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资本外逃的“天堂”

    by  • October 20, 2002 • 程晓农文集 • 0 Comments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就是成功地吸引了数千亿美元的外资。当人们把眼光放在大批外资企业为中国提供了新的技术和就业机会,并大幅度增加了中国的出口时,却很少有人指出,如果不是外商送来了数千亿美元的外资,中国的大量资本外逃足以动摇经济稳定。最近,海外和国内媒体相继开始讨论中国的资本外逃现象,其实,这从九十年代就开始了,而且已经持续多年。这个问题现在终于引起了舆论的注意,虽然晚了一些,但毕竟还是启发国人反思一个问题,如果“改革”的结果是一方面造成越来越多的中低阶层收入萎缩、生活困窘,另一方面却为权贵们向国外转移数百亿美元的资产开辟了通道,这到底是为谁谋利?

    资本外逃之所以值得重视,除了道义层面的评价之外,还有几个重要的原因。首先,外逃的资本多数是经济和政治精英非法地将财富转移海外,这不但涉及非法行为,而且反映出这些精英对中国前途的担心,由此折射出那些位于权贵地位的掌权者对局势的真实判断。从精英们“用钱选择”的意向,可以看出这些人究竟对中国的未来有多大的信心。其次,资本外逃关系到中国经济未来能否稳定。权贵们在国内利用各种制度漏洞,非法谋取大量财富,然后转运到国外,作为他们日后到国外当“寓公”的本钱,此举势必掏空中国的国力,最终必然使普通民众今后的经济处境日益艰难。再次,当外商逐渐意识到,他们投入中国的投资存到国家银行后,其中相当大的部分最后又被中国的权贵重新转移到国外,这必然严重影响外商对中国的信心,迫使他们不得不关心一个问题,有朝一日他们想把外资企业的利润汇出中国时,中国还会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吗?事实上,两年前就有国内的经济学家提出了警告,今后几年内,外商每年在中国的利润将达到上万亿人民币,那时将出现一个严峻的挑战:外商如果不能每年将利润换成外汇汇出中国,他们的投资活动就会被迫中止;若真让他们自由汇出全部利润,则中国的外汇储备很快就会枯竭,而这种局面会进一步引起国内权贵的担心从而加剧资本外逃。

    中国是一个严格管制外汇的国家,所有外汇的交易都由国家银行控制,按道理政府应该比实行自由经济的国家更能掌握外汇的流向。然而,在中国却出现了相反的现象,政府的外汇管制措施只能限制普通百姓,而对权贵们却并无作用,因此权贵们得以上下其手,每年将上百亿的外汇非法转移国外。政府其实对此完全心中有数,却十几年来听之任之,似乎毫无作为。相对于政府在舆论和信息管制上投入的巨大人力物力,防止资本外逃这个事关中国经济命脉的大事好象从来就没有成为政府真正关注之事。

    下面就用国家外汇管理局每年公布的“国际收支平衡表”来分析过去过去二十年中资本外逃的动向。“国际收支平衡表”反映一个国家所有外汇的进出,由于涉及中国与世界各国的资金往来,其数字不可能由中国的政府机构自行操纵,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很容易通过交叉核查发现一个国家“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数字的错误,所以,官方公布的这个表格中的数字基本上是可以信任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反映一个国家在外贸、旅游、投资等各方面的跨国资金流动数量,由于统计中难以避免的遗漏或小额误差,一个国家的外汇收入和外汇支出之间难免会有差额,所以专门设有一个栏目,称作“误差与遗漏”。在正常情况下,这个数字可能是正数,也可能是负数,但应该维持在很小的范围内,在中国这样严格管制外汇的国家,就更应当如此。如果出现了大量的资本外逃,那么这个“误差与遗漏”的数字就会反常地明显增加,而且一定是负数。

    从1982年到2000年,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表”中“误差与遗漏”项一直是正数与负数交替,有3年为正数,5年为负数,每年“误差与遗漏”的数额都很小,这8年平均的“误差与遗漏”占外汇支出总额的比率仅为1.49%,可以认为属于正常范围。这种情况与世界各国的情形基本相似,说明在1989年以前,中国还未出现明显的大规模资本外逃。

    “六四”以后中国的国际收支就出现了反常情况,从1990年开始,每年的“误差与遗漏”项都是负数,而且数额急剧上升,很明显,有巨额外汇原因不明地“失踪”了。这就是中国的资本外逃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留下的痕迹。逐年来看,1990年“国际收支平衡表”中“误差与遗漏”比率突然跃升到5.7%,是前8年这一比率平均值的4倍;1991年该比率又翻了一番,达到10.9%的超高水平,也就是说,相当于中国当年外汇支出十分之一的外汇“失踪”了;此后从1992年到1997年,这个比率一直徘徊在7.5%上下。由此可见,中国的资本外逃始于1990年,在国内泡沫经济的高峰时期,资本外逃恰恰处于最猖狂的阶段,权贵们把利用泡沫经济和以权谋私搂来的财产大笔转移到国外。这证实了一些国内学者关于权力资本化后果的判断。

    东亚金融危机发生后的1998年,资本外逃突然刹车,该年“误差与遗漏”的数额出奇地小,这显然是因为权贵们不愿意在国际性金融危机期间把资本转移到国外去承受风险。从1999年开始,资本外逃又重新恢复,1999年的“误差与遗漏”比率再次跳升到4.9%,2000年该比率仍高达3.6%。由于1998年以后国内经济陷入持续性衰退,权贵们“发横财”的门路变窄了,资本外逃的数额比泡沫经济时期略有下降。

    多年来究竟有多少资本被权贵们非法转移到国外?国内外学者对此数额有各种各样的估计。如果把上述正常情况下国际收支中“误差与遗漏”项平均占1.49%这个比率看做是中国外汇统计中正常的误差率,并据此将超出这一比率的“失踪外汇”视为资本外逃的数量,可以推算出从1990年到2000年,中国的资本外逃数额总计达到880亿美元左右,占同期外商直接投资数额的四分之一。这还只是根据“国际收支平衡表”中“失踪”外汇所做的推算,必然大大低于实际的资本外逃数,因为有许多人还利用假贸易结算、假投资等种种手段把资本转移到国外,这种类型的资本外逃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中混在正常的外汇支出项目中,无法单独区分。所以这里所做的估计只能算是中国资本外逃的最低估算额,但即便是这个数额也够触目惊心的了。

    有人说,中国是外国投资者的“天堂”,其实,中国也是本国权贵外逃资本的“天堂”,前者支撑着后者,才使中国的经济暂时免于灾难。但是,这种局面能否持久呢?从今年的情况来看,权贵们向国外转移资产的速度又加快了,如今小留学生出国留学也成了资本外逃的手段,而政府则在政策上为此提供了便利,把个人向国外汇款的限额一下子从2千美元扩大到2万美元。可以预期,今后中国的资本外逃还会加快,由此带来的严重经济后果不久将显示出来。

    2002年10月应BBC稿约而写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