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陷入北韩核讹诈的两难困境

    by  • October 21,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10月17日,韩国政府表示,根据它探测到的活动,朝鲜也许准备实施第二次核试验,于是,北韩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朝核会谈六国展开频繁外交活动,美、韩、日三国外长于19日晚间在南韩首尔达成共识,表示无法承认朝鲜为拥有核武的国家,同时大力呼吁国际社会积极赞同并拥护此一立场。紧接着,美国务卿莱斯又飞往俄罗斯与普京会谈,谋求与俄国在制裁北韩一事上达成共识。

    此时此刻的北京却陷入了难于言表的两难困境。国际社会均认为中国的态度对解决北韩核武问题至关重要,而中国却实在是有苦难言。

    北韩核武问题重心的转移

    目前,对北韩核武器的担心的重心已经转移。北韩核试最重要的目的是讹诈美国,迫使美国给予它足够的“重视”。对美国来说,问题已经不是北韩拥有核武器,而是它拥有制造核弹的技术可能产生的灾难性后果,因为北韩可以向恐怖主义国家输出核技术,这样会加速核武器的扩散,全球的安全系统顿然瓦解。

    10月19日美日韩三国外长宣布不承认朝鲜为拥核国家,其实是说国际社会将不赋予朝鲜拥核国家的待遇。有关拥核国家的定位,在《禁止核扩散条约》(NPT)中早已有所规定。韩美日三国为贯彻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终极目标,将会进行紧密协调,并就此采取战略措施,并希望北韩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

    在处理北韩核武问题时,美国最担心的就是伊朗。伊朗直接支持恐怖主义,敌视以色列,而且伊朗周围都是出产石油的国家。美国在解决北韩核武问题时,要确保不论作出什么反应都要与韩国,特别是与中国和俄罗斯联合行动。并且还要让中俄两国相信一点:对付北韩核项目的做法并不适用于伊朗。

    朝核六方会谈国家各自的利益盘算

    几年来朝核六方会谈未取得成果,其实主要原因在于六个国家各有利益算计。

    多年来,美国依靠自己超强的军事实力,好不容易在全球维持着目前这种脆弱的平衡。作为世界领导者,美国自然是朝鲜半岛去核化的最坚定主张者。但美国对北韩的行动却严重受制于国内政治与亚洲地缘政治,对伊拉克的战争至今还处于尾大不掉状态,不断有美军死伤消息传来,国内民心早已厌倦对外的任何军事行动。从亚洲来看,只有日本由于受威胁感最严重,是美国在北韩核武问题上最坚定的同盟者。从10月11日开始,日本宣布对朝鲜政府实施严厉制裁,禁止该国所有船舶、进口商品和绝大多数朝鲜国民进入日本。专家表示,日本此前采取的措施已大幅减少对朝贸易和财务转账。过去数年来,日本成为朝鲜商品的第三大进口国,仅次于中国和韩国。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政府目前渴望找到与中韩两国的共同立场,这是仅有的两个对平壤尚有经济影响力的国家。

    但中韩两国在对待北韩问题上恰好各有利益考量。南韩一直是北韩坚定的经济援助提供者,这种援助带有绥靖之意。至于中国的利益考量则更复杂。而俄罗斯一是因为地缘政治的考虑,二是最近几年普京亟欲恢复俄罗斯于苏联时期在世界曾经拥有的地位,很乐意看到北韩时不时地给美国制造一些麻烦。只不过这种麻烦必须控制在俄罗斯的安全不受威胁的限度之内。俄罗斯这种态度决定了俄国在六方会谈中的机会主义态度。

    国际社会正在考虑如何为核试验惩罚北韩,强硬派人士提出了一系列严厉制裁措施,包括中断食品援助,认为这将对北韩这个拥有原子弹的饥饿王国造成致命的打击。但国际援助机构却对经济制裁持反对态度,它们警告说,如果将食品作为一种政治工具,那么这个孤立的国家将发生大面积饥荒。

    事实上,金正日从不在乎本国人民的生命,这种经济制裁从未起到国际社会预想的作用,美国与北韩之间的核博奕越来越朝着危险的方向行进。

    中国与北韩关系的实质:播下龙种,收获跳蚤

    英国《金融时报》有评论认为,北韩核试验将促使中国、南韩与日本修好。这分析最多只说对了一半,即南韩可能会软化对日本的强硬态度,但对中国与北韩关系的分析却属于一厢情愿。因为这位评论员似乎忽视了一点:最近几年北韩频频对国际社会进行核讹诈,而中国正是在美韩危险的博奕中,大大提高了国际地位。确切地说,中国并不真正反对北韩对世界尤其是对美国进行核讹诈,只是讨厌金正日这支中国为其装上子弹的枪越来越不听使唤。在北韩核讹诈引起的一系列折冲当中,中国扮演的角色经历了从与北韩合作唱双簧到被迫加大对北韩的绥靖力度这一苦涩演变。

    中国与北韩的历史关系可以溯源至毛泽东与金日成时期。当时共产主义两大阵营对垒,毛泽东在苏联的支持下,以不惜中国士兵生命的“人海战术”与北韩焦土化将美国人逼退到三八线。通过这场战争,金日成看清了一点:毛泽东是一个为了实现个人野心,既不惜牺牲本国人民生命,也不惜将所谓“兄弟国家”作为赌注的独裁者――早在停战前两年,北韩领土已经被轰炸得成了一片焦土,为此金日成曾几度请求毛泽东,希望停战,但最后都在毛的胁迫下“同意”继续战争。因此,金日成看透了所谓毛泽东支持“北韩人民抗击美国”的真正用意,只是想成为共产主义世界在亚洲的霸主。也因此,金日成从来就没有真正感谢过中国的“抗美援朝”。到了毛发动文化大革命,金日成明确表示不能理解,1972年中美建交之后,两国关系持续恶化。

    两国关系回暖和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1989年“六四事件”使中国在国际社会一度空前孤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于是醒悟到扶持北韩这个专制极权国家,为自己在国际社会构筑一道战略屏障,是本国国际战略所必须。而北韩的核技术,也正是从中国获得的――中国是《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签约国,但屡屡违约扩散核技术,利比亚、伊朗、北韩拥有的核技术,均与中国有直接关系。

    中国通过扶植北韩这一流氓国家,意识形态认同的因素极少,主要是希望北韩能够成为中共在国际社会纵横捭阖的工具,以加强中国的国际地位。这一点,北韩也看得非常清楚。在北韩最初宣称拥有核技术这一问题上,中国曾配合唱双簧。在暗中支持北韩捣乱的同时,中国当局努力向世界证明一点:北京拥有对北韩独特且无与伦比的影响力,要想让这个流氓国家听话,还得由中国出面,藉此加强中国的国际地位。而北韩也在这种双簧演出中逐渐明白了一点,如果能够摆脱中国辖制,直接与美国对话,讹诈来的利益可能远比只是成为中国手中一颗棋子要多得多。这一点想法却与中国扶持北韩初衷相悖,中国视北韩如手中弓箭,“引而不发”地充当工具,保持对美国的威胁,让中国握有与美国谈判的筹码,进而在东亚地区构建与美国平等的“两极”地位。金正日的自行其是,既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也让中国处于被动地位。两国关系因此出现问题,用中国政府内部传达的话来说,目前中国与北韩关系甚至比“文革”时期还要糟糕。

    中共被绑架后的噩梦

    事实上,北韩近年来的表现已经让中国政府吃尽苦头。其中最让中共领导层担心的是:由于北韩的核武装,可能导致中国与朝鲜发生领土纠纷。

    美国核安保问题研究机构――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与合作研究中心(CISAC)研究员薛理泰于10月17日表示,由于朝鲜拥有导弹及核武器, 使中国多了一个隐患。除印度外,朝鲜是惟一没有与中国正式签署国境条约的邻国,从这一点来看,今后可能会随着朝鲜或统一后的朝鲜半岛国家的立场变化而发生国境纠纷。

    在中朝关系稳定时期,北韩曾于1963年曾秘密同中国签署了确定白头山一带国境线的《中朝边界条约》。该条约规定,将白头山天池分割为54.5%(北韩)和45.5%(中国)两部分,天池西北部属中国领土,东南部属朝鲜领土。根据国际法,秘密协定仅在两国当局都对此没有异议的 情况下有效,因此如果今后任何一方提出异议,必定会再次成为大问题。1999年以前,中国一直对本国人民隐瞒了《中朝边界条约》的存在事实、内容及其签署时间等,随着北韩在国际上的核讹诈日益升级,中国与北韩关系的复杂化,对中国东北地区的历史渊源,韩国和朝鲜都在毫不掩饰地扩大这方面的争论。因此,不能排 除今后与朝鲜或统一后的朝鲜半岛国家发生国境纠纷的可能性,而这种可能发生的领土纠纷将使作为中国“战略屏风”的北韩的作用全部消失。

    而北韩用来作为核试验基地的地点,竟是离中国边境仅137公里的咸镜北道花台郡。这样一来,北韩的核武器在成为世界威胁的同时,也将成为设置在北京附近的定时炸弹。薛理泰表示,北京、天津、沈阳等西安以东的大城市将直接面临北韩的核威胁,而这种状况是中国的领导层根本不愿意正视的“一场噩梦” ――于中国而言,北韩的核讹诈已经不仅仅是恶意绑架行为,更是一种直接的核威慑,只是面对自己养大的这条恶狼,中国当局真是有苦说不出,只能用“不能让金正日政权垮掉,必须继续为北韩提供经济援助”这类话来遮饰自己的困境。

    中共内部对北韩政策意见的分歧

    但所有这些,还不足以使中国与美国采取一致行动。在北韩核试验之后,囿于形势,中国方面发表的声明看起来措辞似乎很严厉,但却并无实质内容,因为中国的声明一没有说“谴责”,二没有说“制裁”,仅仅只是表示“坚决反对”,熟悉中文语境的人都知道,这种留有余地的表态使中国今后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反应,相机而动。

    10月18日,中国最高外交决策机构中共外事领导小组在北京秘密开会讨论了北韩核试验等相关问题,与会者有外交部和解放军、对外联络部等党政军负责人和朝鲜半岛问 题专家共五十多人出席。会议的基调是:既要适当控制朝鲜军部的力量,也要稳定维持金正日政权,因此必须对北韩持续进行经济援助。

    从前年开始,在北韩出牌越来越险恶时,中国已经有东北亚问题专家向中国当局提过建议:在《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中应该修改自动介入军事行动的条款,以降低中国面临的风险。这次会议上,又有专家重提此议,但前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国际战略学会会长熊光楷仍然主张不能修改, 他坚持说:“从战略角度上来说,没有比朝鲜更重要的地区。”但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却介绍了2003年访问朝鲜时的一件未公开的事情,当时金正日问戴:“如果朝鲜半岛发生战争,中国是否会进行支持?”戴当时回答说:“我们不能那么做。”会议上这段小插曲或许可以表明中国在北韩问题上的矛盾态度。

    北韩核爆后中国的困境

    不可否认,朝鲜核试爆的主要影响之一,是可能导致东亚国家地缘政治的变动与东亚诸国军事发展的方向。在华盛顿国防信息中心专家伊万•萨弗兰丘克看 来,多米诺骨牌效应将触及多个国家。按照专家们的一致观点,美国可能坚持在该地区建立全面导弹防御系统,而北韩的邻国,特别是南韩与日本,将大幅提高军费开支。这会迫使中国采取反应措施,地区力量平衡将遭到破坏。

    北韩核试爆对中国将产生何种影响?目前的看法是两种:

    一种是认为将使中国处于被核大国包围的不利地位。莫斯科卡耐基中心科学委员会主席德米特里•特雷宁认为,日本可能将启动暂停的核计划,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成为核大国。该地区的其他国家也拥有成为有核国家的必要技术,“最终,中国可能发现自己处于核大国的包围之中”,而这将促使其增强“核肌肉”,结局自然是被迫大大提高军费开支――只是这样一来将大大加重中国的财政负担,削弱中国核大国的优势地位,中国目前已经欠下巨额国债,是否能够支付更加庞大的军费开支,颇值存疑。

    另一种看法则认为将加强中国的国际地位。美国传统基金会专家认为,为解决这一复杂问题,美国不得不转而建立一个能遏制北韩的军事-政治体系,而要建成这个体系,离不开中国的合作。这样,美中两国将在亚洲地区“仿制”两极模式的安全体系,以图解决东亚问题――但这种想法并不符合中国利益,因为中国是为了构筑一道“战略屏风”才努力扶持金正日政权。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中国使用金正日这种流氓充当大炮,炮口不一定听从吆喝,那炮口里射出来的炮火,有时候还要伤害到中国自身。但这种情况比之另一种更不确定的结果,即金正日政权被消灭之后,北韩的政治势力将由谁来填补更让中国当局放心。在中共看来,任何它无法操纵的政治势力填补北韩地区,都让中共感到比金正日更不可控制。况且,没了金正日政权,美国也就没有与中国建立“两极”合作关系的需要。所以中国绝不会被美国晃动的这块可望而不可得的甜馅饼,即“谋求在亚洲地区建立与美国平等的两极关系”所迷惑,因而与美国共同行动,消灭自己谋求建立“两极”关系的重要筹码金正日政权。

    目前,正是上述这种两难困境难煞了中国当局。

    (原载于Taiwan News财经文化周刊,2006年10月21日,总260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