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汉人为何支持政府对西藏的政策?

    by  • April 10,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3月10日以来,吸引全世界眼球的大事件莫过于中国当局对西藏骚乱的镇压。国际人权组织与媒体对中国一片谴责声,一些西方国家政要也正在加入谴责行列。

    与西方社会迥然不同是的,中国国内只飘出了几缕反对镇压西藏反抗活动的声音,公开的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中共当局镇压西藏。德国之声汇编了国内外华人写给他们的留言,言辞激愤,杀气弥漫。一封署名harlemyin的来信干脆说中国政府封锁新闻就是为了保护藏人,否则汉人知道藏人打砸抢的真相,将“是汉人和藏人全面的对抗,藏民那点人,够死几次?十几亿汉民面前他们不过就是蚂蚁,随便怎么踩。”

    为什么中国人在日渐觉醒到本国人权有严重问题的时候,对政府镇压本国少数民族的暴行却持如此态度?择要言之,影响大陆汉人对西藏态度,有以下几个源远流长的因素:

    一、“统一”是中共统治合法性基础之一

    中共1949年建政以后,将“阶级斗争”做为自己政治合法性的基础;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合法性就建立在发展经济与维护祖国统一上来,并将这一说教通过学校教育、媒体宣传等方式化成社会成员的一种自觉思维。每年一度的春节文艺晚会,都会有身穿各种少数民族服装的演员载歌载舞,歌唱各民族如何紧密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以台湾为代表的“海外游子”如何盼望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 “我的中国心”,“龙的传人”等歌曲通过春晚传遍世界华人社会。总之,在中国民众心目中。“统一”几乎具有不可置疑的政治正确性。

    二、主权高于人权

    主权高于人权,还是人权高于主权?这是90年代以来国际社会争论不休的话题。“人权高于主权”是当年北约出兵科索沃地区的理由,也是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理由。而中共出于对米洛舍维奇与萨达姆惺惺相惜的同类情感,开动一切宣传机器并利用学校教育,反复给中国人灌输“主权高于人权”的理念,意思是一个国家的人权再糟糕也是本国内政,他国不得干涉,维护本国人的统治(西方扶植的民主势力不算在内)高于一切。

    ――理解了这一点,也就会理解多年来大陆愤青对“台独”势力一直喊打喊杀的原因何在。

    三、绝大多数汉人不了解西藏的前世今生

    这是中共长期洗脑的结果。历史教科书中告诉一代又一代青少年:西藏被中共“解放”以前实行万恶的农奴制,农奴主非常凶残地压迫农奴并随时夺去他们的生命;而西藏的喇嘛则利用宗教这一“精神鸦片”麻痹农奴的斗志,让他们不加抵抗地接受农奴主的罪恶统治。是共产党解放了百万农奴,让他们翻身得解放,是中国共产党帮助昔日的农奴建设了新西藏。几乎45岁以上的中国人都记得“革命史诗”《东方红》影片里那“百万农奴翻身把歌唱”的热烈场景。我至今还记得小学三年级时学校组织去看电影“农奴”时,不少同学流了许多眼泪。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中共对西藏的政策有所变化,加强了经济援助,文化管制也略为宽松了一些,但教科书的说法依然没变。几乎凡在党政事业机关工作的人,都知道“援藏”一说,也大都捐过钱帮助西藏扶贫。

    至于西藏人对于被“解放”的真实想法以及“解放”过程的残酷,绝大多数汉人不知道――其实,知道了也不会产生多大的同情,因为汉人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只要他本人及其家族不是受害者就很难设身处地为别人想。许多人甚至不了解汉人区那残酷的阶级斗争在西藏最后演变成了尖锐的民族矛盾与剧烈的文化冲突。谈到达赖,更是只知道他是“西藏农奴主的总代表”,成功地骗取了国际社会反华势力的支持。

    四、不了解藏传佛教在西藏人生命中的意义

    共产党奉行无神论,将所有的神都当作迷信统统扫入“历史垃圾堆”。不信奉宗教且将“经济发展”奉为宝典的汉人既不理解宗教在人生命中的意义,也无法理解对于长期生活于政教合一社会中的西藏人而言,宗教已经与他们的生命融为一体。

    其实,经过中共半个世纪以上统治的汉人也不理解文化传统于人生之意义。毛领导下的共产党采取与一切传统决裂之姿态,不仅孔子儒学没有任何存身之地,从艺术到居住、从饮食到服装,甚至连汉语形式都被彻底改造。他们从自己的心态出发推想其它民族,以为所有民族都应该与自己的落后传统告别。尤其在面对藏汉关系时,汉人的文化优越感起了作用,很多人这样想:西藏这么落后的农奴制(相当于马克思社会五阶段说中的奴隶制过渡到封建制的阶段),我们帮助你们藏人跨越了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你们还要在达赖的策划下阴谋搞分裂,是可忍孰不可忍?

    五、有移民习惯的汉民族不理解弱势民族的自卫心态

    据历史记载,从清乾隆时期开始,中国汉人居住区域已人满为患,时人记载为“穷天地之力,犹不足养”,北方各省闯关东,南方之人下南洋,西边之人移居新疆,弱小的少数民族不是在移民的压力下迁入深山自生自灭,就是逐步汉化,只留下几个人口规模大的民族至今还保留自己的传统文明。汉人没涉足西藏,是因藏区地理气候因素的限制。改革开放之后,现代科技提供的生存手段使汉人移居西藏有了可能,同时也将共产党治下汉人的种种恶习带上那块土地,比如黄色性产业以及其它的糜烂之习,将拉萨这座藏人心目中的“圣城”变成了与其它汉人城市同样不堪的恶俗之地,西方一些偏好西藏文化的学者对这点深恶痛绝,更不用说重视传统的西藏人了。

    上述这些,使汉藏两族在沟通上存在不少障碍。这种混合着种种因素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很容易被中国政府利用。理解了上述几点,对中国汉人一边倒地支持本国政府的西藏政策也就不会惊讶了。

    (原载《看》双周刊,第9期,2008年4月10日)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