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蒙在“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上的污垢――评法国政府给中共意识形态管家龙新民授奖

    by  • May 3, 200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2007年4月25日,法国驻北京大使向中国前新闻出版署署长龙新民颁授法国政府的最高荣誉骑士团勋章”法国荣誉军团勋章”(Légion d’honneur),此举引起法国不少媒体批评,一家电视台更认为这是“大错误”。

    法国政府此举比2003年12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授予邓朴方年度人权奖更为恶劣。因为邓朴方是中国残联负责人,他所从事的工作本身是促进人权改善,而国际社会批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颁发此奖,主要是因为这一奖项具有承认中国当局改善人权状态的象征意义以及邓的政治背景。而法国号称以人权为立国原则,其政府颁发勋章给龙新民,等于承认龙新民在其任职期内所作所为,符合法国政府心目中的人权原则。此举实在偏离国际社会“政治正确”的道路太远,因为龙新民之所以能够得到法国政府的承认,完全是因其本人的政治角色,而龙的政治角色是公开的,即充当中共的思想警察头子与意识形态管家。

    翻开龙的任职经历就会发现,在其2005年12月出任新闻出版总署署长兼国家版权局长之前,龙一直在新闻行业从事行政主管兼党务工作,如北京电视台副台长兼新闻部主任、台长,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外宣办主任,市新闻出版局党组书记等。自龙履任新闻署署长一职之后,中共控制舆论更加严厉,霹雳手段不断,比如2006年7月份出台《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比如余波尚存的2007年禁书风波(章诒和等八位作者的书)。因此只能认为,法国政府颁发此奖是认为龙新民控制新闻舆论卓有成效,仅仅只在中共党内获得认可远远不足以酬谢其劳,还得有中国政府的”国际友好“出面背书方可彰显其绩。

    可以这样认为,这枚奖章蕴含的政治意涵至少有几重:第一,此奖意味着法国政府认可中国政府控制媒体具有政治正当性,符合法国政府心目中的人类社会普适价值。法国政府显然忘记了法国的文化骄傲是18世纪的思想启蒙运动,而该运动产生的社会背景就是要解除人类的思想桎梏。比如启蒙先驱伏尔泰的就是因其作品触犯权势者而入狱并被流放,因而痛感思想不自由与言论不自由之苦,最终走上了反宗教迫害与反封建权贵之路。距法国启蒙运动二百几十年之遥的今日中国,当局以其严厉钳制舆论与控制思想闻名于世,其官员反而得到法国政府表彰,只能说法国政府已经数典忘祖。

    第二,中国政府会因这枚勋章而感到“吾道不孤”,坚持专制极权不仅仅出自于本党的利益需要,还有国际社会的支持,尤其是支持者竟来自二百余年以前思想启蒙运动的故乡。中国政府会将利用这枚”勋章”晓谕国人,既让中国人明白中国政府的政治进步已经得到地位重要的国际友好之承认,更让中国人明白争取言论自由的努力将在国际社会受到孤立,因而会挫伤中国人争取言论自由与政治进步的信心。

    必须指出,近20多年来中国人权之所以有缓慢的进步,确实得益于以美国为首的国家与众多国际人权组织持之不懈的努力。而法国政府近年来出于利益考虑,在促进中国人权事业方面无所作为也就罢了,而这次居然为活动于钳制舆论第一线的中共官僚龙新民送上一枚“法国荣誉军团勋章”,只能说利益需要已经蒙蔽了法国当政者的政治良知。

    笔者在此提醒法国政府,切不要忘记法国大文豪罗曼·罗兰的教训。当年苏联实行“铁幕”政策,国际社会不知道苏联境内的真实状况,当全世界的左派们努力为社会主义的胜利与共产主义运动欢呼鼓吹之日,正是苏联一些作家冒着生命危险往外送出揭露苏联真相的作品之时。而罗曼·罗兰曾在此期间作为斯大林贵宾访问苏联,了解到一些苏联真相,但他为了维护自己左倾信念的正确性,硬是一声不吭,尽管在日记里记下了真实印像,却在其去世时留下遗嘱,要求五十年以后才公布。当其日记公诸于世时,社会主义世界已经土崩瓦解,享有“法国社会良心”之称的罗曼·罗兰因此光环大减。

    法国政府的声誉自然比不上罗曼·罗兰,但它所代表的国家毕竟为人类留下了启蒙运动。作为一位希望中国走上民主化道路的中国学者,我诚挚地呼吁法国政府不要让这类错误使法国蒙羞。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7年5月3日,总190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