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饮鸩止渴的中国产业结构转型 ――从PX(二甲苯)项目在中国遍地开花谈起

    by  • May 23, 200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随着成都市民5月4日以“散步”形式抗议PX项目落户彭州,“PX”这一用于生产塑料、聚酯纤维和薄膜,产生高污染的化学产品名称再次在中国的网路上流传――去年是一个由台商翔鹭化纤、翔鹭投资的PX项目在厦门遭到当地市民数度抗议,目前能否落户厦门尚在未定之间。而有“中国第一周报”之称的《南方周末》对这次事件溯源的一篇报道“PX化工:成都危险拐点”则胎死腹中。

    PX生产基地为何在中国遍地开花?

    如果说在离成都30公里左右的彭城建立PX化工生产基地是成都的危险拐点,那么中国经济结构的“危险拐点”早已出现。早在好几年前,中国调整产业结构时,那种以发展资源型企业为导向的产业政策就已将岌岌可危的生态环境加速推往深渊。

    目前,中国已经建好与正在扩建的PX生产基地已有10余处:浙江镇海炼化公司,PX年产能65万吨;齐鲁石化公司在山东淄博所建年产80万吨的PX项目;此外还有辽阳石化新建45万吨/年的PX项目(现有PX产能约为22.5万吨/年)。规模最庞大的应是青岛凯联集团公司,该公司在青岛的基地据称年产PX70万吨、纯苯20万吨、甲苯6万吨。辽宁大连、河南洛阳与福建石狮等地均建有大型PX项目。

    这种可以通过呼吸、食物摄入、皮肤吸收,对人体危害极大的化工项目,许多发达国家已经停产,为什么只有中国在不计后果地引进?原因只有一个,PX原料带来的高利润。从1997年以来,国际市场上PX就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从2003年以来,PX需求几乎以每年100万吨的速度增长,为了满足这种需求,中国各PX生产基地也在同步扩大产能,以牟取巨额利润。

    他国拒斥的污染项目为何被中国政府笑纳?

    如果仅仅只看法律条文,中国有一部《环境评估法》。各级政府还设有环保局,专门负责企业投产前的环境评估与监测企业排污情况。这些PX项目对环境造成不可避免的巨大伤害,按照法律,根本没可能通过环境评估。

    但各地方政府自有高招,法律条文根本约束不了他们。正是在地方政府官员的庇护下,许多高污染企业(许多还是“国家级项目”)落户各地,中国的《环境评估法》完全成了摆设。

    各地政府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官员欢迎高污染项目落户本地,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些项目对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贡献”极大。几乎所有的高污染项目,都是当地的税收大户,支撑着该地GDP的半壁江山。《环境评估法》明确规定企业投产之前需要做环境评估,但这部法律并未得到执行。据政府环保部门工作人员总结,企业投产做环境评估有几种类型,第一种是投产后遭遇到压力,比如工厂所在地村民反对,引发事故,这时才请当地环保部门做一形式上的“环境评估”,这种情况叫做“先上车后买票”;第二类是新建企业一边投产一边做环境评估,这叫做“边上车边买票”;第三类是“上了车不买票”,即企业根本不做任何环境评估。中国政府也无可奈何地承认,环境评估执行率低、违法现象严重。

    想要地方政府命令污染企业停产,实在难于上青天。因为中国市、县、乡(镇)三级财政早就入不敷出,负债累累。就以今年4月初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县财政赤字资料为例,目前,全国平均每个县的赤字约1个亿,全国赤字县占全国县域的比重达四分之三。

    污染企业也是中央政府的主要税源

    大量兴建化工项目,其实也是中国政府的产业政策。只要翻看近三年“中国企业纳税500强”,就会发现石油化工企业、烟草企业均是纳税大户的主要成员。而这些石油化工企业就是中国政府这些年来刻意扶植的“资源型企业”,以中央部属重化工企业为主,目的在于涵养税源。这一特点正好彰显了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软肋”:能源消耗巨大,以中国未来的生存基础换取今天的“繁荣”。这种发展模式的“好处”是企业无需考虑技术创新与展拓市场,政府可以获得大量税收。但对中国的环境与民众来说却是灾难性的,无异于饮鸩止渴。

    可以说,资源型企业是中国环境污染的主角。在中国近年来的污染事件当中,几乎都能看到石化行业的身影。2005年吉林石化分公司双苯厂是“11·13”爆炸事故及松花江水污染事件的肇事者,该厂就隶属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位列第七的中国纳税500强之一。国家环保总局一项调查表明,中国国家环保局曾对7,555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的布局做过调查,发现81%布设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而这些石化建设项目,其中不少都属于国家级项目。这种布局减少了企业的排污成本,但却非常危险,一旦发生事故,对水体和环境的破坏是灾难性的。近年来中国化工生产事故不断,四川沱江、广东北江、松花江、黑龙江等水域先后发生重大化学污染事故。2006年中国十大环境污染事件当中,一半是化学物品渗漏造成的污染灾害。

    多年来,“中国制造”保持总体成本低廉优势的“秘诀”,就是透支劳工的生命福利与中国的环境生态。改变这一点,等于放弃中国的所谓“竞争优势”。对于其它发展中国家而言,与中国这样一个事实上放弃劳动保护及环境保护的国家竞争,确实相当困难。

    也只有中国这种专制政府才会毫不顾及人民的生存权利,大量引起这种高污染项目。厦门市民的反抗与成都市民的反抗,中国当局的方法是抓捕领头者,用政治高压迫使民众停止抗议。

    (原载《看》双周刊,第12期 ⁄ 2008年05月23日)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