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利”字当头的中国“软实力”

    by  • December 25, 2008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美国《时代》周刊日前评选出2008年十大丑闻,名列其中的大多是政治人物。让中国政府极为不快的是北京奥运开幕表演中林妙可的对嘴假唱,也被选为《时代》年度丑闻的第10名。入选的原因,想必是因为这次假唱(包括“大脚印”、“少数民族孩子”造假)发生于中国展示国家实力的北京奥运之上,牵涉到国家的诚信――亦即“软实力”问题。

    而诚信缺失,给中国造成的灾难让大多数中国人深感切肤之痛。比如“中国制造”遭受到全球抵制,就与“中国制造”充斥假冒伪劣产品密切相关;而国内的毒奶风波,也缘于厂商信用与政府监管的缺失;而四川大地震中导致逾万名中小学生痛失生命的“豆腐渣校舍”,其实也是社会缺乏诚信的产品。

    但中国政府只在灾难来临时的应急表态中重视“诚信”,比如当“三鹿毒奶粉”事件引起民怨沸腾时,国务院总理表态说“诚信很重要”之类。大多数时候中国当局奉行权谋至上,以诈取胜,根本就没考虑“诚信”应该是国家软实力的关键所在。

    “软实力”这一概念由美国前助理国防部长、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于1990年提出,亦译为“软权力”、“软力量”、“软国力”,现在早已成为国际政治中的流行用语。据约瑟夫·奈解释, “软权力是通过吸引力而非高压整治在国际事务中达到索要结果的能力。通过说服别人追随自 己,或是别人同意自己的规范和制度,并以此方式来识别人产生自己所想要的行为。软权力存在于使别人被某种观念吸引或者能够决定别人喜好的能力”,他认为, 当今世界力量的性质正在发生变化,无形的权力资源即价值观的力量越来越重要,霸权越来越靠“硬力量”和“软力量”的共同支撑才能维持。

    西方国家在与中国的交道中,一直希望中国能够遵守由国际组织、国际公约和各种国国际准则构成的游戏规则,在这些规则的约束下,成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成员。但中国自诩为“敏捷的龙”,哪里甘心接受这些与其极权价值观格格不入的国际规则的束缚?于是中国在用神五、神七、军事力量现代化、GDP总量等展示“硬实力”的同时,也将“软实力”这一概念吸收过去,并按照自己的理解,设计了一整套“软实力外交”方略。但这样一个毫无原则,按照机会主义方式行事的政府,由它设计的“软实力”外交实在是颇具“中国特色”。

    按照官方媒体的阐释,中国的“软实力”外交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以亚洲外交为例,首先,通过增加对外援助与东南亚国家政府建立牢固的政治和经济联系;第二,通过自由贸易协议等计划发展全面合作框架,让东盟国家成为中国的利益伙伴;第三,通过半官方项目加强文化吸引力并增进东盟国家的亲华态度。

    这种软实力外交不止体现在亚洲战略中。事实上,在世界范围内,对外援助、全面互相渗透的经济关系和文化传播就是中国“软实力”资源的核心,未脱“利诱”这两个字。文化传播则是将价值观念传播包裹于“孔子学院”的外衣之下。这些年来,通过“利诱”,中国确实成功地让法国、德国等国与其合作。

    按照不少在华“中国通”对中国社会的理解,所谓“中国特色就是腐败”。于是,带有“中国特色”的“软实力”外交,常常导致对游戏规则的破坏与腐败。“中国特色”蔓延给国际投资关系,贸易关系与政治关系打上的深重烙印,就是腐败泛滥。近年在华投资的跨国公司腐败丑闻不断,朗讯、德普、IBM、日立、西门子都曾相继传过贿赂中国高官的丑闻。即使一直是块净土的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最近也曝出几位委员涉嫌受中国政府贿赂的丑闻。

    可以说,中国在国际社会推行“利”字当头的软实力,其结果是造成对世界的“精神污染”。小看这种“精神污染”造成的腐蚀力量,会使世界受到报应。

    (原载《华夏电子报》2008年12月25日,第276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