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巨额财富到底流入谁的口袋?

    by  • January 8,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有两条新闻,不由得让我想到一个问题:中国的巨额财富到底流进了谁的口袋?

    一条新闻是描绘底层民众之穷苦。2008年末寒冬,四川平昌县的60多个民工在失业后,为节约路费,骑着由三轮摩托车改成的“大篷车”队,挈妇将雏,行程约6千余里,返回四川老家。据报载,这类故事发生多起。民工们备尝艰辛节约的路费每家大约数百元至上千元,在公款吃喝动辄几千元的中国官员眼中或许不算什么,但于民工家庭来说,却是经济萧条时期过日子的救命钱。

    另一条讲的是京沪粤三地政府为筹集建设资金发行为期5至8年的中期票据(即债券)。2008年12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关于当前金融促进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允许地方发行债券,中国最富裕的京沪粤三地政府于是谋划“配套四万亿,筹建大融资平台”的把戏。其主要方法是借助银行间债券市场,扩大债务融资工具的发行规模。只是购买中期票据的最大买家仍是银行,如有政府背景的上海城投发行的中期票据,其大部分买家是银行,只有少部分是券商。这种方式其实就是回归政府操纵金融的老路,用现代金融工具为形式,打通银行和财政这两只中央政府的“钱袋”,拿民众的银行存款来代替财政投资。

    第一条消息证实民穷,第二条消息则表明最富的地方政府家底其实也有限。事实亦证明,政府也从未在养老、医疗、教育上投入足够的资金。到目前为止,政府积欠养老保险金将近1万亿,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至少也在1万亿元以上。富,既不藏于民,也不藏于国,那么中国GDP连续高速增长20多年积累的国力――即巨额财富到底流到哪里去了?

    远的就不算了,仅以本世纪零年代的数据做概略估计。从2001年到2007年,中国GDP总量从将近10.96万亿元攀升至2007年的24.6万亿人民币,其中政府财政收入占GDP总量的比重则从20%左右攀升至24%。不过,中国财政至今仍是“吃饭财政”,占GDP总量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的财富,其中58%左右用来供养吃财政饭的公务员群体约7,000万人。

    这笔帐在明处,还有灰色收入这笔暗帐。灰色收入到底占GDP总量多少?这是笔永远也算不清的糊涂帐。有人提出一个了解官场实际腐败程度的计算公式,即:

    被查处的腐败案件 + 腐败黑数 = 实际腐败数。

    所谓腐败黑数,是指确已发生但未发现,或虽发现但未惩处,因而没有计算到腐败案件统计中的腐败官员数量占腐败官员总数的比例。国际上习惯用百分比来表示腐败黑数的大小。中国的腐败黑数究竟是多少?有的学者估计80%以上,有的学者则认为达到了95%。 这就是说,查处曝光的腐败案件仅占腐败总数的5-20%。

    大致可以说,财政供养加上灰色收入,中国公务员群体的中上层消耗了国民财富很大部分。但这只是消耗部分,还有通过各种途径转移成“私有财产”的部分,这部分已有一些资料备查。如果说海外中文世界里不少文章被中国政府指为“反华势力”的造谣,没有可信度,有两条资料却很有公信力,中国媒体也登载过。一条是波士顿咨询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发布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的150万个家庭(约占全国家庭总数的0.4%)占有中国财富总量的70%――这还只计算了存款、股票等公开的金融资产,未计算灰色收入――而在发达国家,一般情况下是5%的家庭占有50%至60%的财富。

    上述资料只说明中国财富的集中程度,另一条资料则说明集中在什么人手中。2008年12月10日,赵晓在“盛世危言:一组组令人心惊的数字背后”这篇文章中,引用了国务院研究室、中央党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国社科院等部门一份联合调查报告中的数据:截至2008年3月底,中国内地私人拥有财产(不包括在境外、外国的财产)超过 5,000万以上的有27,310人,超过1亿元以上的有3,220人。在超过1亿元以上的富豪当中,有2,932人是高干子女,他们拥有资产20,450余亿元。而考证其资产来源,主要是依靠家庭背景所获的非法所得和“合法”状态下的非法所得。

    算清楚了巨额财富流入谁的口袋里,中国改革的“合法性”还剩多少?这样的“改革”还需不需要持续下去,请读者自作判断。

    (原载《华夏电子报》2009年1月8日,第278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