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运雪灾叩问中国的应急系统与政府管理能力

    by  • February 1,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早在90年代中期,中国的春运就成了一场乘客、运输部门与政府管理部门共同的恶梦,一直在超负荷的状态下运作。但今年一场罕见的大雪不仅成了压垮春运系统的最后一根稻草,更重要的是暴露了中国应急系统与政府管理能力的严重缺陷。

    近年来中国灾祸不断,如2003年的SARS,每年频发的矿难与各种群体性抗议事件。每次灾难过后,政府也总是在宣称各种“应急预案”诞生,有关医疗事故、矿难与污染事故……等等,几乎无所不包。但不幸的是,在诸种应对预案中,中国当局给人印象最深的竟然是2006年6月颁发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可惜那部草案的重点不是采取措施应对“突发事件”,而是政府如何管理媒体,比如规定由政府统一发布有关突发事件的信息,“媒体违规擅自发布突发事件事态信息至少罚5万元”,并作相应的处罚等类。应对突发事件的机构这些年也建立了一些,但主要是加强各地的防暴警察力量。因此,遇到今年春运期间的大雪灾,政府在启动“应急系统”时,不免陷入迟缓困顿之局。

    就在雪灾消息频传,全国有将近9,000多万人陷入困境时,各地政府还在有条不紊地召开“两会”。政府在应对灾情时的反应迟钝麻木,对此网友多有讥评。

    应付一场雪灾就如此捉襟见肘,让人不得不叩问中国政府的管理能力。美国各地每年都要发生“雪灾”,但没有哪一次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居美6年多,我对美国印象最深的事情之一就是它的紧急援助系统与公民的乐于助人之风。大到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与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小至地方警察对民众的紧急求助,几乎全是高效运作。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到位,必定成为媒体猛批的目标。经历过许多紧急突发事件,我还从未见过美国媒体赞扬处理紧急事件的后台总指挥――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因为美国的政治价值理念是:政府用了纳税人的钱,对纳税人负责是题中应有之义。

    其实,一个政府的管理能力强弱,更多地从小事件而非大事件的应急能力上反应出来,警察系统的运作就是一例。去年秋天某日下午,我到一家商场去购物,发现停车场居然停了5辆警车,有的还未关警灯。当时那情景使我误以为该商场发生了重大刑事案件。但打听的结果让我吃惊:约20分钟以前,一位妈妈推着童车逛商场,一时没注意,坐在车内的小孩从货架上抓了一件东西吞吃,直到卡住喉咙才被粗心的妈妈发现。商场人员立即打电话到警局紧急求助,不到十分钟,几辆警车与救护车到场,将孩子连同母亲立即送往医院急救。商场内还有几位警察在找工作人员笔录,对商场摆放东西是否安全作现场勘察,以备确定事故责任。

    中国民众自然不敢奢望政府机构对个人施以这类紧急援助。中国政府机构平时对“小事”的麻木不仁甚至以民为寇雠已成司空见惯之事,自然不可能指望它们在大的突发事件来临之时,瞬间就变得爱民重民,有效应对。但无论如何,一个现代政府,在应对牵涉范围大、人数多的公共事件时,必须要有一套有效的应急系统。上面提到的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FEMA)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它为整个美国的应急管理设定全部操作标准和指导纲要,其职责包括开展各种应急培训,为各州及灾害发生地提供财政支持,协助联邦划分州和地方各级政府及部门的职责,明确灾害事故发生时的联系方式等等。英国 的“非军事意外事件秘书处”,日本的“全国危机管理中心”,以及韩国的“中央灾害对策部”,其职能与美国联邦应急管理局相似。

    但这些经验能否成功用之于中国,我也不敢乐观。因为一个政府的应急能力与对民众是否负责,不仅仅取决于建制是否健全,更重要的是取决于政府的权力来源(亦即政府对谁负责)。中国目前的政治权力由中国共产党自我授受,政治领袖无须对任何错误负政治责任,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成立了级别列于各部之首的全国危机处理中心,恐怕也不能有效应付各种危机。这一点,已被中国的反贪机构形同叠床架屋、但腐败现象却日益严重这一事实无情地加以证明。

    (原载《华夏电子报》2008年2月1日,第229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