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为什么力挺缅甸军政府?

    by  • October 3, 2007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缅甸动荡的局势与中国当局对缅甸军政府的暗中支持,使中国政府此刻备受指责,连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南非大主教图图(Desmond Tutu)这类平时甚少过问国际政治的宗教界领袖都出面呼吁中国应该出面反对缅甸军事独裁者,否则他将加入抵制明年北京奥运的行列。只有受蒙蔽的部分中国网友还在不断表现“无知者无畏”的勇气,继续为中国政府所作所为大唱赞歌。

    中国政府支持缅甸的动机,西方虽有舆论指出这是北京为了经济利益,但也有观察者指出这是北京出自本身对民主的恐惧。中国则有专家出面为政府作了看似有理的辩护,称由于中国政府奉行不干涉它国内政的原则,更兼对缅甸的影响力没有外界认为的那么大,所以对缅甸局势保持沉默是正确的选择。

    其实,只要不刻意装糊涂,观察者应当清楚,中国当局对缅甸的支持,完全是出于自身政治利益的考量:

    第一,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一方面,从政治体制上看,中国与缅甸属于迷恋暴力的专制同类,区别在于中国的专制政府目前还是文官当家,而缅甸则早在1962年尼温将军发动政变后就进入了凭枪杆子说话的军政时期――军政时期中国历史上曾多次出现,北洋军阀时期与共产党执政初期都是军政时期,只是共产党执政初期的军政府时期那杀人如麻的镇反、土改均被中共宣传成正义行动而已。而现实中国其实离军政府上台并无多远距离,每年那数万起群体性事件,不都是凭枪杆子镇压下去的吗?哪一次事件不死几个人甚至几十个人?两相对比,缅甸军政府刻下的镇压在中共心目中实在算不上什么暴行,只是为了“维持稳定”所必需要付出的代价而已。另一方面,中国执政集团与缅甸执政集团都属于高度腐败类型,只不过中国的执政者相对富有统治经验,高干家庭的生活均列入“国家机密”,不会象缅甸那样,连军政府领袖丹瑞之女携5,000万美元嫁妆出嫁那样的视频都被泄露出去,给鼎沸的民怨再浇上一桶油。

    第二,唇亡齿寒,中国当局绝对不愿意看到专制防火带再崩塌一角。从毛泽东时代开始,中国就一直试图通过“输出革命”在其周边构筑一条专制防火带,以对抗西方的政治渗透与“和平演变”。这些周边国家因中共输出革命而付出的惨重代价,至今在中国还属于“国家机密”,是大多数中国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的。现在,经历过第三波民主化之后,这条专制防火带越来越狭窄,仅剩下北韩、缅甸等寥寥几个国家。为免唇亡齿寒之虞,力挺缅甸军政府已经成了中国政府维持自身寿命所必需。

    第三,缅甸还符合中国地缘政治上的利益。近年来,中国一直都在通过东盟等区域性组织和双边关系在东南亚展开魅力攻势,在所有的东南亚国家中,中国在缅甸身上花的钱最多:从现任军政权1988年执政以来,中国不仅向缅甸提供了据说价值超过二十亿美元的军事装备,另外还提供了几十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包括基础设施和培训方面的支持。

    因为上述三重原因,早在今年1月,中国在联合国大会上行使了否决权,与对美国推行“颜色革命”保持高度警惕的俄罗斯、南非等联合反对制裁缅甸,这一否决票大大鼓励了缅甸统治者的为所欲为。尽管国际社会称中国这次投否决票“格外令人反感”,而中国当局却坦然将缅甸的感谢当作奖章挂在胸前,大肆在国内宣传自己又当了一回“反美英雄”,又成了一回第三世界国家的救世主,如“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高举右手,对美英说‘不’,“类似‘新闻联播’的缅甸电视8点档新闻中断正常播出节目,专门感谢中国等国家对缅甸的支持”。而今天的缅甸局势,更使中国当局不仅从中看到了中国的未来政治局势,也从今天国际社会的同声谴责中看到了自己将来可能面临的孤立。

    ――其实,中国人判断中国政府的国际角色并不困难,只需想想孔子的“相交以类”,以及“观其人先观其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等中国古语,就明白一个以北韩金正日政权、缅甸军政府等为友的政权是个什么角色。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7年10月4日,总212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