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运狂奔”未竟,中国经济危机毕显

    by  • July 4, 2008 • 经济分析 • 1 Comment

    中国政府一直想将2008北京奥运办成一场展示“国家实力”的盛会,但2008年的中国却呈现出一派衰象。除了2月的大雪灾、3月的西藏事件、5月四川发生的强烈地震等各种不期而至的天灾人祸之外,2008年还将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由盛而衰的拐点。

    “奥运信念”支撑不住“奥运狂奔”

    为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政府可谓投足了资金。据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奥运经济高级顾问黄为透露:从2001年7月13日北京申奥成功之日起,到今年8月8日奥运会开幕,保守预计北京奥运平均每天将花费到2亿元人民币。合计将投入约5,200亿元人民币的巨资,比起早先2,200亿元的预算大幅上升了3,000亿元――这并不包括中国各地传递奥运火炬等的间接开支。

    在中国当局“一切为了奥运”这一口号动员下,中国的金融业、房地产业与股市等早在一、两年前就开始了“奥运狂奔”。中国当局竭力营造一个信念,中国奥运市场的商业开发“异常轻松”,“北京办奥运肯定有得赚”。基于这一“奥运信念”,人们都在赶搭“奥运经济”这趟快车,中国经济处于高度泡沫化状态,房地产市场与股市都一路飚升。尽管国际投资行业早在去年年初就开始胆战心惊地预言:中国经济泡沫有破灭的危险,然而中国国内的投资者却对“奥运信念”充满信心,乐观地认为:在奥运之前,政府一定会想方设法撑住房地产市场与股市,在“奥运”召开之前尽可放心在房市与股市大肆炒作。

    其实除了与“奥运”工程有关的巨额投入之外,“奥运”对经济的刺激非常有限。尽管所有奥运工程都及时足额的注入了国家资金,但参加修建“奥运”工程的许多民工连工资都无法按时领到。中国经济的走势早就由其资源能力与人口结构、经济结构及社会消费结构决定,一场“奥运”改变不了中国经济的走向。无论是股市、还是龙头产业房地产业,亦或曾为外向型经济支柱的出口产业,目前都已岌岌可危。酝酿了好几年的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更是让民众财富大幅缩水,底层民众维持基本生活都倍感艰难。

    但“奥运信念”根本无法支撑这场经济“奥运狂奔”。其他国家出现经济衰退是在奥运会结束之后,而中国在奥运会举办之前就已经出现下列各种经济衰退迹象。

    中国股市:国际游资觊觎的目标

    为了给“奥运”营造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国政府想方设法鼓励外资入市,终于在2005年将中国股市拉抬上去,缺乏投资机会的中国民众在“奥运信念”的鼓舞下进入股市。不幸的是,“奥运信念”并未撑住中国股市。上证综合指数虽在去年10月16日创下6124点的高位,但到今年3月13日却惨跌至3971.26点,当天股市就蒸发七千亿,广大股民损失惨重。这样一个高度投机的股市,自然成为境外游资青睐的投机场地。一度离开的境外游资再度进场,加上中国众多基金奉政府之命竭力托市,这些都使中国股市布满诡异之气。据中国商务部数据,这些“境外热钱”主要来源于香港与英属维京群岛,这恰好是中国外逃资本漂白的两大基地。这类资金在中国大都有神秘背景,进出自有管道,它们在中国股市与外汇市场上的投机炒作,除了对中国金融市场形成冲击动荡之外,并无积极作用。

    除了这些来历不明的境外资金之外,中国股市资金来源与中国“宽松的信贷环境”有直接关系。在股市上升期间,许多机构与个人贷款炒股,这些人的钱在股市蒸发,无疑会增加银行的坏帐。

    房地产进入“寒冬拐点”

    房地产业曾是中国经济的龙头产业,且不说它带动的几十个上下游产业,仅看近5、6年以来,各地土地出让金收入占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高达45-60以上,就可以知道这个行业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不过,与股市一样,中国房市处于高度泡沫化状态。不断攀升的房价使得白领、中产也望房兴叹,即使勉为其难地买了房子,许多人也沦落到了“房奴”的命运。公众对房地产开发商及房地产业充满怨恨。有人形容谈到房地产开发商对中国经济的“贡献”时,列举了五条:搞地皮,搞关系,搞资金,搞捂盘,散布虚假信息。
    房价飚升诱使国际游资大量进入,结果中国房地产市场成了投机者的天堂。国际知名房地产咨询机构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提供的数据表明,2006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投资中,来自于新加坡和其他全球基金的投资比例便高达60%,市场早就进入高风险状态。去年10月开始,北京、广州、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的房市已呈下跌之势,其中以深圳房价下跌幅度最大,在20-40%之间。如今已波及一些投机过度的二、三线城市,如南京,武汉,成都,重庆,厦门,福州,珠海,平均下跌幅度均在15%以上。国内分析人士称已经形成“滚雪球下跌”之势,房地产业的领头者们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房地产业已经进入“寒冬拐点”。

    由于中国80%左右的土地购置和房地产开发资金均来自银行贷款,其中个人按揭贷款约占银行贷款的20%,这样一来势必增加银行的烂帐。

    企业倒闭潮:富人破产,穷人失业

    推动中国经济的出口业如今进入艰难时世。在人民币升值、全球需求疲软和通胀推动的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复杂影响下,加之“中国制造”信誉去年严重受损,中国大陆出口业者面临20年来最艰难困苦的情况。最先受到影响的是玩具业,2007年8月2日,广东佛山市利达玩具有限公司出口美国的玩具被发现油漆铅含量超标,被召回96.7万件玩具产品,并被中国国家质监总局暂停出口,该公司老板香港人张树鸿于8月11日在工厂仓库上吊身亡。从此以后, “死亡阴影”笼罩着中国珠江三角洲的港资企业。

    “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是纺织服装、制鞋、玩具等三类产品,但今年以来均遇到巨大困难。5月1日,美国玩具协会、美国国家标准学会公布实施一项新的玩具测试和安全认证方案。该方案要求玩具生产商或设计商对玩具产品进行危害性分析和风险评估,对玩具生产商实施分级审核和强制认证,对玩具产品实施安全测试等。新方案还规定对玩具业实施分级审核和强制认证,检测频率为每年1-6次不等,费用要由业者自行负担。中国玩具业者保守估计,受新方案的影响,中国玩具企业出口美国的成本将增加25%。

    纺织业在国际市场尤其是欧美遭遇寒流。以中国出口第二大市场的欧盟为例,从今年1月1日开始,中欧双方对T恤衫、套头衫、裤子等8个类别纺织服装产品实施双边监控,取消配额限制。但出口时需要进行许可证制度管理,也就是说中国对8个类别产品签发出口许可证,欧盟凭中国的电子数据给进口商颁发进口许可证。此外,欧盟市场的技术壁垒、环保壁垒同样具有杀伤力。例如,欧盟新的化学品管理法――REACH法规,将产品安全信息举证责任完全转移到生产企业身上,每一种化学物质的基本检测费用约需8.5万欧元,每一种新物质的检测费用约需57万欧元,大大增加了纺织企业负担。中国纺织业的利润近年来徘徊于5%左右,这样一来更是面临极大压力。

    据预测,今年广东省可能有近12,000家企业破产,超过两百万人将失去工作。珠三角等沿海企业向来是中国各银行的贷款大户,随着沿海企业迁移和倒闭潮的加剧,银行坏帐将不断上升,数量之大可能会超出官方的预期。

    银行系统:旧帐未了添新帐

    中国银行系统的坏帐之钜举世闻名。2006年5月4日安永(Ernst & Young)公司发布年度报告称,中国金融系统拥有的坏帐可能 高达9,110亿美元,约占全世界不良贷款75%。此前瑞银集团(UBS)亦曾公布过接近的估算数额。只是瑞银不象安永有“痛脚”(业务关系)抓在中国当局手中,中国不便施压迫使其收回报告。

    中国政府曾注入2,600亿美元资金,协助银行业冲销坏帐。此外,中国当局还通过国有银行在中国A股市场及香港股市上市圈钱以减少坏帐。但到底减少了多少,对外界始终是个谜团。但可以肯定,在旧帐减少的同时,新的坏帐还在增加。泡沫化的股市与房地产业,以及倒闭企业的大量贷款都是新的坏帐来源。为了不再形成新的巨额坏帐,国务院发布政令,要求2008年贷款规模与2007年持平(约3.6万亿元人民币),但1季度新增人民币贷款仍高达1.33万亿元,这个数字相当于2008年贷款配额的36%点多。以此推算,今年的贷款规模必定超过“计划指标”。但如果银行业不停止宽松的放款行为,中国政府最后还得再度伸出援手。

    “通胀猛虎出闸”

    从2007年4月以来,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逐月攀高,到11月份,CPI(消费者指数)同比上涨 6.9%,超过国际公认的、可忍受的3.0%的轻微通货膨胀底线,也超过中国1996年以来的最高纪录6.5%。这轮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对低收入人群影响甚大。到今年4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8.5%。

    但这轮物价上涨还刚开了一个头而已。此次具有明显的物价联动特征,工业品价格已出现明显上涨趋势。现在基本可以判定,中国这轮由房地产价格飚升带来的通货膨胀,目前已经转为“成本推动型”,只要国际市场能源价格、原材料价格持续上升,中国的通货膨胀将难以控制。

    此外,中国现在已经进入环境危机高发期,据国家环保局数据,2006年以来,每两天全国就要发生一次大规模的水污染事件。以透支劳动力生命福利与环境生态的中国制造难以为继。这些因素都使得中国经济雪上加霜。

    上述四座经济“险峰”,第一强国美国遇到一座“房地产次贷危机”就愁眉不展,悲观者甚至认为因为次贷危机美国经济将走向衰落。而中国现在却同时遇到四座“险峰”,哪一座都不易翻越。目前看来,在诸种危机中,最薄弱的环节当属通货膨胀,中国央行也不得不将当前货币政策的重心放在力控物价上涨、抑制通货膨胀上。但一旦控制通贷膨胀失败,再加上被政府强力压制住的社会矛盾陆续浮出水面,中国这位“泥足巨人”将会慢慢化为一滩烂泥。

    (原载于日本Voice杂志,2008年7月4日)

    About

    One Response to “奥运狂奔”未竟,中国经济危机毕显

    1. Jim
      October 6, 2014 at 14:04

      Free knowledge like this doesn’t just help, it promote decmyraoc. Thank yo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