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援助他国与本国人民的经济权利之间

    by  • March 8, 2007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写这篇评论,缘于近日一次电台CALLING节目。

    3月3日在自由亚洲的民主沙龙做嘉宾时,一位听众在电话里谈到他读到一些国内书籍没记载的历史:毛泽东为了满足其当国际共运领袖的欲望,花费大量金钱造原子弹,援助越南等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导致国内3800多万人饿死。这位听众表达了他的惊讶:过去从不知道中国还有这样一段历史。毛主席怎么能不管本国人民死活,一意孤行?

    于是我问这位听众,他知不知道以下事实:中国目前有一亿多人每天依赖不足一美元的钱生活,而中国却支持柬埔寨政府花4900万美元修建了一座政府办公大楼;中国大多数中等城市(包括一部分省会城市)都没有现代化体育场馆,而中国从1980年到现在,援助修建的体育场馆遍及数十个国家。据中国政府骄傲地宣布,这些体育设施全部是可以举办大型国际比赛的高水平、符合奥林匹克高标准要求的场馆;中国本国尚有5000多万失学儿童得不到帮助,但却为埃及援建了一个最现代的远程教育项目。中国政府这样的行为与毛泽东所作所为在本质上相同,我问这位听众对此有什么想法?

    这位听众嗫嚅了一阵,最后回答说,他也知道目前中国政府在援外,但只要不饿死本国人民,这种援助应该说是可以接受的。

    我不知道这位听众是真心这样认为,还是出于惧怕而这样说。但我想在援助他国与本国人民的经济权利之间,一个国家的当家人――政府,应该有自己的原则,这个原则用现代语言表述,就是政府必须为供养它的纳税人负责,只有在有余力时再帮助其它国家;用中国古语来说,就是家有七件事,先从紧处来。

    中国现在国内要紧的事件还真不止几件。往大里说,中国的环境生态已经接近于崩溃――前年一个长江万里行专家小组考察过长江之后,预言长江水系在十年内将崩溃,而沙漠化、各类环境污染更是频发不绝。环境生态关乎每一个中国人,除了那些可以全家移民外国的上层精英之外,生态灾难无人能免。如何挽救生态,应当是国之紧要大事吧?那掠夺生态而积聚的国家财富总应该往这上面贴了吧?

    往中里说,教育投资总应该是国之大事,虽然不是与每一个人相关,但至少与每一个有学龄子女的家庭有关吧?但这些年来,国家在教育领域的投入始终未超过GDP总量的4%,而据政府十多年前的承诺,早就应该达到这一比例了。但中国这些年来教育费用直线上涨,政府投入不见增加,而国民负担却年年加重,大学年均学费早就超过人均GDP的100%了(美国则只有10%左右)。据说,国内一些省份还将中小学教育“改革”成民办,当地居民交不起昂贵学费的,子女也就只好失学。

    再往小里说,中国是个体育金牌大国,但却是个体育弱国,人均体育设施率非常低。如果政府有钱援建非洲几十个国家现代化高标准体育场馆,何不将这笔钱花在咱们中国人自己身上?如果将标准降低一点,中国至少可以在几十个中等城市里建有群众性体育场馆了吧?

    当然还可以再列出一大串嗷嗷待哺的公共设施,比如正在苟延残喘的公共防疫系统,比如中国那一亿多贫困人口。这些关系到本国人民、本民族的生存大事,在我等民众眼中,永远比援助外国重要。

    再退一步说,如果这种援助能够为中国,而不仅仅是为中国政府的面子与国际地位带来好处,或者至少能让受援国民众承情,那中国人民也算是有点想头了。问题是,这种有政治交换条件的援助,受援国从来就不领情。比如中国曾倾力支持越南,仅仅在1975年,中国就曾把国家财政支出的6.9%用于对外援助,向越南一国提供的援助共计达200亿美元之钜,但与越南最后还是刀兵相见。而今天援助非洲,非洲人民并不领情,不仅受到非洲人权组织的责难,非洲各国的精英层也很不满意,认为中国在推行新殖民主义。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在争取它国君主尊为老大与本国人民的拥戴之间,孰轻孰重,只要统治者还有点政治良知,不难做出判断。一个视人民如草芥、一味依赖政治暴力与高压来维持“稳定”的政府,是无法领导一个国家“崛起”的。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7年3月8日,总182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