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众生存权需为能源战略而牺牲?

    by  • November 18,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汉源暴乱事件在中国政府运用“胡萝卜加大棒”的办法安抚后暂告平息,但事件的暂告平息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因为政府的安抚最多只能算是扬汤止沸,绝非釜底抽薪,因为惹起满锅水沸的“薪”还在,火一旺,水还是会再沸腾。这“薪”就是中国以开发水电为主的能源战略。

    因为中国能源战略的需要,中国政府决不会停止修建水库及水电站工程。就在汉源事件发生后的11月9日,中国水利部部长汪恕诚还在一个科技报告会上发表演讲,中国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达6.89亿千瓦,其中经济可开发装机容量3.95亿千瓦。为了保证城市供水,提高防洪能力以及发展水电,缓解能源紧张,中国还必须修建更多的大坝――这话令国际社会听了感到吃惊,因为目前世界发达国家都在致力于拆毁大坝,恢复生态,许多国际环保组织就中国大量建坝纷纷提出各种警告,并采取各种抵制行动时,汪恕诚难道真要反国际环保潮流而动?

    其实,汪恕诚的这番话决非信口开河。这番话的背后,是中国面临能源危机而被迫竭泽而渔的尴尬,因为发展水电实际上是中国已经拟定的主要能源战略。按照政府的战略构想,中国可开发装机容量3.95亿千瓦,而目前中国水电装机容量为1亿千瓦,已经让1,600万民众移民(其中至少1,000万人因移民而陷入贫困),如果还要再开发2.95亿瓦装机容量,意味着还将产生三倍于目前数量的移民,制造更多的社会骚乱。

    9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主要依靠本国资源支撑经济发展。随着经济的增长,对外部资源的依赖越来越强。中国政府的智囊们也知道这种资源依赖型的发展最多还有6年左右的“战略机遇期”。从前年开始遭遇能源短缺以来,各地电力告缺,不少经济发达地区的电力供应只能限制供应,生产厂家被迫开三停四(供三天电,停四天电)。从那时起,中国就开始寻找多种替代能源。据中国政府新的能源战略,中国在本世纪头20年的主要能源开发战略,就是尽量使能源“结构多元”化。这个“结构多元”,是指大力开发水电、核电,以及太阳能、生物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以赢得能源的可持续发展。但诸种能源中,发展核电面临的三大难题是投入、技术和环境,所以其目标只能定为“到2020年使核电装机达到4000万千瓦,占全部发电量的比例提高到4%”,而其余的太阳能、风能和生物质能也都因地区气候条件的限制与技术限制,只能做几个样板工程,主要的替代能源发展方向还是水电。中国是水电大国,目前的开发率仅为15%,开发率远低于世界水平,也落后于印度、巴西、越南等发展中国家,开发潜力巨大。

    既然开发水电成了国家战略,那么全国所有被选择建设水库的地区的住民就只有搬迁一途了,因为按照中国共产党那种“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国家利益”的逻辑,底层民众的生存权远比巨大的国家利益微渺而不足道。为了国家的能源战略,即使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三江并流”世界遗产长江上游虎跳峡也被规划为兴建水坝区域。虎跳峡最深处达3,000米,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该处风景秀丽,文物丰富,是中国最受欢迎的旅游地之一。如此宝地尚且未能免建水坝之厄运,不用说汉源这类地区了。

    现在,专制的中国政府只能用发展经济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过去二十多年,中国已经很不明智地走上了一条高能源、高消耗的经济高速增长之路,牺牲了农村与大部分中小城市,才打造出了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几个现代化橱窗。但用这种耗尽了世界不少资源的方式,尚且未能解决本国人民的高失业问题,其造成的污染不仅遗祸子孙,而且已经祸延邻邦,日本、南韩早已成为中国沙尘暴的受害者,香港的空气也受到大陆的废气影响,几个与中国共享水源的邻国,如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也相继成为中国水资源问题的受害者,令邻国抱怨不已。

    可以说,中国现在已经进入危机并发期:所谓“经济改革”在制造少数富人的同时,以更快的速度制造了数十倍于富人的穷人,而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是中国惨遭掠夺性使用的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的环境与大量穷人构成了一个没有进入国际资本视野的中国。最近频繁发生的大规模群众暴动,再度揭示了一个被几个现代化橱窗的繁华气象所掩盖的真实中国,这是一个在权贵私有化过程中被榨干并被抛弃的中国,而这个中国才是大多数中国人生活于其中的真实中国。这个中国已经地火奔突,烽烟四起,总有一天要将中华文明烧成灰烬。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4年11月18日,总62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