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极权理念与“中国特色”市场经济结合的怪胎

    by  • March 5,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南街村现象分析之一

    一篇“南街真相”的报道有如打在蛇的七寸之上的棍子,在中国存活近20年、耗资巨大的“红色政治+小农理想”的南街村模式终于倒塌。无论“左字号”还是“新左字号”的网络帖子如何群情激愤,只要没有银行再为其免费输血,南街村模式已经回天乏力。

    南街村神话的破产,其实并非南都的报道从理论上破解了荒诞的红色神话,这篇报道只是再次充当了“皇帝的新衣”里那位小孩罢了。类似的质疑虽然一直未断,尤其是前年南街领导层通过“自然人股东”对“集体股东”的置换开始化公为私以来,南街政治上的正确性已经受到质疑,这篇报道循着这些质疑纵深掘进,还原了一个真实的南街;当然它也不是缘于内部人集体反叛。在市场经济大潮席卷中国之时,南街人很幸运地继续吃着油水足足的大锅饭,大部分中国农民的痛苦与他们无缘。可以断言,只要还有银行愿意不惜代价地输血,绝大多数南街人是很乐意继续与其领导者一道将谎言维持到底的。

    可以说,南街村模式的破产主要缘于两个原因,一是没有银行再为其输血。当年大寨红旗之所以不倒,关键在于政府不断为其输血。现在银行都已商业化,无法继续为它们承担巨额坏帐;二是红色村长们发生了所有贪官都有的财色故事,这一事实击垮了王宏斌们多年苦心营造的清廉形象,让世人看到红色神话辉煌外表下的许多不堪。

    我更感兴趣的是南街村神话为何能够存在,以及今后是否还会有类似的政治波普上演。

    南街村的存在,首先与当局的默许与支持分不开。现任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中共第一代领袖毛泽东,二者之间的血缘关系使当局清醒地意识到:维持一个亦真亦幻的毛泽东形象于政治稳定有利。更何况,王宏斌并非背离中共的路线方针另干一套,他那所谓“外圆内方”之说,即“外圆就是与市场经济接轨,所谓内方就是以本村民意接轨”,其实就是他对当前内政外交政策的一种创造性摹仿与发挥。中国政府如今采用的正是外与国际社会接轨,接轨的方式也是兵不厌诈;内与“民意”接轨,而所谓的“民意”,在中国政府那里是解释成“民众素质太低,还未准备好实行民主”,与王认为“南街村农民身上,大部分人还保持着那种传统的保守的甚至封建的思想观念和作风”相类似,所以他必须当仁不让地做“小毛泽东”。而允许这样一个对党亦步亦趋的“小毛泽东”及红色堡垒的存在并不妨碍党的伟大事业――当局非常清楚,真正的敌人是三权分立的西方民主政治。

    人们或许会奇怪,南街村的村官行事方式怎么会与其他贪官如此相似?财色兼取的同时,也有大量类似于“廉政语录”的“为人民服务说教”彰示着他们那典型的双重人格?不过在我看来,南街村官这个“特殊群体”与其他贪官都是专制极权这根藤上结出的一对姐妹瓜。藉“改革”之名而腐败的贪官之所以能大肆掠夺公共财,主要是缘于他们掌握着资源分配大权又不需要接受监督,这一点正好与南街村村官核心群体们在村里拥有主宰权力且无需受任何监督相同。

    王宏斌借毛泽东政治理念做外部包装,利用处于政治权力干预下的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提供的便利,成功地开创了一条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中国特色”市场营销的道路。今天的中国沉渣竟相浮起,今后肯定还会有人摹仿王宏斌这一做法。更何况社会逐渐多元化,有人追求自由,但也有人嗜好生活于“动物农庄”,应该尊重人们自由选择的权利。我不反对任何人选择“南街村模式”,只是有两个前提,第一是要诚实地自力更生,不要以政治谎言骗取社会支持,如南街村那样依靠“外援”即银行持续不断的输血来维持村民们的幸福生活,这种生活其实很不道德;第二是政府不要借助政治权力与舆论优势将这种用谎话堆砌的模式强行推广。在保证这两个前提的情况下,多几个“南街”也无妨,凡嗜好“动物农庄”的人,大可以象当年投奔延安一样,投奔“南街”红色根据地。

    (原载《华夏电子报》  2008年3月5日,第 233 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