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救救年轻一代――从陈静在香港贿买考题案看中国的社会环境

    by  • December 21, 2006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2006年12月14日,由湖北到香港城市大学就读的研究生陈静因向该校一名副教授行贿1万港币,要求该副教授向其提供数学考题及答案,被该教授向廉署检举,香港法院判其入狱6个月,并没收1万元贿款。

    这一案例引起笔者兴趣的是这位女生的行为方式之由来。

    陈静辩护时所持主要理由是她不熟悉香港的反贪污贿赂法。这句辩词背后的潜台词很丰富。其中之一就是学生认为向教师送“礼”交换答案与考分并不违法,只是因为她不知道香港法律禁止这一点。

    陈静在撒谎吗?不,陈静没撒谎,因为她生活了20多年的中国大陆,从她开始记事起,就是贪污贿赂公行,权钱交易泛滥。如果说有人因腐败罪行被惩,那也只是那人倒霉,或者是被人咬出来了,或者是因为靠山倒了,或者正好因为赶上了反某类腐败的“运动”开展。在这种社会环境中,腐败的潜规则早已潜移默化地成入中国人的行为准则。

    从陈静的年龄看,在其到香港入读研究生课程之前,主要生活经历应该是在学校。那么她成长时期的中国教育系统,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应该说,中国的教育系统早已不是什么净土。据我所知,自学生进入学校开始,家长职位的含金量就已经被校方与教师们掌握得清清楚楚,如何利用家长们的职位为学校与教师个人服务,早已经被视为天经地义之事。学生在学校的“地位”高低多少取决于此。而其他一些在中国早已算不上腐败,但却对孩子心灵产生严重侵蚀作用的行为更是公然大行其道,比如一些教师常常利用各种巧妙的借口“启发”学生向其送礼,向学校捐款,购买各种本应由学校免费提供的服务,等等。而大学招生的腐败,以及学生利用钱色向教师买分、买考题的事情更是经常见诸报端。我相信,这类腐败行为虽然泛滥成灾,但受到惩罚的却极少。久而久之,浸染于其中的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很难以腐败为罪。

    至于陈静到了香港,为什么根本不去了解情况,就贸然向教授行贿呢?

    这一点,还是要归咎于中国的教育与媒体宣传。中国的政治教科书,至今谈起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还是将这些国家讲成问题丛生的国家。比如美国,就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贫富差距很大,民主政治就是腐败的金钱政治等等。而号称“人民的教科书”的媒体(胡乔木语),每天对世界各国(主要是对美国)的报道,仍然坚持以负面新闻为主。这种报道方针,一是不如此不足以突显中国的繁荣与进步,二是表明人人都是癞痢头,我们中国这点腐败与问题算不了什么。比如,中国的电视剧上就经常会出现这类台词,讲到某人移民到美国,就会有“用大量金钱买通了移民局官员”这类台词,仿佛世界各国的政府官员也与中国官员一样,手中大权在握,可以任意索贿。

    在中国的媒体报道当中,台湾的腐败堕落是不用说了,香港也好不了多少。我就记得广东省检察系统曾以该系统的名义,就“到底是港商腐蚀了中国政府官员,还是中国的社会环境迫使港商腐败”这一问题撰文,该文洋洋洒洒论说了一万余字,得出的结论是:是港商腐蚀了中国的官员。而中国官员在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由于没有经验,曾很容易被港商的廉价贿赂,如彩电、冰箱、一块劳力士金表,为数不多的港币,邀请到香港旅游等“拉下水”。但这文章没谈到:第一,这些香港商人为什么在香港不会如此公然行贿,而到了大陆就人人偏好使用贿赂?第二,这些香港商人为什么在香港不敢以对待大陆工人的方式对待香港工人?

    既然腐败是所有社会都存在的现象,既然他国政府均与中国政府一样腐败,那么“有钱能使鬼推磨”就是通行天下的潜规则,陈静就是基于如此认识,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地将贿买考题与答案的钱寄往教师邮箱。

    谴责陈静是容易的,反正她已经身陷囹圄。但为了救救中国的孩子们,我认为还应该检讨孩子们成长于其中的社会环境。尤其是中国的媒体应该考虑,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为受众介绍一些外国的真实情况,至少要让中国年轻一代知道中国的贪污腐败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极为严重与不正常的。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6年12月21日,总171 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