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统计数据的重重迷雾

    by  • December 20, 2007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国际人权组织“住房权利和驱离中心”把2007年“迫害住房权奖”授予中国政府,指责北京为了筹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迄今已经强行迁移了大约125万户居民,平均每个月有约13,000人的住房被强制拆除――2005年,这个人权组织曾将首届迫害住房权奖授予中国政府,并指出,近十年来,中国有370万城市居民因政府强制拆迁而失去了住房。

    对北京强制拆迁侵犯人权提出批评的组织虽然很多,但对失去住房的拆迁户做出统计估算的却只有这个组织。尽管北京经常传出拆迁户以死相抗的消息,但中国当局一直否认北京居民遭到强迫拆迁和种种不人道待遇,并指责该人权组织所说的迄今为止北京有125万户被强迫拆迁的数据是夸大了――有趣的是,北京虽然指责该组织公布的数字夸大,但却也未向外公布它们认为真实的数据。

    其实,北京当局与其为统计数字的“准确性”去责备别的机构,还不如反躬自省。正是中国当局将各种影响中国政府形象的统计数据视为“国家机密”,才导致上述情况发生。

    为了让统计数据保持模糊性,中国当局在这方面设置了种种障碍,再加上“中国特色”的政情,研究者查询中国统计数据常常面临各种困难:

    一、有意不公布具体数据。以拆迁为例,近十年来,中国各地因拆迁而导致的反抗不断发生。国家信访局承认,土地征收征用、城市建设拆迁、环境保护、企业重组改制和破产、涉法涉诉等五大问题成为现阶段信访的重点。[1]但要想找到有关城市拆迁总数的公开统计数据却非常困难。2007年1月23日建设部部长汪光焘在“全国建设工作会议上的报告”中声称:“城镇房屋拆迁规模得到有效控制。前三季度拆迁面积同比下降17.6%”,[2]但他并未提到作为比较基数的拆迁面积的具体数据。如此一来,要想研究拆迁对中国民众的人权造成的伤害,首先就遇到一个如何将受伤害程度量化的难题。

    二、政府部门之间的数据出入很大。以教育部门乱收费为例,不同的政府部门对此的统计相差甚大。2004年1月6日,教育部部长周济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2003年中国共查处教育违规收费8.53亿元,清理违规收费6.39亿元。[3]但就在20天前的2003年12月1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2003年全国治理教育乱收费,专项检查共查出12,600多件教育乱收费案件,违规收费金额达21.4亿元[4]。两个部门均为“政府权威部门”,调查的项目同为“2003年教育违规收费”,两则消息发布时间相差仅二十几天,但教育部的乱收费竟然比国家发改委的统计少了12.87亿元。

    三、地方政府瞒报、漏报。这方面最典型的例证是GDP增长数据。中国国家计委一位官员曾说过:“从各地和中央往年的统计来看,地方确定的平均增长率往往要比中央高出两个百分点左右。就是说中央如果定7%,地方可能会定到9%左右。所以如果中央要定8%,地方就会定10%。”[5]这位政府官员还指出,不管地方政府上报的GDP增长率是多少,国家统计局最后会假定其中属于夸大的部分平均为两个百分点。

    最令人称奇的是,外国机构发布有关中国的统计数据,只要中国当局认为不利于中国,都遇到中国当局的抗议,有的被迫修改或删除。为时不远的公案有两桩:2006年5月4日,著名国际会计公司安永公司(Ernst & Young)发布年度报告,称中国银行坏帐高达9,110多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中国政府公布的坏帐数字的2倍多,总额超过了中国当时的外汇储备8,536亿美元,从而招致中国政府严重抗议。尽管此前瑞银集团(UBS)董事总经理乔纳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对中国金融系统坏帐的估算数额与之相差无几,但安永被中国政府抓住了“痛脚”――这“痛脚”就是这份报告与安永以前对中国工商银行的审计结果自相矛盾。由于此前这项业务,安永陷入了两难困境:如果坚持年度报告公布的坏帐数据为真,那么它为中国工商银行等几家银行所做的审计就不真实,其职业信誉将面临极大损失;如果坚持此前审计报告的真实可靠,那么这个坏帐报告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两害相权取其轻,安永只能选择它自己认为损失最小的一项,被迫收回该报告。[6]另一件发生于2007年6、7月间,中国当局要求世界银行删改一份有关中国环境污染状况的报告,原因是该报告指出污染导致中国每年有75万人过早死亡。中方要求删除报告的理由是担心该报告内容会引起中国的“社会动乱”。[7]

    统计数据的不透明与混乱,既使中国当局可以屏蔽许多真相,也使中国研究在“求真”时面临许多困难――而这正好是中国当局刻意想达到的目的。


    [1] “城市拆迁等五方面问题成信访工作重点”,2007年3月28日,中国新闻网,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7/03-28/902760.shtml

    [2] 汪光焘,“把握形势,明确任务,切实做好2007年建设工作——在全国建设工作会议上的报告”,(2007年1月23日),http://www.cin.gov.cn/ldjh/jsld/200702/t20070216_102606.htm

    [3] “教育部长周济透露将在全国推行教育收费一费制”,2004年1月7日,

    http://news.china.com/zh_cn/domestic/945/20040107/11600668.html;东方网-文汇报北京2004年1月6日专电。

    [4] “全国查出教育乱收费21亿 ,10所学校被曝光”,中华网,2003年12月17日,www.china.com.cn

    [5]“GDP平均增长率:为何地方比中央高2个点?”,《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2003年2月18日。

    [6] 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安永是否记得独立的重要”,英国《金融时报》2006年5月16日;马利德,巴尼·乔普森(Barney Jopson),“安永将调查其‘中国坏帐报告’”,英国《金融时报》2006年5月16日。

    [7] “北京‘删减’世银中国污染报告,BBC,2007年7月3日,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6260000/newsid_6264300/6264358.stm

    (原载于《看》(台湾)第2期,2007年12月20日)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