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非洲庭院起舞的中国身影

    by  • October 10, 2009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前一向发生在纳米比亚的同方威视腐败案件,使“中国模式”的价值在非洲人心目中严重受损。由于在非洲庭院起舞的中国身影越来越庞大,而这个身影又实在过于丑陋,因此不仅遭到国际社会的指责,还引起非洲本地精英的不满。

    一、中国现阶段非洲战略的形成及特点

    至今为止,在非洲53个主权国家中,已经有49个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其余4国保持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在世界范围内来说,与其它地区相比较,中国对非洲的渗透与影响最为成功。

    中共建政以来,中国的非洲战略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1950-1978年,中国的非洲战略重点在于打破西方及苏联的封锁,争取国际政治同盟军。中国对非援助集中在支持非洲的反殖民族运动、非洲独立国家的反霸斗争以及援助非洲各国的经济建设,如坦赞铁路及各种大型标志性建筑均是这一时期完成。

    1979-1994年,中国的非洲战略重点发生转移,呈现两个特点:一是与台湾争夺非洲国家。1989-1995年,6个非洲国家与台湾建立外交关系,中国外交遭受重挫,这一点使得对台工作成为非洲战略中至关重要的部分。

    1995年至今,中国完全放弃了“反殖反霸”这一意识形态战略,交流领域从单一到多元,经济方面则从单纯的经济援助改变为资源开发,非洲成了中国第三外交――资源外交的重要目标。尤其是在共同抵制国际社会对中非人权状态的批评方面,中国与非洲一些国家更是形成了暴政者利益同盟。

    这一时期的中非关系明显具有两大特征:中非国家的首脑外交成为双方关系的基础,在战略性资源方面的投资开发构成中非合作的实质关系,经济影响力的提升使中国成为非洲第二大贸易伙伴。然而这一战略却对现有的国际秩序构成了冲击,中国的政治影响力日益明显。特别是中国保护违反人权的国家以及无视非洲国家治理和透明度问题,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话题。

    二、中国成为备受指责的“新殖民主义”

    不少非洲精英人士及非政府组织对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开发表示质疑,这种批评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1、中国在非洲的行为是“新殖民主义”或“经济帝国主义”,为了掠夺能源罔顾非洲的环境生态。

    中国进口的主要是能源和原料,这种采掘型工业对环境破坏较大,从而引起一些非洲政府或非政府组织的批评和抗议。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开发主要是石油开采、木材开采和修建大坝。非洲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多对中国的石油开采和修建大坝提出批评。西方公司受到公民社会的监督,不敢在非洲从事有悖于人权和道德的开采活动。比如奥地利与加拿大的公司就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之下,放弃了苏丹的石油开采权。但中国、马来西亚和印度的石油公司由于缺乏公民社会的干预,购买了这些特许权。中国石油公司大量征用土地,破坏了当地传统生计,导致上尼罗河北部的居民流离失所,对南部居民缺乏尊重。苏丹和莫桑比克两国的知识分子对中国在非洲修筑大坝很有意见,以伦敦和喀土穆为基地的苏丹人组织皮安基的主任阿里·阿斯库里曾撰文批评中国迫使产油区居民迁移;还提到中国参与修建的麦洛维大坝迫使3个民族群体迁移,影响到众多居民的生活。

    2、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开发并未为非洲人民带来多少就业机会。

    一些中国公司考虑到文化差异、语言障碍和成本问题,大都从中国国内带去劳动力,所以中国的投资开发并未使非洲本土劳动力的就业状况有所改善。加之这些中国企业往往将国内的一些工作模式(过长的劳动时间、过低的工资待遇与恶劣的工作条件等)搬到非洲,造成不良影响。这使中国公司及中国人在当地不受欢迎,当地人的武装组织袭击中国工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安全风险日益增多。

    3、漠视人权并支持独裁政府。

    中国对非洲的援助方式所造成的危害备受指责,原因有三点:第一,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和不附带任何条件的援助打破了西方国家援助附带政治条件的模式,使一些非洲国家肆无忌惮地行使专制权力。英国皇家非洲学会会长理查德·道登指出“中国政府喜欢和不民主的政府打交道” 。中国对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支持也在国际社会备受指责。中国与苏丹的经济合作成果主要是在苏丹大量开采石油。而据联合国环境署的最新报告,达富尔危机的主要根源是环境恶化。而苏丹等国在抵制国际社会对两国人权状态的批评方面更是利益同盟。第二,中国对非援助数字不透明。现阶段,中国援助非洲由商务部负责,但各省市及各部委各有自己的项目,高层领导人出访时又有灵活掌握的额度,这种多头援助的方式使得援助总数难以确定。第三,中国的援助以国家贷款形式帮助非洲国家的经济建设,但由于非洲国家普遍缺乏管理能力,中国向非洲的各种贷款,不仅难以帮助其正常发展,反而会使其背上沉重的债务负担,并对其政治发展带来消极影响。

    中国对纳米比亚援助和与此相关的采购丑闻,可以很生动地说明中国这种将海外援助与本国公司利益挂钩的方式面临极大的腐败风险。中国当年为这个非洲小国提供低息贷款的条件是购买价值5530万美元的中国集装箱扫描仪,以“帮助打击走私”。集装箱扫描仪的供货厂商是同方威视,中共总书记兼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儿子则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2007年胡锦涛曾率130人的代表团访问纳米比亚,促进了中国与纳米比亚间的经济合作;可以说,发生在纳米比亚的同方威视腐败案件,只是“中国模式”在非洲贬值的开端,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合作”必然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麻烦。

    (原载《中国纵览》2009年10月10日)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