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对美外交缘何前倨而后恭?

    by  • September 8, 2005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在胡锦涛访美之前的一个多月,中国政府为了改善与美国日趋紧张的关系,几乎是做了一系列急风暴雨似的努力。为了与美国国会“修好”,邀请众议长哈斯特率领由19名议员组成的美国国会访华团访问中国,又当面向哈斯特等确认,中国将订购50架美国的波音客机。

    为了冲淡因朱成虎核威胁言论与中俄联合军演而造成的好战形象,9月1日,中国政府发布《中国的军控、裁军与防扩散努力》白皮书,表示“中国愿与世界各国一道,继续积极致力于国际军控、裁军和防扩散事业。” 9月3日,中国政府又宣布向美国捐赠500万美元救灾款,并将胡锦涛访美日期延后两天,以适应美国政府忙于救灾的状态。所有这些,都可以看作是急欲与美修好的姿态。

    而就在此前不久,在中美关系中,中国政府还玩了一系列动作,这些动作越来越逼近美国设定的底线:全球军事部署与美国的能源安全战略。比如中俄两国政府将支持中亚地区“颜色革命”的美国视为“黑手”,迫使吉尔吉斯坦要求美国撤军;在五角大楼的《中国军力报告》造成的紧张感还未消散,又与俄国举行目标明显针对台湾即美国的联合军演;为了插足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道工程,开出疯狂天价收购该工程的股东之一优尼科。尤其是朱成虎对美国放言核威胁之后,“中国威胁论”在华盛顿已经如乌云压顶。胡锦涛的接待规格之所以是“工作访问”而非“国事访问”,就是因为目前两国关系现状所造成。

    中国政府也知道这个急转弯难于取信于人,因此通过外交部官员向西方记者放话:中国寻求改善与美国国会关系,目的是想让美国放松对中国的高技术出口管制,同时也想敦促华盛顿不要把经济问题政治化。

    这其实是遁辞。说穿了,近期原因有这么几个:在由中国全数买单的中俄联合军演中,中国已经明显感觉到俄罗斯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蔑视。更何况俄方已经公开表态,决不会介入台海战争。而欧洲政局的变幻,也使欧洲一些国家开始考虑不要跟着法国希拉克反美的步子起舞。中国与近邻日本之间的敌意也正在不断上升,并蔓延到民间。而在中国有巨额投资的新加坡也将军事基地借给美国,在此情此境当中,哪怕仅仅是出于利害考虑,中国当局也希望不要将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弄得过于紧张。无论如何,此时此刻,挑战美国实在不智。

    问题是中国为什么要视美国为敌?这有两重原因,首先,抗衡美国是为了维持国内极权政治与意识形态的需要。国内一些研究中国外交战略的学者早就指出,中国抗衡所谓美国霸权主义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在众多西方国家(包括日本)中,真正在意中国政治制度与人权状态的只有美国,因为美国一向以推行美国民主价值观为己任,在世界各国因经济利益而放弃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时,美国还坚持不懈地要求中国政府改善本国人权状态。

    这使得一心一意要维持极权政治的中国政府非常恼火,因此“反美”成了现实政治需要,通过否定美国的霸权主义来否定美国的民主政治与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自由主义观念,在中国国民当中造成美国民主制度恶劣的印象。从今天的青年人对待美国的态度来看,这种意识形态教育产生了相当大的作用。

    第二个原因则必须从中国政治的文武关系来探讨。从中国国内政治来看,日渐坐大的军方势力从自身利益考量,也必须让自己的国家保持有“敌人”的状态,这样可以使军方的政治地位及军事预算大大提高。几年前,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就指出,假如中国视美国为敌人,那美国一定会变成敌人。从近几年两国关系来看,这种既非战略伙伴、也非敌人的状态还能保持多久,必须看中国的文官系统能否有足够的力量制衡军方。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5年9月8日,总104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