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订单外交”

    by  • October 22, 2009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中国外交今年的主题辞是“订单外交”,自2月开始,中国政府的采购团带着不少大订单周游欧洲列国,所到之处都受到热烈欢迎。中国政府收获了“订单外交”带来的大国满足感与成就感,俨然以“拯救欧洲”的救星自居。大陆许多“专家”撰文,建议中国政府在国际社会“平衡订单外交对象”,并将订单外交作为一种“主动的、进攻性的经济外交工具”,争取更多的盟友――宛然一副“订单在手,天下景从”的“天朝大国”派头。

    这种“订单外交”带来的成就感,直到9月份才算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篇“百亿美元订单换美国制裁,订单外交实在是国人之耻”,充分表达了中国愤青对美国的“忘恩负义”之举的愤怒。

    以下的故事还得采取倒叙方式。

    中国“愤青”的愤怒:百亿美元订单换美国制裁

    2009年9月8日,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访美时,挥手送给美国124亿美元的经贸合同,并称此行“成果令人满意”。当时中国舆论对此预测,有这个大礼包做人情,中美关系即使不进入“蜜月”,至少也应该维持一段“和谐”。不料两天之后,美国竟然不顾中国的吴邦国委员长在中美经贸合作论坛开幕式上诚心表达的愿望:“要坚持自由贸易原则,防止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竟然陆续对中国的钢管与轮胎加征关税。而且还征得特别重。以轮胎加征的关税为例,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第一年为35%,第二年为30%,第三年为25%。

    此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建议对中国产轮胎征收为期三年的惩罚性关税,幅度分别为55%、45%和35%。这一结局不仅让中国政府脸上无光,还让中国的愤青深感郁闷,愤愤然地写了文章,痛骂美国“这是怎样的一种无耻。就是一种过河拆 桥,拿中国的之后再反手给中国一刀”,建议“中国应取消同美国订单,惩罚美国的背信弃义,并制裁美国大豆,保护中国大豆产业。”

    中国对美国在拿到巨额订单之后的经济制裁如此愤怒反感,是因为这些年尤其是今年的订单外交实在太受欢迎。

    “订单外交”让欧洲雀跃欢呼

    近年来对欧盟的外交,中国政府越来越倚重动辄上百亿的“跨国大采购”。这种始自上世纪末的外交手段,无论是外国媒体还是中国本身,均将其称之为“订单外交”。这里略述其产生渊源。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的外交政策就以是否批评中国的人权状态划线,谁批评,谁就是“反华反共势力”,其惩罚办法除了让媒体口诛笔伐之外,还让爱国“愤青”上街游行并甩给这些“敌人”在华商家几砖头以显中华“神威”;而施惠于友的办法则是送富国政府以采购大单,赠穷国政府以经济援助。应该说,中国这方面的策略非常成功。在2007年以前,除了美国之外,各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均采取了绥靖政策。经历过20余年的外交历炼,中国政府已经很善于利用经济利益引导并塑造欧盟各国的对华政策,居于欧盟轴心的法、德两国对华政策的不断变化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接替施奈德任德国总理的默克尔女士改变了施奈德政府的对华政策,坚持“价值观外交”和“新亚洲战略”,在2007年访华时关注中国的人权状态并提出了批评。她的这种做法虽然赢得了德国公众及世界人权组织的赞誉之声,但却因此未能在这次访问中获得一宗订单。但法国政府此举却让商界大有斩获。为了“惩罚”德国,中国政府对德法两国采取了“一打一拉”政策:当默克尔遭受冷遇之时,萨科齐正在中国沐浴着“冬日的暖阳”,拿到了世界民用核电史上最高额的订单(100亿欧元),还售出了 160架“空中客车”。今年正好是金融危机 发生之后,欧洲各国经济复苏困难,中国的跨国大采购更是让欧洲兴奋不已。从2月24日到3月2日,由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亲任团长,200名企业家组成的采购团浩浩荡荡地先后造访德国、瑞士、西班牙、英国,一天一个国家,急行军般地在深受金融危机困扰的欧洲刮过一阵“中国旋风”,总共签下约130亿美元大单。中国的媒体对此大加报道,用的词汇都夸张到如此程度:“德国企业得到被拯救的机会”,“英国企业抱团(指中国贸易团)取暖”,俨然以“老欧洲”或者“衰退欧洲”的救星自居。

    “订单外交”到底有多大效用?

    各种各样为订单外交献计献策的策论也层出不穷。“有钱能使鬼推磨”这种“订单外交”让中国政府看到了“出路”。对订单外交抱持乐观主义态度者认为,中国赴欧采购显示了“大国智慧”,展示负责任大国形象合作实现共嬴。还能起到化解贸易保护主义中国此时签订这么大数额的订 单,释放出的善意或许有助于各国放下贸易保护的壁垒。

    但美国9月10日开始陆续对中国的钢管与轮胎加征关税,让中国的乐观派们感到“订单外交”并非万能,于是开始反思“在商业化的今天,外交当然离不开订单和大宗采购,但这只能视作互通有无的必要 渠道,而不应担负外交润滑油的特殊使命。金钱买不来友谊,订单同样无法换取真正的外交情谊”。建议“中国外交应努力与政府大宗订单保持一定间距,以 免枉耗国帑,去追求注定难以完成的使命”。
    原载《看》双周刊(台湾)第48期 ⁄ 2009年10月22日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