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涉外调查在中国所受的法律限制――略谈皮尤中心有关中国的调查数据

    by  • July 31, 2008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近日,“皮尤”(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的“全球态度调查计划”不仅引起国际传媒的关注,还被中国记者写成新闻(“美国‘皮尤中心’最新调查:中国人对国家前景最乐观”),广泛登载于中国各大报纸与网站上。其主要内容是:皮尤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中国人对与中国未来走向和经济发展持积极态度,有86%的被访者表示对国家走向感到满意,有82%的被访者对于中国经济也表示满意和认同。结论:中国人对自己国家的乐观态度位列24个被调查国家之首。

    由于这项调查与中国人的日常感受相差太远,引来国人许多质疑,有人谈到样本的偏颇。这些当然都是问题,但更严重的问题即中国的涉外调查(含海外机构或任何个人在内)受到政府法规的严格限制却未被揭穿。

    调查者本人当然知道这些法规的存在,但却必须假做不见。因为只要承认这点,这一调查的可信度及其学术价值将被严重质疑。这是我来美国以后反复多次与美国的中国学界讨论的主要话题之一。现在看来有必要在更广泛的范围内揭示这一点,虽然这会引起许多人非常不快。

    曾有一段时期,到中国做调查是美国大学从教者积累学术资本最便捷的方式,其间也发生许多故事。我曾于2004年1月写过一篇文章――“警惕包裹在学术外衣下的谎言”(http://www.danke4china.net/szpl/69.htm),分析了在中国调查受限制的事情。事后,我在《雾锁中国》一书的第一章(P82)与注解11里专门介绍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实施细则》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的组织、个人需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进行统计调查活动的,应当委托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具有涉外统计调查资格的机构进行。这方面的法规性文件主要有:2004年以前是《涉外社会调查活动管理暂行办法》(2001年3月15日发布),2004年10月13日以后,是以“国家统计局令第7号”之名公布的《涉外调查管理办法》,两部法规是继承与完备的关系,主要原则相同。此外还有《涉外社会调查项目申报须知》等等,这些均非秘密文件,国家统计局网站上可查到。

    按照上述法规规定,所有涉外调查只能由经由国家统计局民间与涉外调查管理处批准认可的机构负责,从 2000年7月28日至2008年5月,共有10批机构先后取得“涉外社会调查许可证” 。法规对调查有各种各样的严格限制,这里只提两条最主要的限制:中国政府在《统计法实施细则》与《涉外调查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两点:第一,中国境外的组织、个人需要在中国境内进行统计调查活动时,不得自行调查,应当委托中国境内具有涉外统计调查资格的机构进行。而这一“调查资格”,必须由国家统计局民间与涉外调查管理处审查批准;第二,调查所得的全部数据资料在交付境外委托方前,必须经由政府部门审核同意。

    解释至此,读者应该明白,委托中国政府指定的调查机构从事调查,以及政府对调查结果审核这两条规定,等于为调查设置了两道过滤网。经此过滤之后,调查结果已经失去了所谓真实性与“科学性”。皮尤在中国做调查,当然也必须遵循上述有关法律。

    皮尤的态度不值得讨论,因为这只不过是其商务行为而已。值得讨论的是中国政府对此的态度。中国当局非常清楚在自己的严格把关之后,这类涉外调查数据已经不能反映中国的真实民意或情况。它之所以乐于大张旗鼓且断章取义地宣传这份调查,目的无非是再涮一把可怜的子民:“在党的领导下,中国多有希望呀!外国权威调查机构都科学地证明不满者只是极少数而已。”只是此举不过再度证明中国当局的政治智慧极其有限,中国人整体上无论如何也比毛时代要聪明一些,不会在看了中国官方媒体有关这份报告的报道之后,愚蠢得去怀疑并否定自己对生存环境的感受,转而去相信“皮尤”这份与自己生活常识相差甚远的调查。

    综上所述,与其说中国当局愚弄了国民,还不如说它愚弄了自己。这种愚弄,有如当年“洪宪太子”袁克定自制一份独一无二的“《顺天时报》”,满载拥护恢复帝制的劝进文章,去哄他老子袁世凯开心一样。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8年7月31日,第255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