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企业领袖“拉美化之忧”的解读

    by  • October 6,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谈中国拉美化趋势成了时尚,上网路搜索,竟然跳出一个条目:“中国企业领袖的‘拉美化之忧’”。

    中国企业家们当中不少人是中国拉美化的受益者,他们竟然也担心中国的“拉美化”?这真是中国之福了。于是赶快阅读,这才发现,他们的“拉美化担忧”与国际社会通常理解的“拉美化”并非一回事。

    笔者2002年初在“中国改革的得与失”一文里,对比拉美一些国家,总结了中国正在“拉美化”的五大症状:第一,政府的高度软政权化,腐败已经成了当局无法克服的政治之癌;第二,农业经济陷入破产半破产境地,大量无地农民涌入城市,附着在城市边缘,成为犯罪群体的后备军。第三,地下经济勃兴,黑社会组织泛滥成灾,并与政府官员合流。四、贫富差距继续拉大,极少数人占有社会总财富的绝大部份。五、政治利益集团、经济利益集团与一些外商相结合,联合对广大中下层人民进行统治。

    而这些企业家的“拉美化担忧”是对外资大量进入中国,并成为中国经济主宰的担忧。面对外资在中国的急剧增长,中国成为超过美国的世界第一大引进外资大国,本来同声连气的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们对引进外资的巨大成就之反应是如此不同,政府兴高采烈,而中国本土企业巨头们却一再发出疑问:“未来10年20年,中国企业还是本土经济的主角吗?”

    企业家们的担忧不无道理:汽车行业虽然大发展,但核心技术和部件都掌握在外资手里,合资多年的结果,中国的汽车企业都成了“壳企业”,连自己的品牌都没有了,变成“世界上最复杂的贴牌工厂”。同样的现象还出现在彩电、冰箱、VCD、DVD、PC、笔记本电脑、手机等行业,国内企业全是在没有核心技术和专利的情况下为跨国公司打辛苦工,规模虽然迅速做大,毛利却也在迅速降低,“以市场换技术”的谋略宣告失败。出于对企业前途的担忧,企业家们发问:“如果未来10年到20年,中国出现类似拉美国家发生过的产业转移,外国资本急速撤出,中国经济会不会也像拉美国家一样急剧衰退”?由于这些企业家在中国经济学界都有自己的代言人,于是“要警惕中国经济被外资控制,关注中国经济安全”已经成了近期内频频见诸媒体的呼声。

    不过,外资成为中国经济主宰,其实并非国际社会通常所理解的“拉美化”。中国企业领袖的担忧倒与60年代西方一个左翼学派的观点极其相似,这一观点已经被历史证明是失败的。当时,这种观点认为,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引进西方企业的结果是把本国的经济命脉交给西方国家,成为“依附”于西方国家的经济殖民地。这种说法后来被70年代东亚国家经济起飞的事实彻底否定,因为东亚国家引进西方企业和技术的结果是带来了产业结构升级和出口扩大,结果在很多领域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日本、南韩、台湾都曾有过引进外资的类似经历,但他们并非是依附西方的“经济殖民地”。

    其实,中国政府大量引进外资,除了种种台面上的理由,比如为了扩大就业机会,为了政府的财政税收,还有说不出口的苦衷,即为了弥补资本大量外逃可能引起的资金失血。对于官员们来说,除了业绩考核的需要之外,还有私利的考虑,即外资为中国政府官员提供的各种机会,如家属移居外国,子女留学等等。而中国企业的生存之难,并非外资过多所引起。中国企业除了本身竞争力弱之外,还要应付复杂的生存环境,这些,需要另外专文阐述。

    中国的经济精英从总体上来说,正好是中国拉美化的受益者,他们对政治民主化从来就不热心甚至持反对态度,其利益一直依靠政府(官员)赐予与保护,通过与政治精英的利益结合分享资源。而政府在引进外资方面却与他们发生了严重的分歧,而中国企业家们因为缺乏权利(在宪法权利上,他们与民众处于同等地位),不敢堂堂正正要求本国政府限制外资进入并保护本国工业的发展,故此只敢曲里拐弯地拿着“国家经济安全”说事。而中国这个全能政府的行为逻辑必然是:放着政府在这里,国家经济安全用得着你们担心吗?

    中国企业家的生存环境就是这样令他们矛盾,他们受益于这一体制,但也受制于这一体制。他们与政府(官员)结合的基础只是脆弱的眼前利益,又怎能要求这个政府放弃更大更吸引人的眼前利益来为中国企业家们未来的发展考虑?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4年10月7日,总56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