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为何要改组?

    by  • December 3, 2006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最近,联合国正在着手创建新的“人权理事会”,以取代过去数年以自己所作所为让联合国深为蒙羞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人权委员会堕落成暴政国家践踏人权的俱乐部

    近几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所作所为已经让世界许多著名的人权组织愤怒不已,指责声音四起。在巨大的道德压力下,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不能再保持沉默,先是于2004年指派一个高层小组调查,这个小组于2004年12月发布一个报告,指出人权委员会的各种失误损害了联合国整体的名誉,导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合法性存在问题。

    这个由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指派的小组认为,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多年来指责,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了本身就有侵犯人权行为的国家。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53个成员国里,包括古巴,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苏丹,和津巴布韦这些本身人权记录受到批评的国家。

    在这种情势下,2005年4月7日,安南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总部提出一项要求改组人权委员会的提议。 安南在该提议中指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不能胜任自己应尽的义务,破坏了整个联合国的形象,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废除这个病入膏肓的机构,重新建立新的人权机构,恢复世人对联合国的信任。

    继安南这项提议之后,去年9月联合国高峰会期间,世界各国领导人同意目前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应该由一个更可信的机构所取代。但提议归提议,由于有中国这只践踏本国人权的暴政国家“领头羊”存在,设立人权理事会取代人权委员会的设想遇到了强大阻力。

    人权委员会是如何发生蜕变的?

    这里应该追溯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是如何失去世人的信任的。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成立于60年前,是联合国监督全世界人权状况的机构。该委员会初建时只有18个成员国,1979年扩大为43个。从1992年第48届会议起,成员增至53个,其中亚洲12个、东欧5个、西欧和其他国家10个、非洲15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11个。

    应该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在促进世界人权改善方面起了积极作用。但自从1992年改选以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53个成员国中,不少国家存在严重践踏人权的问题,真正倡导人权观的国家在这里反而成为受孤立的少数。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堕落成如今这种状态,与中国政府在联合国内日渐变得长袖善舞有关。该委员会实行会员国轮换制,这一制度为人权纪录恶劣的国家提供了制度上的缝隙。近年来,一些人权记录恶劣的国家古巴,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苏丹,和津巴布韦这些本身人权记录受到批评的国家,都赢得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席位。中国与这些国家结成了反人权批评的战略同盟,最后成功地保护了众多践踏人权的暴政国家不再受到任何批评与谴责。

    人权委员会使“人权”二字蒙羞的纪录

    这些暴政国家获得的每一项胜利都使“人权”二字深深蒙羞。

    暴政国家获得的第一个胜利,是法国支持中国纠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许多人权纪录恶劣的国家,利用2001年5月3日该委员会成员国改选之机,将美国排挤出人权委员会。对于这一“战果”,中国新华社代表中共政府欢呼说:“此间舆论认为,美国此次落选表明,许多经社理事会成员国对美国在国际上将自己的人权标准强加于人的做法不满。”

    美国受挫之后,中国政府与古巴等国又成功地联合作战,多次阻止了对中国等国人权状态的批评。美国谴责中国人权的议案好几次未被通过,苏丹、津巴布韦等国家出现了相当严重的践踏人权的问题,但该委员会却成功地阻止了对这些国家的批评。最为滑稽的是,2003年12月10日,该委员会还将当年的人权奖颁给了“六四屠夫”邓小平之子邓朴方。

    这个消息颁布,令不少中国人惊诧莫名,认为这是对“人权奖”最大的讽刺。因为邓朴方本人并未对中国的人权事业有任何贡献,他本人甚至未对其父亲制造的“六四”血腥屠杀有过任何谴责,而他建立的所谓“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只是由于他的特殊家世,中国政府才给了他一项特殊的敛钱机会――常年发行福利彩票的特权,这项特权所带来的巨额收益等同于一台不断运转的印钞机。

    种种迹象表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近年来已经堕落成了中国、古巴等践踏人权的暴政国家组成的一个俱乐部,众多国际人权组织对该委员会的合法性与作用不断提出质疑与批评,终于让安南等联合国官员认识到使联合国蒙羞――安南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联合国江河日下,乏善可陈,安南本人大概也不想在自己离任后留下这么一个在他任内严重变质的“人权委员会”,让自己蒙受耻辱。

    改组的前景到底有多光明?

    对人权委员会的改革,中国与俄罗斯等国当然很不乐意,于是提出让191个国家全部入会,此举无非是让人权委员会变成一个纯粹扯皮的官僚机构。而美国、欧洲等西方国家则谋求建立一个强有力的理事会,成员约为30个,每年开会,拥有批评违反人权者的广泛权力。他们赞同取消让中国等暴政国家钻了空子的成员轮换制度,以阻止那些恶名昭著的践踏人权的国家进入新的人权理事会。

    目前,就成立新的人权理事会事宜,有关国家正在激烈地谈判,关键问题涉及到新人权理事会的规模、挑选成员国的办法,以及申斥违反人权者的程序等等。鉴于中国现在与世界主要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不太可能将中国排斥在这个新的理事会之外,但让中国在人权理事会中少几个可耻的盟友也可算是改组的成功。无论如何,已经完全堕落成暴政国家玩弄人权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早已经用自己的所作所为证明,只要它继续存在下去,中国、古巴、北韩、苏丹等国人民就会处于完全无助的绝望状态。

    (写于2006年1月下旬)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