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不能实行民主,是缘于精英素质还是民众素质?

    by  • January 4,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新华社及其旄下的《半月谈》公布了“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内容大同小异,但中国政府严重侵犯人权的几次事件,如定州血案、太石村事件以及硝烟还未散去的汕尾东洲血案,却没有一件列在两张新闻单上。如果说这种新闻遴选标准并不出奇,因为中国政府的新闻观历来就是“只有有利于党的形象的好事才是新闻”;那么下面这些政府高官的发言就无法不令人拍案称奇:就在镇压者隆隆开动的坦克与枪声中,中国政府高官数度出面向世界声明“中国的人权状态比美国的好”――只差没说“中国的人权状态是世界最好的”了。

    先是政府高官唐家璇坦然面对媒体微笑声称“中国的人权比美国的好!”继之是外交部发言人秦刚于2005年12月11日强调,“中国在人权保护领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众所周知,美国自身存在严重践踏人权的问题……年终岁尾,我们奉劝美方看清形势,多反省自身存在的人权问题,放弃在人权问题上奉行双重标准,纠正利用人权问题干涉别国内政的错误作法。”――言下之意是告诫中国人民:既然中国的人权状态比人权卫士美国的要好,你们应该放弃对美国的幻想,安于现状,无需再为争取改善人权而努力了。

    就在秦刚放言高论时,正值汕尾东洲成了人间地狱,死去亲人的村民们连亲属的尸体都无法认领。面对国内外同声谴责汕尾事件的政治暴力,中国政府最后只得抛出一两个低级别的责任人作为替罪羊。此举立刻获得理论帮闲的高调喝采:“官方在承认自身责任的同时,也承诺对死伤者进行经济补偿。这比之八九死难者至今不获承认、不得赔偿,已是不小进步。”“汕尾事件在造成诸多遗憾的同时,似乎也悄悄见证了大陆社会在诸多力量影响下艰难、缓慢但却坚定的进步历程”(见冼岩“从汕尾事件透视中共应对群发事件的基本思路”)――这种比较方法,有如用清代的帝王生活与现代中产者生活的舒适程度相比较:“现在中产者能够使用抽水马桶,而以前的皇帝也只能使用茅厕,这说明现代中产者每个人都成了皇帝”,只有脑袋一盆浆糊的糊涂人会赞同这种不伦之比较。

    这些年,一直让认真思考的知识界人士深感困惑的是:自称勤劳勇敢智慧的中华民族,百余年却始终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用那点宪政ABC与民主常识来启蒙,而这些民主宪政的常识却始终无法化为中国的政治实践。原因在哪里?最常见的总结当然是“民众素质太低”――笔者也曾多次在文章中承认民众素质低确实是专制极权的土壤。2003年温家宝以中国总理身份在哈佛的演讲中,声言“民众还未准备好”,算是代表中国政府向世界陈述中国未能实现民主政治的原因。

    现在看来,不是“中国的民众未准备好”,而是中国当政者与政治精英未准备好。但熟悉历史的人也知道这一“准备过程”也实在太长了一点,想当年中国共产党处于在野状态时,历数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专制罪行,民主的口号要多响亮就有多响亮,人民的智慧被抬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当共产党用打土豪分田地的许诺动员了千百万农民,用民主自由的口号唤起了青年学生,用分享权利吸引了众民主党派支持取得政权之后,人民则成了被教育与改造的对象。在历经半个世纪的政治风雨之后,“中国人民还未准备好”,只能匍匐在专制极权的神坛下,诚惶诚恐地活着。

    当汕尾东洲村民为了保卫自己的生存权利失去生命之后,一旦当政者表示赔偿,立刻有人称颂这是“坚定的进步历程”――这是什么样的丛林逻辑呵!须知道生命的“大数原则”:任何生命都是唯一与不可再生的。不懂得尊重生命的国度竟敢大言炎炎地吹嘘说本国的人权状态很好?只能说在虚伪与无耻的政治文化中生活得太久,官员们已经习惯将谎言当作真话了。

    民主不是理论层面的问题,而是实践层面的问题。过去几年,民众在维权斗争中的作为已表明民众日渐成熟,郭飞熊在太石村事件后总结的“非暴力、无敌人、不流血地扩张公民权利运动”之主张,更是充分证明:在中国实行民主政治,不是中国的民众未准备好,而是中国的当政者与政治精英未准备好放弃权力带来的一切财富与尊荣,以及在中国大地上为所欲为的痛快。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6年1月5日,总121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