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道统灭绝者拥抱“道统”――解读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政治密码

    by  • August 27,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吸引了世界无数目光的北京奥运开幕式,真应了“名满天下,谤满天下”这八个字。

    除了专业体育记者之外,绝大多数记者的眼光都被伴随京奥产生的各类丑闻吸引,如开幕式上29个“大脚印”焰火中有28个是造假,小女孩林可那吸引人的歌声原来是另一个女孩所唱,两位中国女子体操运动员的真实年龄低于奥运标准,美国游客被浙江失业工人行刺身亡……,等等。但另一件事情却被忽视了,即中共这一中国传统文化的灭绝者、中国社会千百年来社会秩序的颠覆者,正在通过奥运开幕式向世界表明自己是中华“道统”的继承者。

    以“和”暗喻中共继承了儒家文化的道统

    开幕式暗含了一种强烈的政治文化主诉。

    20世纪40年代末,中共从延安迁至北京,形成了一种自成一体的庆典文化,这种庆典文化来源有二,一是师从苏联,以大型团体操模式(动作整齐划一的“人海战术”)展示共产党政府的高度组织力;二是传承于延安、以秧歌、腰鼓为主调、以表演者群体极度夸张的跳跃与肢体动作表达喜悦之情的乡土文化。这一模式在中国独领“风骚”40余年,成为中国人一种常见娱乐形式。今天北京街头老年妇女们穿红挂绿的“舞蹈”,就得自延安秧歌的真传。

    但这次开幕式却采用了完全不同的文化表现形式,传承于延安的乡土文化元素几乎被彻底摒弃。展示给世界的是诸种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现代再诠释。这种再诠释,一是通过文化符号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如通过儒家子弟群集颂经展示儒学、敦煌壁画的飞天展示佛教、电子投影“鹤鸣九臬”画面展示道家(因为鹤为道家的重要表意元素)――以此表达儒、道、佛三教并重,以道、佛入儒的中华传统文化。二是通过形体动作展示技艺。如以指南针与活字印刷术再次强调中国的四大发明对人类社会的卓越贡献;以郑和下西洋的豪阔画面表达中国的航海成就远早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用现代舞者在长卷上涂抹象征以写意为特征的中国书画艺术;中国的音乐当然也兼具刚柔之美――千人击缶象征阳刚,文士抚琴隐喻阴柔。

    但如果以为开幕式的文化主诉就只是连缀这些文化碎片,那也太小看中宣部领导下的剧本写作了。这场开幕式的重点在于活字印刷术方阵对“和”字的变幻展现――这个“和”字,暗喻“今上”胡锦涛的“和谐社会”直通“大成至圣文先王”孔子的“和为贵”,这等于宣告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文化千年道统的传承者,其中的政治意涵不可忽视。

    中共建政的特点:三统齐绝

    近代以前,一个民族国家的延续通常依靠“三统”:道统、法统与政统,西方对此三者的对应称谓为“道德-文化体系”、法律体系与政权体系。进入近代以后,许多国家的政统与法统都发生变革,维系一个民族国家主要依靠道统的作用。古以色列灭国近两千年,犹太人飘零于世界各地,屡遭伤害,政统、法统荡然无存,但其“道统”却被一代又一代的犹太人全力维护传承,成为以色列复国的精神凝聚力。同为亚洲国家的印度与日本,在先后改变了政统、法统之后,都以扬弃的方式保持了本国“道统”的精华部分,在此基础上重造了民族精神。

    中国的道统以儒家文化为核心,历千年而不堕。直至19世纪中叶才受到太平天国洪秀全的颠覆。曾国藩的“讨粤匪檄”能够引起天下士人响应,在于其主诉重心是捍卫道统而非政统。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其变革重心在于政统、法统而非道统,但中共从成立之日开始,就以颠覆存续了几千年的社会秩序与中国传统文化为使命。1949年建政之后,更是视传统文化为封建糟粕,时不时来场运动加以猛烈批判“荡涤”。降及“文革”,孔子墓惨遭挖掘,毛泽东再发动一场“批林批孔批周公”,中华道统被颠覆羞辱之彻底,无过于此。

    中共自改革以来的政治文化困境

    自1990年以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体系崩溃以来,中共政府就面临如何从政治文化上阐述自身合法性的困境。在西方民主自由价值观念的煎迫下,中共一直想既保持专制体制,又寻求一套支持其政治合法性的理论依据。西方思想中只有马克思主义与臭名昭著的国家社会主义符合极权者的政治需要,所谓“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毛泽东思想”等四项基本原则,用来约束国人可以,但用来与西方做文化比拼却很不受尊重。在陷入制度性无出路的困境之后,一些研究儒学的中国学者看到了当政者的困境,非常应时地将崇尚皇权与人治的儒家学说当作一条政治文化出路贡献于当政者。这就是中国的“儒学复兴”自世纪之交浮出水面、中国当局在世界各地将华夏中文学校渐渐改为“孔子学院”的大背景。这一改变,至少让西方与共产主义理念的对峙紧张感减弱不少。

    胡锦涛的“以德治国”之说登上中国政治舞台以后,中国官方学者的主要任务就是要将曾经极端反道统的中共政治文化与中华道统贯通起来,再生产中共的“政治合法性”。开幕式上对儒家文化的张扬,标志着中共已从1989年以来的政治文化困惑中解脱出来――这是一种不容轻视的合法性重塑,它向世界表达:中共将以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衣钵传人身份,与西方自由民主文化的传人们比肩而立。

    但这一“道统”传承过程实在太过荒唐:曾几何时,中共还是将“道统”及其缔造者孔子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的文化灭绝者,在从未对当年所造大孽加以反省的情况下,又要将被自己踩到泥地里万般践踏的菩萨挖出来供在神台上。这一“合法性再生产”工程转的弯子实在太大,所以只能“静悄悄地进行”,在国内先是让儒学慢慢扩张其生存空间,在海外则大建“孔子学院”。而通过京奥开幕式拥抱千年“道统”,其原因在于通过艺术形式宣传多了几分委婉,让观众可以自由发挥历史与现实的想象。

    (原载《看》杂志[台湾],第19期 ⁄ 2008年08月27日)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