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政府利益与民众生存权之间 ——从四川汉源事件透视中国水利工程之弊

    by  • November 11,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中西部地区近日接连发生的数起群体性反抗事件,性质虽然各不相同,但都表明中国目前已经进入社会冲突高发期。在这些事件中,四川汉源库区民众为捍卫生存权益的反抗特别值得注目,因为这次反抗不仅涉及将近15万人民的基本人权,还说明了中国政府正是破坏中国生态环境的始作俑者。

    从人权角度来看,汉源民众被强制迁徙本身就是对人的基本权利的侵犯。这种侵犯是多重的,首先,这种搬迁完全违背汉源民众自身意愿,是政府利用政治权力强制汉源民众离开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其次,由于搬迁是用贫瘠的山地置换沿江两岸肥沃的土地,而政府的补偿又极不合理,汉源民众在搬迁后必将堕入贫困之境。

    上述情况,当地政府心知肚明,但为了政绩,一味只将实际情况掩盖于冠冕堂皇的宣传口号之下。其实,早在数月以前,一些专家在汉源实地考察之后,指出汉源将会重蹈云南漫湾电站工程之覆辙,这些“以脱贫、发展为目标的水电工程,使一些原本较富裕的农民陷入贫困之中。”

    事实上,汉源库区民众所面临的返贫问题已在中国历年大型水电站建设中反复出现过,只是由于中国政府动辄就将不利于本身形象的资料列为“国家机密”,普罗大众无从知晓而已。根据世界银行的不完全统计,在过去50年中,中国兴建的大型水电工程,共产生1,600多万移民,其中至少有1,000万人处于贫困之中。在移民安置过程中,中国政府漠视人权的特点体现在“重投资、轻移民”的政策中。为了动员库区农民移民,政府迫使移民的个人生存权服从于电力、防洪、灌溉、航运等所谓“国家利益”。当众多移民迁徙到新的安置地后,因土地贫瘠,无以为生,境遇悲惨,其中黄河三门峡水库的30万移民曾数次在四大农民领袖的带领下,有组织地从贫瘠的安置地逃回故乡,又被当地政府强制遣返。而这30万移民艰苦抗争的血泪史,始终未能被中国大陆的广大民众知晓。

    “改革开放时期”中动工的水利工程同样弊端丛生,云南漫湾电站即为其中一例。 当年修建水库时,当地政府根本未征求民众意见,擅自与水电公司签订协议,以极低的价格让出了土质肥沃的沿江土地,1980年代中期动工修建漫湾电站的时候,当地政府喊出的口号是“漫湾发电之日,就是百姓富裕之时”,而现实的情况恰恰相反。在电站水坝建成之后,当地上万库区移民生活日渐困苦。迫于生计,很多就业无门的库区男性移民只得到外地去打工,而妇孺则更多靠捡垃圾维生,生活十分悲惨。根据一项调查,在漫湾库区,在水库淹没前,当地百姓的收入高于云南全省坝区平均11.2%。而在库区淹没后,移民的收入却只能达到全省平均值的46%。此前居民电价为0.16元/度,而漫湾电站发电后,移民的用电电价却飙升为2元/度。

    漫湾、汉源库区所遭遇的返贫之危,正是西部地区在“跑马圈水”狂潮中普遍面临问题的一个缩影。在中国西南的大江大河上,近期在建和拟建装机容量超过300万千瓦的巨型水电站达到10个,加上已建成的二滩电站,这些巨型电站装机总容量相当于5个三峡电站。但在水电开发进入黄金期的时候,自然生态和人类的社会系统却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如上所述,这种水利工程的兴建,根本就不能在总体上增进社会的福利水平,在兴建期,是以牺牲库区民众的利益来满足政府部门少数官员及水电集团之利益需求的掠夺行为;从长远看,则是吃子孙饭,断后代路的短视行为。

    汉源移民的困境,曾被记者以“四川汉源之惑:大型水电站带来的返贫危机”为题加以报道(《中国经营报》2004年8月21日),但这种舆论呼吁丝毫不能唤起地方政府的良知与政治责任感,终于酿成近日的汉源暴动。从这次四川地方政府对汉源失地农民反抗的镇压方式来看,已经从以往的“胡萝卜加大棒”变成了纯粹的高压。

    中国类似汉源地区的水库移民还有多起,各地政府处理移民问题往往要借助赤裸裸的暴力手段。这种不计民生的暴力掠夺行为,正好说明了时下政府行为正在迅速黑社会化。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4年11月11日,总61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