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治高压从软硬两手变成了一味硬压? ——从老左派与民族主义者的失语说开去

    by  • January 27,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的海外中文媒体与网路,几乎全被赵紫阳先生逝世的有关消息与评论所淹没,布什就职演说中那句重要的表态――“美国的政策是追求和支持民主运动与制度在每个国家和文化的发展,最终目标是结束我们这个世界的专制暴政”――本应该引起的关注也被这一消息覆盖,而中国国内的媒体则正在热火朝天地发表各种言论,批评布什总统的就职演说,认为美国试图强行推行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就是霸权主义外交政策的体现。

    从中国当局面对前总书记赵紫阳逝世那种迟缓且极不得体的应对,包括对悼念赵紫阳人士的抓捕与暴力殴打,可以发现中国最高层领导胡锦涛甚至连江泽民那点“与时俱进”的机变与权谋都没有,变成了“以不变应万变”的僵硬打压。中国政府这一表现再次证明,这位由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没有足够的应变能力驾驭中国这驾越来越狂暴的马车。

    胡锦涛接任大位之初,他所发表的西柏坡讲话,曾给不少持毛式左派立场及民族主义立场的知识界人士鼓起了希望之翼:政府既然痛恨鼓吹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我们从西柏坡精神延伸开去,一切都以毛式语言包装,宣传毛泽东时代的左的意识形态,大概正合圣意?政治圆桌上该有我们一杯茶了吧?而持民族主义立场的一些学者,尤其是一些有留学欧美经历且专研国际关系的学者们,也认为自己看准了中央的棋步:在国际社会,中国的主要任务不就是要联欧制美,反对霸权主义吗?那些为了利益的暂时合作只是我们的外交策略罢了,这些学者们于是大谈特谈美国的民主制度如何虚伪,人权外交的实质如何如何,将新华社的官式宣传包装上许多现代国际关系的学术语言,再加上从美国杂志上贩来的一些政治花絮与“内幕”,用这种方式配合中央的外交政策,总能够将我们吸纳进入智囊班子了吧?我们有留洋经历,作花瓶比国内那些土八路总要好看多了吧?而鼓吹现代仁政与威权统治合理性的学者们想的当然更美:中央既然讨厌鼓吹民主自由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我们就为专制统治美言吧,先用“现代威权政治”替代已经臭不可闻的“专制政治”,再从民主政治不适合中国国情入手,将这篇赞美威权统治的文章做足。批判威权的人讨厌,为威权政治美容的化装师总需要一两个吧?

    应该说,这几类知识界人士的想法也有现实依据,至少江泽民与胡锦涛权力交替时期,学者进中南海讲课,不仅仅是几位有此“殊荣”的学者本人表示激动,更有上百家媒体那无比激动的报道所放大的示范效应,激起了不少有智囊情结的学术界人士的邀宠之心。但未曾料想到的是,胡总书记用什么人心中自有“法度”,对上述几类学者们都不买帐,这“法度”就是《人民日报》按照中央意图发出来的声音。先是威权统治的鼓吹者在权势之门前徘徊却无法进入,迫使部分曲阿附世者暂时止住了脚步;继而是郑州一个在毛泽东雕像前献花、借怀念毛表示对现状不满的老工人被当局判刑,冷却了老左派的一腔热肠。更有意思的是任职于国家安全部属下的国际关系研究所的学者张某某,一向积极反对美国霸权主义,大唱民族主义高调,一不小心在一篇文章中得罪了外交部,外交部一状告到胡锦涛处,认为张的文章妨碍了中国的外交,胡立即予以毫不留情的惩罚,不仅张本人丢了饭碗,还连带其妻一并失去工作,并被勒令限时限刻搬出单位分配的房子。此番杀伐,让众多拍马屁者都不敢再贸然伸手,以免马屁拍到马腿上。

    于是知识界人士真正感到了恐惧,既然跟随主旋律的大方向,走出自己的一点小舞步都动辄得咎,那他们只能接受一条路:从此以后按《人民日报》的鼓点起舞,《人民日报》让大家说“白”,大家就不能说“象牙白”或“米白”,《人民日报》说大红,任何人就不能说“玫瑰红”或“枣红”。对于多少知道自由民主为何物的知识人士来说,做这种只能学舌的鹦鹉多少会感到羞辱,对胡总书记心向往之的“北韩模式”也无法接受,于是他们对胡总书记开始心生怨怼:我们不就是想为您的施政理念做些好看点的包装,让外国人看到我们中国有思想自由与言论自由,您怎么能这样不理解我们的一片苦心呢?

    行至云尽处,方看景色新。中国历史上的任何变革都是危机推进型,江泽民那种与时俱进的政治思路与软硬兼施的控治策略,倒是更新了中国共产党政权的统治基础,在某种程度上缓和与化解了危机。而胡锦涛这种左右均开硬弓的霸王手法,唯一的效果是使更多的人幻想破灭。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5年1月27日,总72 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