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国吞食“重贸易、轻人权”的外交恶果――评析2008年的中法关系

    by  • December 11, 2008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的对外关系发生了非常有趣的变化:美国不再是头号敌人,而成了经济密友;而从戴高乐时代起就一直是中国密友的法国,此时却取代了美国昔日的位置。追今抚昔,让人不由得浩叹:风水轮流转,这世界真是没有永恒的朋友与敌人。

    在中国眼里,法国今年欠了中国两笔“帐”,一是今年3月奥运火炬传递时兵败巴黎,这被中国政府与愤青们视为“国耻”;二是法国总统萨科齐12月7日在波兰的格但斯克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会晤。按照中国官方喉舌新华社的时评,萨科齐“损害中法关系的不智之举”,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于是“中国人民的代表”愤青们又开始嚷嚷要抵制法国,家乐福再度首当其冲地成为被抵制的目标。

    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中国的外交政策就以是否批评中国的人权状态划线,谁批评,谁就是“反华反共势力”。惩罚“敌人”的办法除了让媒体口诛笔伐之外,还让爱国愤青上街游行并甩给“敌人”在华商家几砖头以显中华神威;而施惠于友的办法是送富国政府以采购大单,赠穷国政府以经济援助。希拉克政府经常为“空中客车”拉到中国的采购大单,高兴之余于2007年4月向中国新闻出版署署长龙新民颁授法国政府的最高荣誉“骑士团勋章”,以表彰中国政府控制媒体具有政治正当性,此举让饱受政府控制舆论之苦的中国知识界为之气结。

    这种情况直到默克尔任德国总理后才有所改变,因默克尔女士有“严重的亲美倾向”,此举影响了以亲中为已任的法德联盟;其次是法国国内形势有所变化,萨科齐在执行希拉克时期“重贸易,轻人权”的对华政策上摇摆不定,结果让本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疆界”成为抵制北京奥运的主力军,从希腊奥林匹克采集“奥运圣火”之日开始就没让中国的火炬传递安宁过。如今萨科齐又“悍然”会见达赖喇嘛,对中国当局来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更何况,目前中国经济衰退来临,失业大潮汹涌,政治合法性的两大基础之一经济发展已难以为继,祭出“祖国统一”这一法宝来凝聚“民心”正当其时,于是欧洲惊呼“中国再现仇视法国和抵制法国货运动”。在爱国愤青的网上大本营中华网的网上论坛里,已有8万人签名反对萨科奇――正好与抵制CNN的签名数量差不多,看来中国当局已拥有一支稳定的网上“共和国卫队”。

    中国人到底不愧是阿Q的子孙,在网易那条萨科齐会见达赖的新闻下面,不少被“伤害”了的爱国愤青留言,其中一份堪称慷慨悲歌:“借我三千铁骑!复我浩荡中华,饮马恒河畔,剑指天山西!碎叶城揽月,库叶岛赏雪!黑海之滨垂钓,贝加尔湖张弓!中南半岛访古,东京废墟祭华夏列祖!汉旗指处,威风逃遁――敢犯中华天威者,虽远必诛。” 与当年“文革”时誓要“饮马易北河、铁骑长驱巴黎,让五星红旗在白宫屋顶高高飘扬”的毛氏红卫兵相比,还是稍逊一筹:因为碎叶城、库叶岛、天山西、贝尔加湖都在中亚俄罗斯境内,东京虽然被这位“诗人”在想象中炸成了废墟,毕竟也近在亚洲。总之,连法国的一根汗毛都没碰着,即使萨科齐看懂了,大概也会觉得那是中国的亚洲战略,与法国何干?

    法国人深感委屈:对美国总统布什、英国首相布朗及德国总理默克尔会见达赖喇嘛,北京当局都克制住自己的不满,却偏偏对法国领导人会见达赖喇嘛如此难以容忍?是不是法国成了北京眼中的“西方薄弱环节”?法国媒体在批评北京政府蛮横无理的同时,也严词抨击了巴黎处理西藏问题的方式。认为萨科齐在竞选总统时,批评前总统希拉克的对华政策是“重贸易,轻人权”,而自己最终还是步希拉克的后尘,不仅在法国国内失信于民,而且也使法国在国际舞台上威信扫地。有人指出,那些认为“为了一个达赖喇嘛不值得同中国闹翻”的说法,与当年那些“为了一个索尔仁尼琴不值得同苏联对抗”的说法如出一辙,法国早就应该停止对中国的阿谀奉承。

    (原载《华夏电子报》2008年12月11日,第274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