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问题并非“人民思想有问题——评中国政府意识形态战略

    by  • December 16, 2004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时值年底,胡锦涛执政也已两年,加之江泽民今年初已经退位,似乎也应该盘点一下“胡温新政”的成绩。要盘点成绩,当然先得盘点其接手时的“家底”。这家底也只须列举三组主要数据,一是财政赤字,这关系到政府财力;二是国家综合负债率,这关系到政府财力来源、安抚社会成员的能力等;三是犯罪案件有多少。胡锦涛接手时的“家底”如下:

    巨大的财政赤字:2001年财政赤字高达2,598亿。

    国家综合负债率:中国“国(家财)富帐户”上包括国债、社会保障资金缺口、不良资产撇帐损失、基层财政赤字等在内的负债方大约有13-15万亿;而包括外汇储备、国有资产、土地和矿产等自然资源等在内的资产方约10万亿。综合负债率约为130-150%。

    2001年审结各类犯罪案件(严重刑事犯罪、黑社会组织犯罪与涉枪涉爆犯罪)351,966件;此外还判处摧残妇女儿童犯罪分子44,387人(见2002年3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在此须说明,审结案件与后面的立案数目并非同一统计口径,但从立案数目之多,还是可以看出社会治安状况之恶化。

    胡锦涛从江泽民手里“接盘”两年的治绩,只需要列举中国媒体最近陆续发布的几组数据:2002年及2003年财政赤字连续两年达到3,198亿元,创下了1949年以来的两个并列的高峰。财政赤字占GDP比例为2.9%,迫近3%的国际警戒线。

    2003年,国债发行第一次超过6,000亿元,高达6,283亿元。社会养老保险金的缺口则高达6,000亿元。这两项是构成“国富帐户”负债方的主要项目,而国有资产、土地与矿产等资产只会比两年前更少,由此可以推断,国家综合负债率只会比两年前更高。

    2003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刑事案件4,394,000起,与2002年基本持平。上半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刑事案件2,081,000万起,比去年同期上升9.9%。第三季度全国公安机关共立刑事案件1,191,000万起(以上均据中国国家公安部通报)。如果加上第四季度,总量不会比前两年低。据总部设在罗马的“禁止屠杀兄弟”12月3日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去年执行的死刑案件占全世界将近90%,至少有5,000人遭到处决。

    按说治理这么一个矛盾丛生、危机四伏的世界上第一人口大国,应该励精图治,扼贪污腐败之风,以刷新吏治;堵酷吏苛剥百姓之途,以平息民怨。但对这些当急实务,胡锦涛既无能力,也无兴趣,对劣迹斑斑、日益黑社会化的官僚群体不是严惩与约束,反而在多次会议上表彰“我们的干部队伍主流是好的”,这等于放纵其抢掠公共财物。胡执政的两年,落网的腐败官员越来越少,偶然曝光的贪官之劣迹则惊世骇俗。

    胡锦涛发表的那几个不仅让全党反复“学习”,并列为各大学研究生入学考试政治试题的几个“重要讲话”来看,胡只重视一件事情,即民众的“思想教育”,仿佛只要对百姓做思想教育工作,就可以让中国人对自己的生存困境视而不见,就能对胡领导下的中国充满信心,各种问题就等于不存在。比如前年12月中共十六大闭幕,胡锦涛甫登大位,满朝文武翘首企盼胡能讲出一篇让国人振奋的宏论,但胡却掉头去了“革命圣地”西柏坡,为的是论证自己承接了毛泽东的“政统”与“法统”,胡在那里发表题为“坚持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努力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之讲话,但通篇7,000余字,几乎全是重复毛在几十年前讲过的“党八股”,强调的所谓“西柏坡精神”于解决中国时务毫无实用价值。试想想,要今天中国的腐败官员们放弃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珠环翠绕的奢侈享受,去“艰苦奋斗”,无异于与虎谋皮。

    中国现在危机四伏,许多问题是现存政体与政府行为造成的,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从根源入手,改革政体,建立良好政府。目前加强意识形态宣传,控制舆论与钳制思想,迫害与打压敢言的知识界人士(如12月13日对刘晓波余杰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的传讯),只是舍本求末之举,并非解决中国问题之道,因为中国的问题并非中国民众的思想出了问题,依靠思想控制建立“信心”也不能维持社会稳定。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4年12月16日,总66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