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资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by  • June 8, 2008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陈修文报道)自1979年中國實行對外開放政策以来,至今已经二十六年了。2004年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表的《世界投资报告》显示, 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吸引外国直接投资最多的国家。

    【林丹】一直以来在中国和西方国家的一些学者中流行着这么两种观点,一是“外资可以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进而带动中国民主化的进程”;二是“外资會迫使中國按照國際的遊戲規則行事,进而减少中國的貪污腐敗”.一些欧美财团用这些美丽的说词,游说他们的政府开放对中国的投资;不要批评中国的人权状况.不少西方国家的对华政策,就是以此作为基础的。在今天《透视中国》的《经济广角》栏目中,我们就请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和我们谈一谈,从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的变化,看外资究竟给中国带来了哪些影响?

    【何清涟】我覺得這個影響應該從兩方面來評價。第一呢,就是它確實給中國帶來了積極的影響。就是給中國政府提供了巨大的稅收,是中國的一個很重要的稅基,還給中國帶來了先進的管理和技術,很多白領在那裏接觸到歐美的管理制度。

    還有一點就是給中國解決了大量的就業機會。歐美企業解決的是白領職位;港臺資本解決的是低素質勞動力的藍領職位。在外資企業做白領的工作,據説是已經達到兩百萬個。那麽就是等於有兩百萬個家庭受益,這些人實際上就是目前支撐中國高消費的一個主要群體。

    還有一點呢我覺得就是外國的這些投資者,因爲在中國有太大的利益,所以反過頭來他們在自己本國形成了一個強大的遊説團體,説服本國政府和中國搞好關係,所以為中國政府大大減輕了外交方面的壓力。

    利益VS.理念

    【何清涟】隨著這個投資的增加,外國資本越來越傾向于不再關注中國的人權、中國的專制、還有專制引起的種種問題。德國的一些中国问题專家們乾脆就建議本國政府要和中國政府搞好關係,不要批評中國政府,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美國在對待中國的態度上面歷來就有一個紅隊和藍隊之說,藍隊主題思想就是強調意識形態的差別,強調人權等等。紅隊就是主張忽視這些差別,就是和中國交往,就是看經濟利益。克林頓時期是紅隊佔上風;那麽在布什時期藍隊已經開始擡頭,但是由於伊拉克戰爭的問題,需要防恐,需要聯合中國,要得到中國的支持,所以藍隊的勢力還是沒有擡頭得太厲害。

    還有一點呢,也是我們中國人沒有想到的,就是外國人的行賄方式。外國資本的行賄方式就是移民、辦綠卡、幫這些貪官污吏的家屬提供定居海外的方便,給中國的貪官污吏提供了一種另類的政治退出機制。這種另類的退出機制對中國並不好,因爲這些貪官污吏可以完全不計算自己的貪污腐敗的後果。為什麽呢?因爲他有一個底綫,撈得差不多的時候他在海外有一個基地,可以安全的撤出來。中國不是以前講政府和民衆的關係,有一個水舟理論嘛,就是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就是你對老百姓不要盤剝得太厲害,要不然你會受到報應的。那麽中國官員們現在基本上可以不再考慮這個舟水理論,就是因爲有這種政治退出機制.所以他們可以不和中國人民共享被污染的政治生態環境,也可以不和中國人民共享被他們的貪污腐敗政治黑暗,折騰得千孔百瘡的中國社會。

    两个神话的破灭

    【何清涟】對外資進入中國,中國政府是一種期待,中國的知識界又是一種期待。應該說中國政府的期待已經差不多了,因爲它成了支撐中國經濟發展的半壁江山,對GDP的貢獻率都達到百分之四十,政府的稅收好多都靠這個。

    另外一個期待呢,就是當時有一個神話說的是外國資本進入中國將會促進中國的經濟自由化,再進而推動中國的政治民主化,從這一點來看這點期待是落空了。

    記得我跟一個朋友在美國之音上面辯論了一次,他認爲外國資本大量進入中國至少會對中國的貪污腐敗有所改善。他說,因爲國際跨國公司會迫使中國按照國際的遊戲規則做事,然後就會減少腐敗我當時就駁斥了他。我說不對,這個沒有事實根據,得不到來自世界各國的經驗支持。我說像印度也好,墨西哥也好,巴西也好,都是WTO成員國,爲什麽跨國公司到他們那裏去不能改變他們的貪污腐敗,減少它們的貪污腐敗?這是沒有國際經驗支持。

    第二個本國的經驗也不支持這個。像中國,大量的外資進入中國,不是它們改變了中國腐敗的遊戲規則,而是他們順應了中國的制度環境。他就跟我講,那個時候的外資主要是港臺資本,因爲港臺資本都是中國人,中國人天生有腐敗的傾向。我不同意。

    今年有一篇文章特有意思,講的就是外國在中國行賄的問題。它說有一個數據,就是説中國過去十年内調查了五十萬件腐敗案件,其中百分之六十都和外資企業有關係。比如法國的設計師安德魯承包了中國的國家大劇院工程,這個工程在中國國内也是倍受指責。又有他自己公司裏的人檢舉他在中國,用了很不正當的行賄手段取得這個項目和部分工程。

    在這些外資企業行賄中間,最出色的就是電訊產業。摩托羅拉做得特別成功。我記得有一本书《誰失去了新中國》(WHO LOST NEW CHINA),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個公关公司的高級主管,他談了自己在中國的一些經歷,提到摩托羅拉公司的高級主管跟他谈过该公司在中國是如何行賄打開市場的。行賄成本是多少呢?根據他們披露的數字,一般的是一個合同金縂金額的百分之十。

    是“入乡随俗”还是“同流合污”

    【何清涟】中國一直進行了很成功的宣傳,把中國宣傳成一個外國資本到那裏來淘金的天堂。但是我認爲應該這麽樣說,它是依法經營者的地獄,犯罪經營者的天堂。要想在中國賺錢,如果你要想不貪污賄賂連那個市場都進入不了。

    其實呢,外商到中國需要通過行賄,才能在中國打開市場是一個公開的秘密。這幾年也不斷的有這樣的事例曝光,沃爾瑪(WARMARK)就是因爲牽涉到了向當地官員行賄而曝光。雲南省對外經濟貿易合作廳廳長,他的妻子就代表他出面收受沃爾瑪給他的賄賂。

    今年四月八號美國的電信業巨頭朗讯宣佈解雇他的四名高級主管。指稱他的四名主管是在中國有不適當的行賄行爲。其實呢這個事情出來以後中國的報紙很多都在質疑這個事情。說朗讯這一举动等於是自己斷臂,從此以後在中國你到底是行賄還是不行賄?不行賄,你肯定沒市場。但是你行賄,你又處理你的高級主管。那麽這就讓繼任的高級主管無法做。

    像美國就有一個“反海外腐敗法”,賄賂就是違背了美國的法律。有些歐洲國家也有類似的規定,但是他們後來又發現,他們如果不行賄不展開這種“寻租”活動,他們就和別的企業站在一個並不平等的競爭起點上,有很多機會他們得不到。所以呢,最開始就是這些具有東亞文化血緣的這些國家,比如日本、南韓,他們就認同這個腐敗的規則。然後歐美資本就在一些所謂中國通的勸説曉諭下,也慢慢認識到這一條。

    有一種人是美國的跨國公司最喜歡聘請的人,就是在中國有政治背景的一些留學生,尤其是高幹子弟,是他們最喜歡雇用的高級白領。雇用了他們以後就讓他們回到中國給他們开拓市場.這些人有优势,第一,了解中國的制度環境;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是他们有廣泛的人脈關係,知道怎麽樣利用他的人脈去行賄;怎麽樣用最小的成本獲得最大的利潤。因爲這些行賄成本最後要打入他們產品的利潤,最後還是消費者承當,企業呢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他們懂得這個遊戲規則,叫作“如欲取之必先予之”。給予的是給私人,取的是從公的那一塊取回來。但是這些成本都轉到我們消費者頭上來了,所以中國的手機通話費是世界上最貴的雙向收費。久而久之,投资者都已經學會了這一套,而且他們也不認爲在良心上有多大的虧欠,因爲他覺得你們中國人自己都認同了這一套規則,那麽我們有什麽必要來改變你呢。

    我記得在芝加哥的時候,有一個中國留學生他跟我講了一个事。他說他覺得他自己受到外國人的侮辱。我问爲什麽?他說:“我去考驾驶执照,第一次考试沒考過,一個美國同學就跟我說:你們中國人不是善於行賄嗎,你們可以去收買那個考官嗎。我就覺得他在污辱我”。我对她说,也不能完全説是侮辱。因爲中國人確實給人家的印象就是善於腐敗,這一點可能通過到中國投資的外商回來跟他們的親朋好友談到這些,形成了這麽一個印象。但是這確實是事實。所以呢,我們與其說別人侮辱我們,還不如我們自己來改善我們自己的形象,從我們自己做起,我們不做這些壞事。

    現在外商普遍的認同了中國的遊戲規則。而且他們的行賄手法已經比當年的港臺資本高明得多。港臺資本因爲只能提供錢啦,還有香港臺灣旅游啦,送紅包,就是這些手法。但是现在外商行賄的手法是提供綠卡,幫助這些貪官污吏的子女家屬移民外國,而且他們行賄的級別更高,很多都是中央部長一級的大官。

    中國現在是一個黨國一體的社會,所有的現代化科技手段都被共產黨用來強化它的統治。就像大家原來以爲中國加入WTO以後,國際大的跨国集團會迫使中國政府按照國際慣例辦,然後就改變中國的政治體制、政府行爲方式。但是現在大家已經明白了,不是國際的商業集團改變中國政府的行爲,而是他們到中國去要賺錢,就必須順應中國這種腐敗的制度環境,就是學會怎麽樣賄賂官員。

    助纣为虐的金盾工程

    【何清涟】另外一個神話就是講高科技網路的應用會促使信息自由傳播,然後就促使中國新聞體制改革然後就導致政治民主化,這個神話也破滅了。中國政府開始是很恐懼,但是後來他們發現他們完全可以利用投資來控制網路,所以他們開始是建立了世界上最龐大的防火墻,現在又和國際上一些很大的公司合作,購買他們的軟件就是建立了一個龐大的中央監控系統,叫作“金盾工程”。這個系統能看、能聼、能思維。能看,就是它有攝像系統;能聼,就是聲控系統,還有在網路上跟蹤任何一個用戶。現在在網上面發言的人,爲什麽他們都能夠抓捕到?就是因为这一系統已經部分啓動。這個系統全部完成是2008年,我相信這個系統建成以後,中國將成爲世界上最龐大的警察國家。

    這個監控網路所需要的技術是靠什麽人提供呢?海外很多著名的高科技公司比如美國的CISCO,還有就是加拿大的昇陽,全世界的那些跨國大公司都參與了合作。幫他們提供技術,包括免費贈送他們病毒,還有網上過濾的技術。

    其實外國資本到中國去的時候,都說的是要幫助中國發展經濟,通過經濟市場化,來促進中國的政治民主化。网路开发商表示要到中國帮助建成一條不受政府控制的信息交流通道。但他們到中國后,都背棄了他們的諾言。其結果是他們幫助中國建设了一個龐大的網路监视系统。他們很清楚中國政府買的技術,不是去用於什麽促進中國的民主啊,發展啊,而是用來監視人民。有人質問他們:爲什麽要這樣做的時候?他們振振有詞地說:我們不做,那別的公司也會做。每個公司都在做這樣的事情,并用这种说辞為自己開脫。

    但是也有到中國去,看不慣這些事情的人。比如GordenCHANG(章家敦),他寫了一本《中國即將崩潰》;還有葛德曼,他寫了一本《WHO LOST NEW CHINA》。葛德曼的这本書,寫了一個很典型的怀抱理想主义的西方青年,到中國去投資的一些經歷。作者說他最初懷抱著要促進中國經濟市場化,然後再促進中國政治自由化这一理想目标去中國,想幫助中國人民做點事。結果他到那裏才發現,和他想象的完全相反。外國資本用他们的所作所为,幫助中國限制民主,這是少部分有良知的人的反省。但是大多數人是入鄉隨俗。所以我個人認爲“外資進入中國,将促進中國的經濟自由化,再進而促進中國的政治民主化”这一神话,基本上是破灭了。

    【林丹】美国互联网独立研究专家格里格•渥尔顿,早在2001年就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金盾工程》的研究报告。 他在《报告》批评了某些西方跨国公司的不道德的行径。这些公司用他们的技术帮助中国政府控制人民,扼杀自由。他们有意无意地充当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的帮凶。

    渥尔顿先列举了北京天安门事件之后,中共利用西方的监视技术,实施大搜捕的事实。由西门子.普力子(Siemens Plessey)公司制造,世界银行负责支付安装费用的摄影机,记录了1989年几个月里,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每一件事,成了“六四”后大搜捕的重要依据。渥尔顿先生警告说:“政府必须认识清楚,科技不是中立的,它是变色龙,会随着环境改变颜色。”

    最近,大名鼎鼎的思科公司在美国被起诉,无论审判的结果如何,它无疑是向人们敲响了警钟:对任何一个国家人民自由的危害,必然会影响到全世界人民的自由。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