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年建国“成就”的内在逻辑矛盾

    by  • September 28,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中国正在举国投入地欢庆60周年大庆,各种论证伟大成就的华章典乐充斥媒体。但只要留心就会发现一点,中国境内所有的文章都回避了一个问题:在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方面,前30年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的伟大成就,正是后30年的改革所要否定的;而改革所要取得的成就,比如经济的市场化、所有制的多元化,这都是中国1949年以前存在,只是被革命刻意摧毁的。也就是说,这60年当中,中国无非是颠而倒之,倒而颠之地被折腾了一番,完成了一道历史轮回而已。

    “革命”消灭了有产阶级,“改革”培育了暴富阶层

    从1949年开始,中共执政的60年可以划分为两个阶段:1949-1978年,这个阶段充斥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从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城市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消灭私有经济)、“反右”、“大跃进”、三年大饥荒,城市数千万青年“上山下乡”,直至“文化大革命”――这段时期,中共以暴力革命消灭了有产阶级,并强制推行各种社会改造,建立以公有制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体制,有数千万人在这30年内失去生命与财产,数百万个家庭遭遇覆巢之痛。

    1976年毛泽东死后,中国面临艰难困境。用中共自己的话来总结,当时中国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这才有了邓小平推行的经济改革。由于中国政府掌握国家资源的分配权力,其行使权力的过程又不受任何社会监督,这场“改革”最后演变成一场以权力市场化为手段,官僚集团大肆掠夺各种公共财(包括民财)的过程。财富集中程度可以用波士顿咨询公司(The 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发布的“2006全球财富报告”加以说明,这个报告说,中国的150万个家庭(约占全国家庭总数的0.4%)占有中国财富总量的70%――这还只计算了存款、 股票等公开的金融资产,未计算灰色收入。可以说,中共执政60年完成了一个历史轮回:以暴力消灭有产阶级始,以权力制造暴富阶级终。

    中国境内为60年大庆发表的各种宏文,本身就是一种荒诞的认知:前30年用暴力革命消灭有产阶级是“革命成果”,后30年改革中重现的阶级差别则是“改革成果”,二者均为合理。

    “革命”赶走了帝国主义,“改革”迎来了外国资本

    用革命摧毁,又通过改革复活的不止是有产阶级,还有外资进入中国。当年毛革命的一大成就就是将中国由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沦落中解救出来,中国人老少皆会唱颂的那首“社会主义好”,其中就有“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文化层次高点的更是看过毛那篇以胜利者姿态调侃“美帝国主义”的“别了,斯徒雷登先生”。将外国资本主义从中国大地上彻底驱赶出去,既是毛的丰功伟绩,也是“革命”的伟大成就。

    自改革开放以来,“对外开放”即吸引外资就成为中国改革的傲人成就,比如中国连续16年成为世界上发展中国家当中最大的引进外资国,外资带来了新的管理理念与新技术;中国加入WTO,成为国际社会当中的一员;……那支被董文华深情款款地首唱并传遍中国的“春天的故事”里,那句“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就是指邓小平批准设立中国首个经济特区――深圳特区。这些,当然也是国庆60年需要展示的重大成就。

    于是人们看到这样的荒诞解说:以1949年为界,清朝及民国时期让外资在中国扎根,那是丧权辱国;毛将他们赶跑,因此成为伟大的民族英雄。1979年,邓小平将外资重新引回中国,则成了对外开放的伟大创举。总之,无论是当年的闭关锁国,还是现在的对外开放,颠来倒去,反正都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成就”兼“创举”。

    60年伟大成就展示中的逻辑矛盾

    凡事皆应有逻辑。在同一套价值观里,一件同样的事情,别人做了就是罪该万死,应该被打倒、被推翻;自己做了就是功德无量的伟大成就,就应该被人民感恩。这种通过封锁舆论造就出来的“成就”解说,在两个30年之间存在明显的逻辑矛盾,无论如何不能让人信服。

    比如持改良主义的胡适曾提出“五鬼闹中华”之说,认为贫穷、疾病、愚昧、贪污、扰乱这“五鬼”才是中华民族真正的“敌人”,只有用教育才能将其消灭(这与发展经济学提出的“长期反贫困策略”一致),但这一理论却遭到亲共的梁漱溟及中共文化人的猛批。梁漱溟等人认为胡适是在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和国民党的反动统治作辩护,因为这五大仇敌之中缺了资本主义、封建主义与帝国主义这三者――毛泽东后来将这三者概括为“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毛领导的中国共产党以推翻这“三座大山”为己任,宣称只要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这“三座大山”,建立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贫穷、疾病、愚昧、腐败等一切便会解决。至今为止,中共官史还是如此书写:“毛泽东一生是伟大的一生。最能说明毛泽东一生丰功伟绩的是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

    如今“五鬼”依旧。但1949年以前的“五鬼”是封、帝、资三座大山(即社会制度)所造成;今天这“五鬼“身影虽然庞大,但社会制度却是好的并应该被坚持。

    中国历来有上智与下愚不移之说,但60年大庆的各种华章典乐所展示出来的内在逻辑矛盾,不仅让人看到中国的宣传文化那种无法克服的认知分裂,还切实地证明着官智低下这一让国人脸上无光的事实。

    原载BBC·点评中国, 2009年 9月 28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indepth/2009/09/090928_cr_china60.shtml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