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权力独占欲与中国NGO的厄运

    by  • August 3,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的学术网站“天益”被关,一向远离政治、纯以公益为务的“公盟”也被当局找了一条莫须有的“逃税”罪名,再辅之以其它措施,比如让房东“自愿”出面停止租赁办公室等,逼使“公盟”关门。一场政治迫害演变成“逃税”的违法问题,可谓将“政治问题非政治化”的手法发挥到炉火纯青的程度。

    但从中国政府对NGO的政策来看,公盟只是这一茬被割的韭菜中最高的一茬而已,必然还会有NGO继公盟之后成为牺牲者。

    中国政府对NGO的防范心理

    近十多年来,中国政府机构、大学与研究机构没少从外国拿各种资助,由于那时政府有政治自信,加上中方合作单位均由政府掌控,这些合作项目并未被评估为影响“国家安全”。对于外国资助者来说,它们要进入中国大门,舍此之外别无它法。对于中国官方来说,“用外国人的钱办我们自己的事”,而且控制权在我方,何乐而不为?

    但从2006年开始,中国开始对外国在华NGO不放心了,原因有两点,一是中国国内群体性事件已逾数万起;二是独联体各国相继发生了“颜色革命”。中国政府担心内外结合,导致政权更替,于是防堵“颜色革命”成了要务。本来在中国就小心翼翼,只敢在环保、爱滋等领域内做点善事的的NGO(外国与中国本土的民间组织都在内)的活动空间就更为逼仄。

    中央党校的《学习时报》于2006年8月率先发文,表达了官方视外国NGO为异类的观点,中新社将这篇文章加上标题“部分外国非政府组织破坏政治稳定”广为传播。这篇文章介绍,当时已经有1000家左右外国非政府组织在中国奠定了较稳固的活动基础,在中国所起的作用和影响已不容忽视。该文为外国在华NGO总结了四条作用,一是危害国家安全,二是破坏中国政治稳定,三是助长腐败,四是在中国推行外来模式。

    NGO在中国的厄运

    这篇文章虽然未涉及本国那些草根民间组织,这倒并非作者忽视了它们。只是因为外国NGO有关外交,而外交无小事。至于本国民间组织的生死大权,本来就由政府说了算,无需在打压之前另行造势。

    2007年7月6日,《民间》杂志被广州市新闻出版局列为“非法出版物”强行关闭(据说犯忌之由是该杂志为国内NGO提供了一个信息平台)。几乎同时,以北京为基地的一家外国NGO主办的中文刊物《中国发展简报》也被关闭。由于这一简报在中国已经生存了11年,刊物主办者Nick Young(高飏)一直以“中国政府的好朋友”自况,其生存技巧更是被许多在华NGO奉为圭皋,所以该刊物被关闭之后,在国际社会尤其是NGO同道当中引起强烈反应,与《民间》近乎默默的死亡正好形成强烈对比。

    NGO被视为美国推动“颜色革命”的工具

    随后的两三年内,到底有多少NGO死亡?外人无从得知其详。但不许NGO涉足公益事业却是日渐公开化的事情。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国内100多家民间组织奔赴四川救灾,为了提高效率,成立了“NGO四川地区救灾联合办公室”,但屡遭警察盘问,10天后(5月26日)被迫宣布停止救灾。紧接着,另一家由本土NGO和国际NGO联合组成的“四川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也发出自5月31日停止联合救助行动的公告。

    目前,中国NGO的厄运远未中止。这只要看看中国政府眼中的NGO是什么就可知大概。江泽民当年“在坚持改革开放、加强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同时,要十分注意警惕和防范敌对势力的渗透、颠覆活动”的提法被奉为圭臬,凡希望通过公益活动践履人权理念的NGO,一律被中国当局视为美国策动“颜色革命”的重要工具,一些奉命文章对此有露骨的阐述。这些文章说,美国的NGO在一些国家策动“颜色革命”的活动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资助各国内部的非政府组织,开展反政府活动。二是渗入大众媒体和社科研究机构,影响政权高层决策。 三是邀请各类人员出国访问,培养亲西方的社会精英――几乎所有非官方的文化交流都被囊括其中。

    中国政府不喜欢NGO的真正原因在于其权力独占欲。当年中国共产党通向权力之路的一大法宝,就是利用国民党统治的一切空隙发展壮大。基于自身的历史经验,中共当局在防范民间势力崛起壮大方面既具备丰富经验,且不惜工本地投入巨大人力物力,任何引起当局不安的因素都被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权力的独占性方面,共产党政权几乎超过了一切专制极权体制。当年纳粹德国尽管控制了一切权力,但至少还未能彻底控制宗教。只有共产党在全面掌控政治、经济、文化及军事权力之外,还以世俗权力统管“神的世界”,以至于宗教界人士都套用科、处、局等行政级别――可以说,共产党的政治文化就是不容任何社会势力分享其权力。当年外国NGO得以登陆中国,是中国政府基于“经济奇迹”之上的政治自信。目前,经济奇迹已逝,失业者日渐增多,社会反抗渐趋激烈,西藏新疆时有骚乱,政府财政收入这只口袋正在瘪下去。面对此情此势,中国政府越来越缺乏政治自信,对各种与人权、公益沾边的NGO的容忍度也就越来越低。

    (原载BBC·点评中国,2009年8月3日,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8180000/newsid_8181200/8181211.stm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