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明古国的文明返祖现象

    by  • November 5, 2009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今年7月以来,由中国外交部牵头,在福建省、浙江青田与满洲里等输送“外劳”之地相继启动了“树立海外中国公民文明形象宣传月”活动。这一活动的直接起因是在非洲阿尔及尼亚等国的中国劳工因行为方式欠文明,屡屡与当地住民发生冲突。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人是文化的沉淀,这些劳工的行为是在国内长期生活及其所受教育养成,这就需要反思中共政治文化如何养成今天的中国国民禀性。现实表明,无论是人与环境的生态伦理、人与人之间的人性伦理,还是政治伦理方面,中国的国民禀性都存在很严重的问题。

    活熊取胆:几近变态的生态伦理

    中国的环境污染已使中国人的居住环境不再安全,饮水清洁无法保证,癌症村遍布全国。这种变态的生态伦理使中国的动物们也非常悲惨。

    一段有关一些中国人饲养黑熊活取胆汁的YouTube在网上流传,黑熊那让人不忍卒睹的悲惨“生活”(如果那也能叫“生活”的话),对于浸染于各种暴力之中的中国人来说,也许不会感到那么辛酸痛苦,但对于生活于文明国家的华人(尤其是中小学生)来说,却需要承担作为中国人的耻辱。

    一位叫做范迁的作者写了一篇短文“羞愧”,记载了他那十一、二岁的儿子在学校里的遭遇:当看到中国人饲养黑熊活取胆汁的纪录片后,不管白人黑人还是墨西哥人,个个看得热泪盈眶。看完之后,这些十一、二岁的少年高喊:“中国人该死!”这个学校没多少中国学生,作者的儿子受到极大的刺激,所以对他的爸爸大声喊出“我不喜欢中国人!”

    我的儿子幸运一些,他是十一年级学生,同学相对成熟一些。他的同学前些时也有人看过这段录相,有个别同学好奇地问他知不知道中国发生的这种残酷事情?出于自尊,儿子的回答很简单:我现在生活在美国,不知道中国发生的这种丑陋事情。但他心里并不好受,回家后对我说,“妈妈,我一直记得你第一次访问美国回来后对我说的那句话:美国的动物权也比中国的人权好。当时我太小,不懂这句话的涵义。来美国后我才懂了。但你忘记说一句,生活在中国的动物真是非常不幸。”

    在一个连人都没有权利与尊严的国度里,保护动物权利或许是一种奢侈。但我希望那位英国女士谢罗便臣多年来拯救黑熊的善举能够唤起中国人的良心。

    器官移植:缺乏爱心与人道精神的同类伦理

    我实在不愿意对儿子讲述那些更让中国人羞愧的残酷真相: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器官移植新兴中心,人体器官来源丰富。而这一现实则来源于中国人缺乏爱心与人道精神的同类伦理。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活体移植器官供应国,有许多外国人排着队等候中国医院为他们提供所需要的器官,而这些器官的主人大多是在国家权力的强制下被活体摘取器官并失去生命的,其中不少是法轮功学员。若干年前,世界关注中国这一极不正常的器官供应市场后,中国政府最初采取“默杀”的方式否认,但随着国际调查的深入,中国政府遇到的国际压力越来越大。2005年7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世界肝脏移植大会上首次表示,目前中国多数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并称摘取死刑犯器官是在征得死刑犯及其家属同意的前提下并遵循普遍性的伦理学原则进行的。但实际上,中国内地肝脏移植方面的临床实验和研究结果始终无法出现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上。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论文作者无法说明供体的来源。“国际器官学会”曾经发表过一份3页的文件,公开拒绝中国大陆学者向大会提交有关器官移植的论文和报告。

    变味的政治伦理:将认同母国专制政权当作爱国

    中国的政治伦理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成则王侯败者贼”。且不谈那些至今还生活在中国的中国人,即使是成年以后移民他国的华人,不少人也不喜欢民主政府,更不喜欢要从基层开始为选民服务赢得选票的民主政治,而是千方百计向北京政府献媚,一旦获得一点承认就觉得自己身登龙门。他们为自己找的亲共理由一是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二是“爱国”。这类人每从中国探亲回来就会向人们渲染:北京、上海的市容比美国纽约好看得多,现代得多。当有人揭穿两地的现代市容是以不少市民失去住房为代价而装扮出来时,这些人往往会重复中国政府的陈词滥调:社会发展总要有人付出代价。

    这类华人中只有一部分人在承担来自中国的耻辱之时,才会认识到经济发展不是一切。近些年来,“中国产品”的不安全使中国产品成了劣质品的代名词。尤其是2008年“三鹿毒奶粉”事件之后,中国有毒食品的问题在世界各国均引起严重不安,世界惊呼中国人“失去了道德的罗盘指针”,纷纷拒买拒购中国产品之时。有些华人才意识到,奠基于厂商信誉破产之上的GDP总量增长并不意味着尊严,依靠这种手段富起来的中国未必赢得尊重。如果说中国人可以将“六四屠杀”推诿于政府的专制冷酷,可以将贪污腐败推诿于政治体制,但面对这种遍及各行业的大规模造假制劣、连食品安全都不能保证的恶劣市场环境,除了脑子里灌水的“愤青”与“五毛”,恐怕很难厚着脸皮坚称“我们中国人勤劳善良朴实”。

    这场“树立海外中国国民形像”宣传运动,堪称世界独一无二。一个拥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国,现在竟然要从礼貌言行这种最低水准的文明开始,学习与他国人民和平共处。这一事实除了说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文明严重退化,实在无法证明中国有什么文明优势。

    (原载《看》双周刊,2009年11月5日,第49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