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挽救经济颓势,中国政府难有新招

    by  • November 13, 2008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11月9日,中国政府公布了今后两年内投资4万亿元的计划与10条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措施。于是各种鼓舞人心的文章如“十条大政启动新的黄金十年” 又充斥中国媒体,仿佛通向繁荣的金钥匙就在中国政府手中,只要当政者使用,立刻会打开通向新天地之门。

    “十条大政”其实了无新意。如加快安居工程与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加快医疗卫生、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提高城乡居民收入等4大措施几乎是每年都要重弹的老调,基本上是宣传有如雷霆之势,结果只有少数百姓沾了微雨之“恩”;而加快铁路、公路和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则是90年代中后期各地政府都戳力推行的措施,除了充斥豆腐渣工程之外,全国还倒下了若干位省交通厅长;加强生态环境建设这是多年的基本国策,钱投入不少,环境生态越来越恶化;而“加快自主创新和结构调整”更是多年来一直在做而未竟的事业,甚至为此调整了税收政策,但结果是技术密集型企业未曾进来,低技术型企业却大批倒闭。而“服务业的发展”更是喊了多年,其结果只是与公款消费有关的各种服务业尤其是黄色产业繁荣兴旺。而“加快地震灾区灾后重建各项工作”,算是一条安民告示――一句话,以往依靠上述措施未能拉动内需,今后的效能也值得存疑。

    比较实在的是“取消对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限制”这一条,许多企业可能会因银根放松而获得生机,至于是否有还贷能力那是以后的事情。只有“在全国所有地 区、所有行业全面实施增值税转型改革”才算是接触到4万亿元从何而来的问题。

    政府增加财政收入,其实只有两条途径,一是增税,二是发债。增加税收的办法无非是提高税率与新设税种两类方法。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创造性与不受约束性都位居世界前列。内外企业“两税合一”的新政就是以提高企业税率为目标,从今年1月推出到10月宣布提高出口退税率为止,总共也就10个月生命,由此可见提高税率空间实在有限。而近年来新税种也在不断增设,开辟税源的空间亦不大,否则河南省漯河市裴城镇政府也不会出此下策,在秋收季节迫使农民每亩缴费500元办“砍伐证”、“准运证”后,才准 他们在自家地里收割玉米。行政收费更是从未放弃,2005年全国行政事业性收费总额达4,000多亿元,行政收费占财政收入的比重远远超过10%,成了道地的苛政。

    增加税收如此之难,剩下的途径就是发行债券了。中国近年来国债发行量呈不断上升趋势,2007年国债发行量达创纪录的23,483.28亿元(含特别国债1.55万亿元),同比增164%。2008年的预期国债发行规模是7,500亿元,预计2009年将提高到1.33万亿元,增长77%。

    地方财政则是另一番光景。近5年来,由于土地出让金成为地方政府的“第二财政”,约占同期全国地方财政收入的47%左右,北京、上海、浙江等省市甚至高达地方财政收入的60%以上。在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土地交易萎缩的态势之下,地方财政已遭遇较大的资金缺口。直接威胁到公务员工资、教师工资、低保人群的保障等刚性支出, 目前正在进行的医改还需要大量补贴。面对瘪下去的钱袋,地方政府能想到的办法就是发行地方债券。一份由财政部牵头起草的有关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方案,已提交到国务院等待批复。而中国地方政府早就是负债经营,据国家发改委估算,地方政府债务至少在1万亿元以上。如果国债与地方债一齐推出,盘子过大,则有谁来购买这一问题?

    过去中国经济其实就是按10条大政的措施一路走来,政府则完全放弃了分配职能中有兼顾公平这一基本底线,其结果就是今天弊病丛生的经济社会现状。而中国财富总量虽然庞大,但由于过分集中于少数人手中,而这部分人的居住与需求早已国际化,对国内需求贡献实在不大。而大多数平民手中有限的财富全部集中于应付住房、教育、医疗及日常生活开支,对于这几者之外的“内需”实在无力做出新的“贡献”。

    (原载于《华夏电子报》2008年11月13日,第270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