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色的是企业家还是中国政府?

    by  • January 2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3年当中,有关中国富豪的消息大都不利,富豪将之归结为三重劫难:“富豪之疑,富豪之死,富豪之囚”。但最近两条关于中国富人的消息引人注目。

    先谈第一条消息。2004年1月6日下午,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第一副主席、党组书记胡德平在“2004•中国新视角”搜狐年度高峰论坛上致闭幕辞时说,据有关研究统计,2000年底,中国国民个人的金融、企业、房屋建筑等资产已达38万亿元,公民的私人资产已占社会总财富的57%。

    由于中国财富占有相对集中,社会私人资产的85%由占人口不到15%的富裕阶层占有,可以说,才诞生20多年的中国富人人均拥有财富量相当惊人。

    但稍有头脑的中国富人,在充满社会仇恨与怨毒的中国活得并不轻松。中国富人的问题现在主要集中在几条:灰色的原始积累、虚伪的公益形象、为富不仁的嚣张。由于财富是富人“为富不仁”的资本,中国社会对富人道德的质疑也很自然地集中在富人财富积累的灰色方式上。

    天天与钜富们打交道的胡德平对此当然心中有数,于是胡德平开始从《红楼梦》中对富人贪淫恋色、好货寻愁的批评谈起,告诫中国的富人们要“义利兼容、义利双收”,并给富人们喂了一颗定心丸,重申“在财富面前,政府的责任是维护全民的根本利益和国家安全。”

    如果说胡德平因为居于一个与富人打交道的中枢位置,有些话不便多谈,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刘金国的谈话就率直得多。1月9日上午,刘金国在参加该省政协民建、工商联组这一经济精英聚会时,干脆直接了当地表明:“民营企业经营者创业初期的犯罪行为,超过追诉时效的,不得启动刑事追诉程序。”

    中国地方官员在一些重大问题的表态上,从来不敢自专,因此可以将省级要员刘金国的谈话视为对中央政府某项方向性政策的吹风。这两个信号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公然宣称从今之后只为极少数的权势利益集团服务。从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新富阶层一直孜孜以求的“非法财富合法化”,终于露出水面。但要注意的是,在即将到来的“原罪赦免”中,得利最大的当然不止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而是中国那形形色色的太子党们。中国人早就知道,最富的中国人不在广东,也不在上海,而是在北京,因为北京是高官与太子党云集之地。在赦免民营企业家原罪的时候,更多的中国贪官污吏因搭便车而将非法持有的财富合法化。

    其实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们早就对中国政府官员们的腐败恨之入骨。这些企业家其实都愿意在阳光下生存。对于社会对民营企业家“原罪”的指责,他们希望人们能够理解,中国是一个暧昧的灰色环境,在这种混乱的腐败环境里,最先染黑的必然是必须与社会各方面打交道的企业家。他们希望中国能有一个让他们能够正常经营企业的环境。

    在此情况下,中共政府如果只赦免企业家的原罪,却不整顿吏治,改革政治体制,只会鼓励更疯狂的一轮贪污腐败潮流。而中国共产党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向世人证明了一点:这是一个只为少数权贵服务的堕落政权,人民只是其治下的可怜羔羊而已。即使腰缠百万、千万的新富阶层,究其实,也只是能够在弱者面前挺腰神气,昂首阔步;一旦到了各级政府官员面前,也永远只能哈着腰低首下心地装孙子摇尾讨好。他们为了获得财富、保住财富,每天得挖空心思讨好各路政府官员,包括为官员提供处女这类脏事恶心事情都得咬紧牙关,忍气吞声地去做,还得表现得甘之如饴。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更恶心的事情?再发展下去,再出几个舔痔尝粪之徒,也是这种政治文化的必然产物。

    至此,可以做出结论,没有阳光下的社会环境,即使赦免了“原罪”,中国的新富人就无法挺直腰板做“阳光企业家”。而这一切丑恶的原罪制造者,其实就是以为自己有资格赦免社会成员原罪的中国政府。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4年1月21日)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