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资抢滩中国后的悲欢曲

    by  • October 7, 2004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2004年8月,中国政府欣喜若狂地向世界发布消息:1-7月,引进外资共570亿美元,一举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引进外资国。

    然而,就在中国政府期望更多的美元哗哗淌进时,对外资大量进入中国市场的后果出现了几种立场完全不同的评估,这些评估者的身份、立场各不相同,但却表明在投资者心目中,“中国梦”正在渐渐退色。

    德国工商界梦碎中国

    最近,悲观情绪正悄悄笼罩德国工商界。

    德国的中国投资热已经持续了好几年,除了西门子、奔驰、大众等德国跨国集团纷纷进入中国,还有越来越多的德国中小企业也希望与跨国集团一样,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分享诱人的果实。2002年,德国的中国热上升到白热化状态,传媒的推波助澜更使人们相信经济成长的机会就在中国。这一年,德国工商总会上海代表处和德国中央银行专门对在中国的1,460家德国公司做了一次问卷调查,调查的重点是德国中小型企业在中国的经营现状。调查结果表明, 51%的中小企业获得了预期的利润,27%的企业甚至取得了更多的利润;48.3%的企业需要1到3年的时间实现盈利,35%的企业要用超过3年的时间盈利,只有12%的企业需要不到一年的时间实现盈利。

    对投资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为此,德国路德维希港应用技术大学与慕尼黑的哈尔曼•海默尔拉特管理咨询公司合作做了一个调查,向从未与中国有业务关系的600家德国中小企业发出问卷,调查他们对中国市场的兴趣,这些企业包括机械制造、电子技术、药品、化学、纺织品和汽车零配件等行业。调查结果表明,这些德国中小企业的绝大部分准备在近两年内进军中国市场。

    在一片叫好的巨大声浪中,一些本应该引起注意的报告完全被忽视了。其实也就是在2002年7月初,德国工业界曾向德国联邦经济部长提交过一份长达14页的文件,德国在华企业在这份文件里罗列了他们在中国市场上遭遇到的众多障碍,这些障碍包括腐败、官僚、名牌产品仿造侵权等等。但在方兴未艾的淘金梦中,这种声音注定无人理会。

    然而这种建立在沙滩上的美梦不会长久。就在今年9月15日,著名跨国企业咨询公司哈密尔顿(Booz Allen Hamilton)集团德国分公司在法兰克福公布最新分析报告,显示中国市场并非象西方投资者想象的那样商机无限。尽管百分之九十的被调查企业期望在中国的投资有稳定收益并不断增长,然而实际数据表明,对投资收益失望者占调查对象四成,三分之一的投资者因无钱可赚打算在5-10年内撤离中国市场。

    吸引投资者的主要因素――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其实远不如想象中宽广。德国宝马汽车2003年在中国销售额增长百分之一百三十,总数一万五千多辆,不及在本国巴伐利亚一 个州的销量。外国银行和保险商在向中国付出了十五亿美元的投资后,发现也只占领 了市场的百分之一点五。德国保险大头格灵集团(GERLING)无奈只好打道回府。西门子家电的中国区总裁盖尔克早些时候也表示,在中国赚钱其实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调查报告把投资者在中国失败的原因归结为对当地市场和文化缺乏了解,低估中国厂家的竞争力,以及组织管理死板。

    拥有90年企业咨询历史并在中国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哈密尔顿公司提供的分析,再一次提醒跃跃欲试的德国投资者清醒谨慎面对现实。与此同时,一些德国媒体陆续抛出质疑中国投资实效的文章,大陆持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和债台高筑的银行系统向外界发出明显信号,中国经济被描绘成“危险的梦境”和“泥足巨人”。

    这不能不让人回想起前年德国的“中国热”处于白热化时的状态,那时,一些德国的中国专家在电视上公开告诫本国政府,称要想与中国发展良好的经济关系,就不能批评中国政府,包括人权状态,台海关系等等。那时,批评中国在德国一度成为一个让人讨厌的“政治问题”,彼时此时,其间反差真有如霄壤之别。

    生存还是死亡:中小外资在中国面临的命运

    一篇关于在华的外资中小企业的调查干脆宣称,众多外资中小企业在中国是生存,还是死亡,确实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上一世纪90年代是中小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黄金岁月。那时候,许多跨国公司还未进入中国,刚从封闭状态中走出不久的中国人对外商产品富有新奇感,一些中小企业投资中国,获得了赢利。加拿大果汁及饮料制造商莱森德国际公司(Lassonde Industries Inc.)在中国投资开办了北京海爵食品厂,推出了茹梦牌果汁。最初,这家厂商走的是高品质高价格的路线,以中国城市较高端的消费群体为销售目标。但在两年前,迫于市场压力,海爵不得不开始研发五六元钱一瓶的中端产品,希望能博得超市的市场份额,但新产品上市之后不久,价格3元的“鲜橙多”上市了,“茹梦”不得不忍痛降价,最终降为每瓶3元人民币。但这并不能挽救该产品的颓势,海爵目前正遭遇着在华投资以来最大的困境,被迫接受另一家在华外资企业――大湖新鲜食品果汁有限公司的兼并。

    像“海爵”这类进入中国市场多年后仍然被淘汰出局的中小企业绝非少数。有趣的是,与此同时,外国中小企业仍然如过江之鲫,纷纷到中国市场上来“淘金”。如今,这些来自欧洲、美洲、亚洲的“小亨”们已经遍布中国,无人知道目前在中国市场上的外资中小企业到底有多少家,由于对中小企业界定标准的不统一以及统计上的困难,连专门管理外资的商务部外资司也没有这方面的数据,与大型跨国公司――尤其是500强――在中国各地受到追逐不同的是,外国中小企业并不被中国地方政府重视。更多的外资中小企业在本土时已习惯了严格的市场规则,但在中国,他们却不得不慢慢适应“中国特色”的政府行为,政府的缺位和错位经常令他们苦恼不已。中国(厦门)国际投资促进中心曾委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过一个名为《欧盟中小企业对华投资现状、问题与对策》的调查报告,调查结果显示,欧盟中小企业在投资中遇到的主要问题就是投资环境不佳,而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政府政策和服务存在很多问题,比如政策透明性差,时常变动,稳定性差;各地政府没有统一的政策,差异性大,不利于公平竞争;政府部门效率低下,为企业服务的意识淡薄。

    资金压力、市场竞争的压力以及文化沟通的压力,常常使外资中小企业在进入中国市场后面临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即使是在中国备受青睐的美国企业也不例外。“中国美国商会”每年都会发布一个名为《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年度白皮书,详细罗列美国在华企业所面对的商务环境,以及美国企业在中国遇到的种种障碍,并对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产业政策、知识产权、法制环境、税收制度、劳动与福利等提出建议和意见。总体来看,他们虽然承认美国公司从中国市场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但对中国的整体投资环境并不满意。

    毫无疑问,中国市场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能否学会生存的本领,对于在华的外资中小企业来说,关系到生存还是死亡这个大问题。

    跨国公司面临巨大的市场压力

    跨国企业的处境也另有一番尴尬。今年在中国的IT行业巨头频频换帅,最戏剧性的人事调整是爱立信中国总裁过劳猝死引起的人事变动。紧接着,飞利浦、诺基亚、摩托罗拉等公司也纷纷易帅。

    分析人士认为,2004年跨国公司频繁发生人事变动,表面看来,各个公司都有人事理由。然而,整个行业人事调整风暴的背后其实是业绩的压力,市场格局的变化以及企业本身提升的要求,其真正的目的是要把握中国市场。到中国来投资的跨国公司都明白,未来几年的营业额和利润,恐怕有相当大的比重取决于中国市场。因此,它们必须要了解中国市场特点,融入中国市场,才能让公司业务在中国稳定发展。

    “融入”这个词,真是说时容易做时难,对所有跨国公司来说,“融入”中国市场都是一个艰辛的过程。融入中国市场的好坏将直接决定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命运,跨国公司频繁的人事变动显示它们的“融入”并不理想。前几个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与零点研究集团联合发布了《境外资本在中国社会中的融入度研究报告——中国人眼中的外国资本》,该报告声称对美、欧、日、韩、港、台六类外资进行深入调查,分析了这几类外资在中国的“融入度”, 对国际资本在中国的社会形象与社会影响力做了全面评价。这里的所谓“融入度”指的是外来资本在中国的运作环境中,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被本地社会所接受。该研究分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对不同资本来源地企业的整体评价,第二层次是对具体外资企业品牌的评价。在每个层次上都对外资企业的受欣赏程度、亲近程度等外部认知因素以及企业文化、管理机制等做了评价。

    据透露, 将内部和外部评价综合起来,最终得出外资企业在中国融入度的整体排名:美资企业居首;欧洲企业第二;日资企业第三;港资企业第四;韩资企业第五;台资企业最末。

    零点公司大概预计不少外资企业都想知道自己获得的评价,这本报告售价高昂,每一本要价高达28,000元人民币。

    乐哈哈的中国政府,笑不出来的外资企业

    该调查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在吸引外资和外商投资模式方面,政府对国际资本的需要认知,与国际资本的实际需要存在较大差距。

    中国各级政府对外资的作用整体持肯定态度。各地政府官员对外来资本的期望与实际贡献判断相符,比如对技术与管理经验两项,本就是中国政府期望最高的,对其实际效果的评价也最高。整体看,政府对外来资本在税收、就业、产业带动、经济往来、资金等产业经济方面的因素期望值较高,而对其在公益、慈善等社会效应以及人才培养等非经济因素考虑较少,外资能够产生的积极作用与政府的设想一致。

    但在对各种投资优惠政策改变方向的判断上,政府官员、中国国内企业和外资企业的高层管理者的意见却存在认知差异。

    一、对财务利益的认知极不相同。政府官员认为,现在可以减少对外来资本的各种税收优惠,也不需要在财政费用的减免上给予特殊关照,同时应该考虑降低或取消在土地使用上给予外商的各种优惠。综合考虑,在税收、财政费用、土地等与财务有关联的政策方面,政府会考虑加以调整。但是,在外资企业管理者看来,这些财务利益至关重要,是否能够享受这些优惠是他们评估投资环境的重要因素。因此,政府与外资企业在财务政策方面的认知存在着极大差异,二者在财务利益上的冲突较为突出。

    二、对影响投资地选择的因素认知差别大

    从外资环境的未来发展情况看,政府官员认为应该特别做好政府服务,包括区位优势、基础设施、治安环境等方面。而外商特别需要的投资条件却集中在具体的政策构成、原材料价格、技术基础以及配套厂商等方面。

    整体看,外商特别看重投资环境中与产业环境、产业链以及具体政策方面的因素,而政府主要还是偏重于政府服务以及投资硬件等方面的考虑,政策重点相对落后于外商的关注焦点。

    调查城市与开发区投资环境可以发现,政府服务与投资硬件条件是非常重要的,但这在今天的外商看来这只不过是“门槛条件”,是必需的最基本的引资条件。管理与区位的优势已经不是一个地区吸引外资的核心竞争力,外商更看重的是与产业链相关的产业环境。在这一点上,中国政府与外资企业存在较大的认知差异。

    盛极必衰,全球的中国热升温已经好几年,确实有人在这个淘金天堂里淘到了金子,但这种好运并非人人都有,不少外资企业兵败中国后还不知道自己如何跌倒的。而那些成功者也永远不会将在中国获得成功的真相,比如怎样有效地贿赂政府高官,从而获得市场准入及一些特权这类秘诀与他人分享。

    现在确实是众多外资冷静下来,重新评估中国投资环境的时候了。

    (原载于Taiwan News 财经文化周刊,2004年10月7日,总154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