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床异梦的“世界媒体峰会”

    by  • October 8, 2009 • 传媒观察 • 0 Comments

    10月8日至10日,中国政府又要好好过一把“世界主要领导成员”的瘾。因为这三天内,头号“党的喉舌”新华社与世界老牌媒体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俄塔社、共同社、新闻集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国际公司、英国广播公 司、谷歌等共同发起的“世界媒体峰会”在北京召开。据新华社透露的消息,目前已有100多家境外媒体和40多家境内媒体注册参会。

    对于北京来说,这一会议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中国政府控制媒体恶名在外,中国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都是“党的喉舌”。在没有大事发生的日子里,报道经济新闻、市场动态、小事故、都市闾巷风情,这些“喉舌”也还算履行着媒体职能,但一遇到奥运会这类“举国动员”的大事,还有西藏、新疆等地的少数民族反抗事件,以及任何与政治有关或者影响社会安定的大事件,这几家媒体按着党的拍子起舞之“喉舌”丑态,又将它们与路透社、美联社等的本质区别暴露无遗。也因此,新华社在国际同行面前始终缺乏媒体的尊严,不管是自身还是国际同行,多少都知道新华社在媒体业界的异类地位。

    中国的目的在于展示“软实力”

    不过,这些世界媒体峰会的发起者虽然“共襄盛会”,所思所想却全然是两回事,用同床异梦形容非常贴切。

    中国政府满脑子想的是借这次峰会展示中国的“软实力”。一直被世界媒体同行当成异类的新华社,现在竟然能够与众多国际老牌媒体一起作为“世界媒体峰会”的共同发起人,除了能够证明新华社的“正宗媒体”地位之外,还确定了世界媒体行业的“领导者”地位。国内民众千万不要忽视了“峰会”二字的意义:峰者,高也;峰会者,高端会议也。这一词汇的使用本身就意味深长。在中国政府看来,那八国峰会是世界大国首脑的聚会,世界媒体峰会当然应该算是世界媒体首脑的聚会。在新华社发布的有关世界媒体峰会的问答中,第一条是“我们为什么要定期召开世界媒体峰会?”,给定的标准答案则是“媒体机构有必要定期聚会,共商发展大计”,与八国峰会的宗旨几乎雷同。这档次,比前几年召开什么世界华文媒体大会不知高了几多倍。那世界华文媒体大会,说到底,还是中国政府及其海外统战对象――由中共直接投资或者间接投资的华文媒体的聚会,这世界媒体峰会,参加者却是英、美、法、俄、日等大国媒体,那地位又不知比海外那些难成气候的华文媒体高了好几十档,它们都来赞襄北京作为东道主举办的“世界媒体峰会”,说明中国的软实力大大加强,国际地位又与美国比肩了一回。而峰会地址选择在中国每年召开政协、人大“两会”的人民大会堂里,不仅平添了几分庄严,还暗示着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共同社的“政治协商地位”。

    外国媒体梦想的是中国市场

    中国政府赋予“世界媒体峰会”如此之多的政治意涵,却全然不是这些外国媒体业大亨所思所想。这些媒体想的是通过峰会给中国政府捧场来换得市场机会。进入中国传媒市场,是外国媒体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在做的美梦,将近20余年以来,虽然这美梦屡屡被中国政府下达的各种规定击碎,但屡碎屡做,沉醉不醒。

    我曾在《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策略大揭秘》一书的第十章中专门分析外资能否进入中国传媒业。在该章中我曾说过,允许外资进入中国传媒市场有如一个寓言故事:一位农夫牵着一头驴子赶路,为了激励驴子加快脚步,农夫在驴子的鼻子前晃动着一把青草,吸引着驴子追赶着青草。中国政府这几年扮演着“农夫”的角色,而一些外国媒体则宛如那头追赶着青草的“驴子”,这把“青草”就是中国给外国媒体进入中国市场的准入资格。这方面美梦做得最为酣畅且举世皆知的就是美国媒体界“大鳄”――新闻集团的默多克(这次他的新闻集团也是世界媒体峰会的成员),他在中国的经历,被其前任助手、澳洲记者布鲁·多夫(Bruce Dover)写成《默多克中国冒险记》(Rupert’s Adventures in China: How Murdoch Lost a Fortune and Found a Wife),这本书详细描述了默多克试图进军中国市场赚取商业利益而向北京叩头,昧着良心所采取的妥协。2005年,全世界众多大媒体在齐声高唱中国赞歌,以为此举能换来中国传媒市场开放,但这一美梦却被中宣部、文化部、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六部门在8月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文化产品进口管理的办法》打得晕头转向,此后有几年不见这些外媒痴人说梦。

    但不说梦不等于不做梦。今年7月22日中国出台了《文化产业振兴规划》,这一计划被称为继纺织、轻工等规划之后的“第十一大产业振兴规划,为今后数年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指出了方向”。有人认为这个规划将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与外资进入中国文化产业,因此不少外国传媒集团觉得有了“机会”,于是又有一些不知深浅的媒体开始谈论媒体的市场化将促进中国的新闻自由。

    外国大媒体放下身段,陪一向被西方媒体行业视为异类的新华社开上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媒体峰会”,其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敲开中国的传媒市场。至于是否能够促进中国的新闻自由,它们也知道那当不得真,因为这些媒体的记者在中国的遭遇就足以证明中国的“新闻自由”还缥渺无期。比如该峰会的“共同发起人”谷歌就很知道自己如何配合中国政府控制媒体的要求加强管制互联网。

    可以说,世界媒体峰会只不过中国政府与西方媒体心照不宣共同上演的一场戏。中国政府希望通过这一“国家形象工程”展示中国的“软实力”,参演的西方媒体则希望通过充当一回配角得到进入中国传媒市场的机会。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0期,2009年10月8日 )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