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政府究竟有无道德底线?

    by  • March 1,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国内接力绝食因多人失踪或者被捕,被迫调整方案。就笔者来看,这是明智的。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中国政府现在已经是一个没有道德底线的政府。这一判断最近又被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路局刘正荣副局长的一次谈话所证实。

    针对2月中上旬美国朝野批评雅虎等互联网公司向中国政府屈服一事,中国政府作出回应。面对庞大的金盾工程与数十位网上言论者被捕这些铁的事实,刘正荣除了声称“绝没有人仅仅因为在网上发表了某些言论而被捕”之外,还宣称,“我们没有网路警察这个警种。”中国有些异议人士在回答记者采访时回答说:“确实有网警,只是可能不叫这个名字”――刘副局长是公然撒谎,而这些异议人士却是在回答之时,并没上网查询这一消息。

    就笔者所记忆,网路警察在中国之存在无可怀疑。于是笔者使用中国国内的搜索引擎百度,在搜索项中仅敲入“网路警察”四个字,用时0.001秒得到的搜索结果就高达15,200页,仅在百度首页上就搜到几个网站,如:郑州网路警察网站www.zz-police.com,苏州网路警察网站suzhou.cyberpolice.cn,河池网路警察 www.hcnetpolice.org,新乡网路警察 police.j666.com,漯河市网路警察网 www.lhwljc.com,三门峡网路警察wljc.smx.com.cn。

    这些网警并无要做“隐身人”的意思。其中河池市公安局成立了网监科,漯河市与濮阳市公安局下设网络警察支队,只有苏州的网警被编入刑警队。其余如北京、成都、深圳、武汉、广西等地均有网路警察,且都设立了网站。在此不再一一列举,有心人完全可以自己上网去证实“网警”这一新警种在中国是否存在。

    各地新闻亦有“网警大显神威抓获犯罪分子”的报道,以杭州的报道最为肉麻。据说,中国政府现在已派人前往古巴等控制网路技术不高的国家,指导这些国家的政府提高监控网路的技术。

    证明中国确实有网警这个才出现几年的新警种的还有事实可作为佐证。在中国网路上,有一本《网路警察实务全书》的销售广告,该书2003年4月由金版电子公司出版,第一章的标题赫然就是“网络警察――中国最年轻的警种”。金版电子公司为何种公司,笔者无从得知,但在网警严密监察之下,这本书可以公然出售,自然不是“非法出版物”。

    为了让读者明白刘副局长撒谎本领实堪追比萨达姆的新闻部长,不妨多提供点资讯:该书广告网址为www.bookhd.com,售价798元。共分三篇,第一篇共两章,介绍中国网络警察的产生、网络警察的职责、网络警察的组建、网络警察的招募、网络警察的机构设置;第二篇共两章,介绍网络警察网上抓逃与破案、计算机网络犯罪的类型、常见黑客犯罪手法与抓逃;第三篇共四章,介绍网络警察网络监管、测试、侦听等技能。从其内容来看,完全是一本网路警察业务指导实务书籍。其高昂的售价相当于中国目前就业市场不景气状态下一个大学毕业生的月工资,购买者自然不是个人,而是那些使用网警的政府部门。

    刘正荣官拜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路局副局长,肯定知道中国有网警这只新警种存在。他这次当着全世界撒谎肯定是奉命而行,并非个人行为。联想到2003年SARS流行时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撒谎之事,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中国政府已经堕落到毫无道德底线。这一结论让我们这些天天在盼着中国政府进行改良以避免革命的人无话可说。

    当年毛泽东时代控制言论,是大张旗鼓地明着干。毛用红色恐怖让所有的人闭嘴后,还要堂而皇之地宣称:我们的制度就是不许一切反革命分子有言论自由,秦始皇焚书坑儒算什么,他才坑了四百六十个,我们超过他一百倍。正所谓创立朝代者,虽是流氓却尚有几分王霸之气。而现在处于末世乱象纷扰中的中国政府,完全已经堕落为街头小混混,又要干坏事,又不愿意承担责任,完全成了京剧里的“二丑”一角,只睁着眼睛撒谎,千方百计愚弄人民,欺瞒国际社会。

    对一个已经无道德底线的政府,和平理性的非暴力抗争等于是一群绵羊与恶狼共舞,其艰难性可想而知。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6年3月2日,总129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