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非合作――对付国际社会批评人权的非正义利益同盟

    by  • November 9,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近年来,中国与美国及欧盟等民主国家的关系阴晴变幻,与日本的关系短期内亦难以进入“友好”状态,倾力喂饱的北韩更是成了一只时时给中国难堪的白眼狼。中国当局于是又师当年毛泽东故智,将友谊之手伸向了远隔天涯的非洲国家。这就是中国政府为什么要努力抬高2006年11月上旬“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规格的主要原因。

    在这次峰会上,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向非洲慷慨地送出了一个巨大礼包,其中包括从2006年至2009年间将对非洲的援助提高一倍,今后三年内向非洲提供30亿美元的贷款和20亿美元的出口买方信贷,设立中非发展基金,免除和中国有外交关系的所有非洲债务最重的穷国截至2005年到期的政府无息贷款债务,一些最不发达非洲国家出口到中国享受零关税待遇的产品从190个扩大到440个税目。此外,胡锦涛还保证三年内要在非洲建立3到5个经贸合作区,为非洲培训1万5千名各类人才,派出中国专家,提供药品,并援建非洲联盟会议中心、30所医院、30个抗疟疾中心和3百所农村学校等。

    如果中国人民(不是政府)真富起来了,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援助贫穷国家,本来也是一个大国应尽的义务。但中国目前本国尚有一亿多贫困人口、几千万失学儿童、政府积欠退休职工一万多亿巨额养老金,50%以上的城市居民与90%以上的农村人口甚至连医疗保险都没有,在此情况下,要求中国政府优先考虑本国人民的福祉,在援外问题上量力而行完全是民众应有的权利。更何况,中国援助非洲并非真正出于人道主义目的,而是为了与人民利益背道而驰的政治考量。

    第一个考虑是为了对付美国在联合国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在现有的联合国体制下,除了五个常任理事国拥有一票否决权之外,其余的国家不论大小,一国一票。多年前,中国就成功地利用了联合国这种体制,让台湾从联合国出局,自己成功地成了“中国的唯一代表”。非洲这些国家的投票,当然是中国政府花费巨资,用援外这种金弹外交买来的。而近些年来,非洲与拉丁美洲国家的支持,使得中国在与美国对垒的过程中屡有斩获,仅在“人权战”上中国就战果辉煌:先是成功地让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变成暴政者践踏人权的俱乐部,所有针对中国及古巴等暴政国家人权状态的批评都被化解无形;继而又让联合国花费九牛二虎之力重新组织的人权理事会无法达到改组的预期目标。

    中国与台湾通过经济贿赂竟相争取非洲与拉丁美洲的支持,早已成为国际外交舞台的一大景观。按照中国的说法,现在非洲只有七个国家未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而在“中非友好”这大势所趋下,中国对金钱的魔力从不怀疑:只要再多烧几把金钱,可望与这些国家建立外交关系,这样一来,立刻又成功地限制了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

    而非洲国家对于中国,除了对其经济上的慷慨感谢之外,同样也有政治上的需要。中国政府很自豪地宣布,“中国与西方国家不同,中国公司在非洲国家的投资从来不与那里的人权等政治问题扯在一起。”肯尼亚政府发言人说,肯尼亚愿意同中国发展紧密的经济合作,因为跟中国做生意很容易,中国不会把他们的经济活动或援助跟政治挂钩。这位发言人说,“你从来不会听中国人说,你们政府如果不加大反腐败的力度,我们就不让项目完工”。这次峰会上,中国与非洲国家的政府再次强调“互相尊重对方的价值观”(即专制暴政及其理论基础)。

    中国不加任何条件地援助非洲政策,以及中国向一些非洲国家如津巴布韦政府提供电子监视和互联网审查技术等恶劣行为,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猛烈批评。世界银行行长沃尔福威茨上个月指责中国无视非洲的人权和环境状况,为其提供大量援助。他警告说,中国对非洲援助的大幅增长只能加剧非洲的腐败和债务负担。西方国家的一些批评人士表示,国际间正在努力提升非洲的透明度和人权,中国的作法损害了这种努力。

    孔子云:君子相交以类。物以类聚,只要看看中国政府选择什么样的政府做“朋友”,双方结成非正义同盟的基础是什么,就可以明白中国当局是个什么样的政府。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6年11月9日,总165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