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善中国人权需要国际社会帮助

    by  • February 23,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自中国引入互联网以来,中国政府就开始投入巨额资金试图控制这匹野马,并成功地将国际互联网变成了国内互联网。而在技术上为中国政府提供支持的跨国公司当中,就有美国网路四大巨擘:微软、古狗、雅虎和思科。

    对这些网路巨擘为了市场而放弃人权理念与道德原则,向中国专制政府叩头的不光彩行为,国际社会早就嘘声四起。但这些网路巨擘却笑骂由人笑骂,金钱我自赚之,并不为这些批评声所动,尤其是雅虎公司,根本未对其提供证据将中国异议人士送进监狱而感到羞愧。直到2月15日,在美国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与国会的再次强制传召下,这四大公司才参加了题为“中国的网际网路:自由或压迫的工具”的听证会,承认自己服从中国政府的要求,帮助过滤信息。

    但最后这些公司都将皮球踢给了美国政府。比如雅虎声明“我们相信这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问题,单靠商业公司自身无法有效地影响外国政府在言论自由、信息公开等方面的政策,我们相信,政府间不断的对话才是非常重要的。”古狗在其网站亦发表一份声明,敦促美国政府将“网络审查作为一种贸易障碍”,在美中双边贸易会谈时提出美国在此方面的担忧。

    在朝野压力之下,美国国务院于2月14日宣布成立“全球网络自由特别小组”,宣布将从外交政策层面上关注网路言论自由,尤其是中国的网路自由。但美国政府的这种姿态,一直被中国政府批评为“以人权为借口干预中国内政”。这一说法通过宣传教育,为80%左右的中国人所接受。近年来势头颇盛的民族主义者,虽然不好意思说出“宁可接受社会主义中国的网路管制,也不要资本主义美国赐予的网路自由”,但因为这些人的偏狭无知,定然要找出种种理由来证明美国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霸权主义野心的表现。

    但问题在于,如果没有国际社会的干预,中国这个新极权政府会因为害怕中国人民那星星点点的零星反抗而放弃对民权的压制吗?事实证明,中国政府绝对不会改弦易辙。就在美国朝野批评四大网路公司沦为中国政府控制舆论的工具与帮凶时,中国政府作出了回应,面对庞大的金盾工程与数十位网上言论者被捕这些铁的事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居然面不改色地“澄清”说,中国对互联网的管理完全参照国际上通行的做法,“绝没有人仅仅因为在网上发表了某些言论而被捕。”他还堂而皇之地宣称,“我们没有网络警察这个警种。”

    回顾中国人权发展状况,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中国人权获得的每一点小小的进步,主要原因不是统治者害怕人民――说这话可能冒犯了那些总将人民神圣化的愤青,但事实却是中国的统治者为了国际形象与外交利益,或者经济贸易上的某些利益,在美国的压力下一点一点让步的。在90年代中期以前,美国还能联合西方民主国家一起施加压力。但到了90年代中期以后,法、德两国已不再就人权与政治民主化向中国施加任何压力,美国也被迫收缩政策。而这一收缩正好让中国政府如愿,其结果就是近年来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

    但中国老百姓并不真糊涂,一些在人权方面有诉求的人,比如上海的拆迁户们,在国内投诉四处碰壁之后,往往会写信给美国总统与各类国际人权组织,吁请他们关心中国人的生存状况――可见中国人民心里明镜似的,知道他们纳税供养的中国政府并不关心子民的死活,还是求助于国际社会的帮助吧。

    民族主义历来就是专制统治者在国内矛盾激化之时,为了转移国内视线而采取的脱身妙计。可惜的是这种计谋往往非常奏效,总能帮助统治者度过难关。90年代,“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曾一度争论激烈,在我看来,人权高于主权应该是现代社会的价值准则。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与中国政府站在一起反对美国促进中国改善人权,说穿了就是“宁可接受本国的残暴专制统治,也不要外国帮助中国改善人权”。

    在中国人民处于一盘散沙状态且无力反抗时,国际社会的帮助对中国人权的改善至关重要。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6年2月23日,总128 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