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金融危机当真害惨了中国? ――美中经济关系一瞥

    by  • November 13, 200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最近两个月以来,有关中美经济关系的文章大量见诸报端,由于立场不同且兼雾里看花,诸多见解完全相反。中国媒体及大部分论者谈中国经济,开篇必是“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中国经济……”,仿佛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将中国拖入了黑暗深渊。由于中国公众信息来源受控,且缺少相关专业知识,受上述宣传影响甚深。与中国国内所论相反,国外旁观者也有一些不经之论,最荒谬的看法是认为美国金融危机缘于“中国阴谋”。

    其实,这两种看法都忽视了一点:中美经济关系由于目前已经在贸易、金融方面合作日深,早已形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这并非出自两国政府意愿,当然更非“阴谋”,而是近30年来中国对外开放与外资大量进入中国后日渐形成的现实。

    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早就出了问题

    其实,中国经济由于“体质”过于虚弱,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早就隐含种种危机隐患,拉动中国经济前行的“三驾马车”――进出口、内需与投资,在过去一、两年内均出现不祥征兆,笔者在今年3月亦以“‘奥运信念’掩盖不住的经济败相”为题,指出2008年将是中国经济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只是美国金融危机给了中国政府一个最好的藉口,将多年来中国产业政策失误与经济结构不良等痼疾全推往美国次贷危机身上。

    其实从时序上来说,中国的房地产与股市危机早就先于美国金融危机而发生。中国股市的问题根源在于中国政府不断通过股市转嫁国有企业与金融业危机,而房地产早就沦为炒家市场:2006年初,中国房市购买者当中就有60%是炒家而非买家。“中国制造”由于安全及质量问题从2005年开始就陆续受到美国、欧盟及日本的抵制,即使这些国家未出现金融危机,也未见得继续选择中国制造的玩具、鞋类与食品作为消费品。至于中国金融业受美国及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甚小已是定论,真正受影响的其实主要是外汇储备严重缩水。

    中国对外投资哪一部分严重缩水?

    中国政府所拥有的18,000亿外汇储备当中,有1万亿用于购买美国国债与其它机构债券。其中,投资在机构债的额度应该在4,800亿~5,000亿美元左右。中国投资于美国 “两房”债券的到期情况没有确切的数据,标准普尔估计中国持有的“两房”债券为3,400亿美元左右,这部分债券目前已经缩水90%。而购买美国国债的外汇储备至今无虞。

    两个常见的疑问是:中国政府为什么要买这么多的美国债券?美国现在发生金融危机了,为何中国还要承诺再买美国国债?

    答案也很简单:

    中国政府作为投资者,首要的考虑是如何将投资风险降至最低。任何政府手持巨大的外汇储备,都会考虑到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会有风险。早在外汇储备只有7,000亿左右时,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就开始考虑外汇储备多元化的问题,试图分散风险。但结果并不如意,最后只好仍旧将鸡蛋继续放在美元这只“篮子”里。

    何故?原因说穿了很简单,其它的篮子更加脆弱。衡量一个国家的资产风险的标准之一是国债占GDP比例,目前美国国债占GDP的比重目前已超过70%,日本则更高达140%。欧元区国债占GDP比例与美国相若,尽管根据《马斯特里赫条约》规定,欧盟国家加入欧元区的标准是政府债务占GDP比重不超过60% ,但这一标准并未严格执行,比如意大利的政府债务占GDP高达90%,德国、法国情况未必比美国好多少。事实上,这次金融危机将欧盟各国虚拟经济掀开一只角,暴露的不堪远比美国严重。从实体经济来看,欧盟各国远不如美国强盛。即使在人心惶惶的2008年9月,美国9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月比持平,能源价格的回落和经济减速更是对美国通胀产生了快速的缓和作用,美国家庭收略大于支。即使是目前危机阶段,失业率也远比欧洲各国正常时期要低得多。

    基于以上考虑,中国将大量外汇储备用于投资美国国债。10月20日之前的4个星期内,美国国债共卖出1,000亿元,这些买家当中估计就有中国在购买美国国债。

    美国人的担心:中国通过主权财富基金控制了美国

    从去年以来,有关警惕中国政府握有过多美国主权财富基金的话题在美国一度流行。今年2月7日,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曾举行一场关于警惕并抵抗中国政府投资基金的听证会。美国国会的几位参议员呼吁布什政府应该审核外国政府建立的基金对美国企业的投资,他们对外国政府建立并运营的这类主权财富基金表示担忧,担心这类基金的投资目的除了经济考量之外,还可能有政治及战略考量,可能会影响美国国家安全。由美国财政部及国防、国土安全等部门共同掌管的外国投资委员会,被参议员贝赫指责为是一条把商业利益置于国家安全之上的“没有牙齿的看门狗”。

    这场讨论当然是见仁见智,美国方面由于种种实际的经济利益考量,并未对这一状况加以改变。这一疑虑延续到现阶段,导致今年美国股市跳水时期一场没来由的担心:如果中国想击垮美国,只要在某一时将美国国债全部抛向市场,将会导致美国经济崩溃。CNN记者扎卡里亚在9月23日采访中国总理温家宝时,还专门向温就此提问:“中国是美国短期国库债券的最大持有者,据估计,价值接近1万亿美元。这让一些美国人感到不安。您能否打消他们的顾虑,保证中国永远不会利用这种地位作为某种形式的武器?”问题中的“某种形式的武器”就包含在某一时刻将美国国债抛向市场这种可能。温的回答是“我们也希望看到美国能够持续发展,因为这将有利于中国。当然,我们担心中国在美资本的安全。不过,我们相信美国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国家。……我相信现在合作是头等大事。”――这段话,包括所有与中美经济关系有关的话,在中国的媒体上只字不见报道。

    温家宝的这次表达倒是真心话。一个简单的道理注定中国不会大量将美国国债抛向市场,这个简单的道理就是:中国目前不想自杀。试想,中国如果在此时此刻将大量美国国债抛向市场,有谁有如此多的财力接盘?只有大量卖盘而无买盘的市场,只意味着卖盘的价格将出现自杀性下跌。中国政府虽然时时恨不得接替美国成为世界老大,但目前根本就不是发动这种自杀性攻击的时机。

    为了已有的投资不亏损,中国政府最明智的选择是继续合作,中国政府这次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从10月中下旬以来,美元地位显著增强,美国国债行情看涨,总帐算下来,中国在美国国债上的投资是个不错的选择。

    事实上,由于中美两国经济关系日益密切,以及中美经贸的重心由贸易(纺织品、玩具业、制衣业等)转为美中金融界之间的投资合作,美国政治中所加入的“中国因素”越来越多。对两国来说,这种既非敌对亦非战略伙伴、完全由经济利益决定的关系是种新型关系,远比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复杂密切。

    (原文载于《开放》[香港]2008年11月号)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