高负债

    但熟悉经济的专业人士都知道,如果不将控制债务当作明确...

    Read more →

    2009年《当代中国研究》杂志“死亡”侧记

    by  • December 29, 2017 • 0 Comments

    何清涟

    一、程晓农多年来为何没写这段故事?

    二、我与陈一谘打交道亲历的两件事

    三、陈一谘“再回家“治病之路

    四、“铁哥们”何维凌评述陈一谘的用人之道与友道

    五、劫后余感

     

    2009年10月,在中国国内知识界享有盛誉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停刊,已经印好的2009年秋季号(第三期)成为未发行出去的杂志。同名杂志一年后复刊,只是国内读者再未见过,在他们看来,《当代中国研究》已经“死亡”。

    程晓农为这本杂志尽了许多力,花时甚巨,甚至耽误了其博士论文的写作,直至杂志停刊后他才...

    Read more →

    《当代中国研究》杂志2009年被破坏始末

    by  • December 28, 2017 • 2 Comments

    原《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程晓农

    内容简介:

    一、陈一谘与《当代中国研究》杂志

    二、《当代中国研究》杂志获得国内知识界高度认可与赞扬

    三、“六四”文献片成为陈一谘陷人于罪的工具

    四、陈一谘等人葬送《当代中国研究》始末

    五、于大海代表CMC起诉我的两起诉案之失败

    六、沉渣泛起

     

    从1997年到2009年间,在美国普林斯顿出版的《当代中国研究》杂志曾在中国获得巨大反响,深受欢迎。但是,2009年这份面向国内的杂志遭到破坏,从此国内知识分子失去了一个他们渴望...

    Read more →

    美国税改将如何影响世界?

    by  • December 23, 2017 • 0 Comments

    何清涟

    至12月20日,共和党人控制的美国参众两院终于通过了《减税与就业法案》,除个税降低、贫困家庭免税额增加之外,重中之重是:处于工业化国家当中税率较高的美国企业税将从35%降到21%。这一30年以来美国最大的减税方案将使美国成为全球税收洼地,对世界主要经济体产生数重效应,对中国与台湾资本的影响尤其直接。

    第一大效应:促使美资回流本土。

    美国减税方案对于企业海外存留利润的一次性收税,将促使美国海外资金大规模回流。据税务专业人士分析,不少美国企业在海外囤积了很多利润。最近几年,欧盟对苹果公司开出巨额罚单后,法国、意大利相继开出为数不菲的罚单。各国...

    Read more →

    僵而不死的百足之虫 ——评何清涟,程晓农《中国:溃而不崩》

    by  • December 9, 2017 • 0 Comments

    余 杰

    我第一次知道何清涟这个名字,是在初中时读到“走向未来”丛书中署名何清涟的那本《人口,中国的悬剑》,八十年代,中国知识界惯有的表达方式是文学抒情,宏大叙事,激情有余,理性不足,直到今天很多人仍未走出当年的窠臼;然而,何清涟的书让我耳目一新,或许她是那个时代屈指可数的,受过严格的经济学训练的学者,她的文字简练冷静,叙述井井有条,每一个结论都以详尽的数据和确凿的事实来支撑,直到今天,这仍然是何清涟的著述不变的风格。

    “走向未来”丛书的作者,集中了八十年代中国最优秀的一批知识分子,代表了当时中国思想解放最前沿的思考。赶上八十年代短促的尾巴的我,大概算是这套丛书...

    Read more →

    驱赶“低端人口”:秩序与人道之间的“中国结”

    by  • December 9, 2017 • 0 Comments

    何清涟

    这次北京驱赶低端人口,引发的愤怒与谴责声遍及海内外,人们担心这种驱离将被其他中国大城市效法,成为人道灾难。鉴于中国底层人口占总人口80%这一事实,人们也许真应该考虑一下北京驱离低端人口背后的真正原因:因为维持秩序与市容的需要,大中城市对城市中的贫民区进行不定期的清理。

    城市贫民窟与政府的良心指数

    贫民窟的出现及其消亡,既体现一个国家的国家能力由弱到强的过程,还体现一国政府的良心指数。在工业化最早起步的欧美国家,在小农经济逐步被消灭的过程中,大批农民涌进城市谋求生存,英、法、美都曾经有过贫民窟现象,英国伦敦东区与纽约的贫民窟曾世界闻名。随着...

    Read more →

    人:社会转型过程中的“历史遗产”

    by  • November 28, 2017 • 1 Comment

    何清涟

    拙作《中国:溃而不崩》由台湾八旗文化出版之后,评论不少,最应该看到本书的大陆读者因为海关检查严厉无法购书。除了本书三位序言作者为拙作所写序言之外,在我看到的评论当中,一篇“周末读《中国:溃而不崩》有感”见到了人所未见:本书将人作为关注与分析的主角。

    《中国:溃而不崩》以人为分析主角

    有人说“溃而不崩论”是中国崩溃论的翻版,针对此说, “周末读《中国:溃而不崩》有感”一文中写道:

    “看来,我们需要换个角度,侧拍一下,问两个问题,或许才能够解释何清涟的溃而不崩说。

    第一,这世上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长达二三十年一直...

    Read more →

    从一个陷阱到另一个陷阱

    by  • November 9, 2017 • 0 Comments

    张清溪

    台大经济系教授

    何清涟女士与程晓农先生的《中国:溃而不崩》,分析当前中国问题与前途,我有幸先睹为快。以前有个《Taiwan News财经文化周刊》,因为每期有何女士的文章,我为了最快能看到她的大作去订了这个杂志(现在换成刊在《看》杂志,我当然也去订了)。可见我是多么渴望能在他们的书出版前,「先睹」解渴。看是看得很痛快,不过,他们推论出一个差不多最悲惨的结局,就是书名:《中国 (将在未来10至到20年间) 溃而不崩》。

    说最悲惨,是对中国社会而言,因为已经腐蚀的中国环境、伦理道德、公平正义与政府诚信等社会根基,还要再「溃」烂十年,真不敢想像...

    Read more →

    何清涟悲哀慨叹中国是溃而不崩

    by  • November 8, 2017 • 1 Comment

    台湾八旗文化出版社总编兼社长  富察

    更早的不提,1980年代以后至今的四十年,预测中国的未来,一直是个严肃而现实的政治议题,但也一直是有趣的政治猜谜游戏和充满各种商业考量的利益推演。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往何处去』这个哲学命题,对个人或国家一样适用,但——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被如此强烈关注其去向,并引发全球规模的巨大讨论。

    就像《笑傲江湖》里的剑宗和气宗之不可调和,在英美世界,有所谓的“拥抱熊猫派”和“屠龙派”的对立。简单粗糙地说,就是亲中派和反中派。这两大派,此起彼伏地交错唱和着“中国崛起论”和“中国崩溃论”,固然这里面一定会有多多少少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