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刘鹏撒谎看中国政府的政治信誉

    by  • September 3, 2008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8月24日,身兼数职的中国体育高官刘鹏称国家每年对体育的投资为8亿元,如以此平均,本届奥运会中国共获51金,每枚金牌的投入不到1,570万元;以100枚奖牌计算,每枚投入只有800万元。刘氏数据一出,舆论哗然。我本人就清楚记得,4年前官方对每枚金牌投入有过完全不同的数据,以及前体育总局局长袁伟民因审计问题黯然去职之事。

    先谈一枚金牌到底投入多少。有关体育举国体制早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开幕前就开始讨论,当时一篇名为“奥运金牌的陷阱”的文章开始在网上的多个论坛流传,而后又以新闻的形式出现在了各大门户网站上。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展示了惊人的数字:2000年悉尼奥运会后,中国体育总局的事业费从每年30亿元上涨到了每年50亿元。按此计算,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中国花费了200亿元。如果中国队在雅典获得30枚金牌(事实上得了32枚),那么每枚金牌的成本就差不多是7亿元,“可谓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

    那时的媒体控制还没有今天这么严密。此文一出,在中国媒体掀起滔天巨浪,质疑举国体制的文章与质疑每枚金牌投入7亿元之说的文章同时并出。由于“金牌陷阱”作者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是用2000年至雅典奥运的4年间体育总局事业费总额的200亿元作分子,用30枚金牌作分母加以计算得到的。而国家体育总局下辖竞技体育司等11个司局级单位,还有体育科研所等事业单位与数十个国家队,没有可能将50亿元的事业费都投入到奥运金牌项目中,因此需要另加计算。

    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有人专门从事比赛项目投入产出计算,该中心主任鲍明晓专就每枚金牌7亿元之说作答:国家在一个奥运选手上投入的费用大概在四、五百万元左右,按中国奥运代表团400名运动员计算,总投入约在16亿至20亿之间。折算到32枚金牌上,一枚金牌的成本约为五、六千万元,这个数目是刘鹏公布数目的3.5-4倍。 以鲍的身份,自然是代国家体育总局发言,不知道身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的刘鹏是否不知道其赴任前这笔旧帐?更有趣的是,当年体育总局对每年经费高达50亿元一事沉默以对,也拒绝回答任何媒体的有关质询。

    再谈这个体育利益集团的资金黑洞。国家审计署于2004年6月28日发布“2004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指出国家体育总局两大问题:第一,2003年到2004年,体育总局决定由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向所办的两家公司支付体育彩票发行费,但支付的费用超过实际需要,两公司由此获利高达5.58亿元。在彩票印制过程中,体彩管理中心负责人还弄虚作假,人为增加环节,转手高价采购,致使彩票发行费在2003年2月至2005年1月流失2,341万元。第二,1999年以来,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下辖北京奥运组委会,从奥委会专项资金中挪用了1.31亿元人民币。该专项资金的用途应是建设体育基础设施和培养年轻运动员;而这笔违法资金中1.09亿元人民币被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发放总局机关职务补贴和借给下属单位办企业2,204.4万元人民币。

    几天以后,即7月6日,牛气冲天的体育总局指派发言人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反击审计长李金华。该发言人表示,国家体育总局是动用了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长期积累的部份资金即1.09亿元人民币作为自筹资金建职工住宅,占总集资的三分之一。但强调是“动用”而不是“挪用”。

    这种高调反击背后依仗的就是“一切要为奥运会铺路”的政治势头,但却未能挽回袁伟民的命运。审计报告列举的资金黑洞成了袁伟民政治生涯的滑铁卢,2004年12月袁从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任上离职, “团派”刘鹏接掌体育总局,经常被北京喂料的香港媒体评论说“胡系从江派手中再下一城”。

    刘鹏为证明自己主掌的国家体育总局花小钱办大事,随口胡诌数据糊弄公众与媒体,却没想到4年前那场争论余音犹在,他的胡诌无异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仅再次证明中国政府毫无政治信誉,还显露了这个“体育利益集团”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怯。

    (原载《华夏电子报》2008年9月4日,第 260 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