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奥巴马制定中国政策依赖中国“智囊”

    by  • December 3, 2009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美国总统奥巴马访华之行,让中国政府极度欣喜。西方国家的舆论却反应平淡,对奥巴马的表现多有批评之辞。加上有关人权的讨论变成“奥胡会”的“私下交谈”,人权组织与希望奥巴马施以援手的中国异议人士及家属更感失望。

    《美中联合声明》是务虚之作

    奥巴马访华,中国当局除了在新闻传播方面一如既往地搞些小动作,比如挑选上海几所大学的学生干部充作“学生代表”与奥巴马会面讨论(因此这一会面被网民称之为“这是一次美利坚合众国总统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毛的市政会议。”)、删除奥巴马发言中那些中国政府不喜欢的有关新闻自由、网络自由的内容之外,表面上一派繁华。尤其是国宴上奥巴马与胡锦涛这两位大国元首同台高歌,将本次访问推向最后的高潮。不过,繁华散尽之后,奥巴马的访华成果却只有一份《美中联合声明》。这份文件尽管被中国官方与学界多方解读后宣称“很有内容”,但无论如何看起来是务虚之作。连《美中联合声明》专门提到的“加强战略互信”是否就是副国务卿斯坦伯格最近提出的“战略再保证”,都无定论。

    中国政府喜赢“核心利益外交”

    有两家媒体的报道颇值注意。一是英国《金融时报》11月18日那篇带讽刺性的“奥巴马访华两手空空”,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西方世界对奥巴马访华成果的定论。另外一篇则是11月18日的“美国《世界日报》”出版的“奥巴马中国行珍藏版”。这家报纸在美国中文报纸中正处于没落状态,但这个“珍藏版”的社论内容却被中国新华社文章反复引用,在冠以“美国《世界日报》”时特别不说明是中文报纸。

    ――说到这家报纸,必须介绍一下背景。这是台湾《联合报》在美国办的子报,近年来与中国政府关系良好,新华社消息成了其大陆信息的主要来源,中共不喜欢的内容绝对不会见之于该报。中共本也不太看重它,但这次因为以下内容竟然成了中国新华社援引的重要外媒消息。

    《世界日报》社论说出了新华社未便出口的话:如果说是奥巴马重新塑造了美中关系,倒不如说,奥巴马毕竟有多元文化的意识概念,对中国放下身段,反而赢得了美中关系发展的高度。奥巴马很清楚,过去数十年,美国历任总统挑战中国的所谓“核心利益”,结果只是获得口头的快感,而无法实际改变中国。现在,奥巴马有意不再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其中包括台湾问题,包括美国不将西方体制强加于中国,包括人权和西藏问题,与 之相反,强调世界议题没有美中的共识无法解决,从而有礼貌地向中国提出合作的要求。奥巴马把“核心利益”的礼物送到北京,则中美关系进入存“益”求同的阶段,也就保存了各自的核心利益,求得同进退的更深入合作。――所谓“核心利益”,就是保证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执政地位不动摇,认可中国现存的专制极权政治体制。如此一来,“中美关系将不再反复,减少交易成本,获得核心利益之外的广泛利益。”

    “奥巴马访华两手空空”一文则抓住了胡锦涛宣读声明的瞬间:“‘我向奥巴马总统强调,中美两国国情不同,双方存在一些分歧是正常的,’胡锦涛表示,他的手紧紧抓住讲坛。‘关键是要尊重和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 英国《泰晤士报》在报道中说,“在我们看不见的会谈内部,北京实际上占据了主导权”,“胡锦涛用得体的外交语言向美国提出了中国自 己的问题,奥巴马还提到了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明显统一于北京的价值观。”

    奥巴马在智囊的使用上创造了“第一”

    本文想讨论的是:本来缺乏对华外交经验甚至对中国并无定见的奥巴马这次为何会如此让中国轻易赢得了核心利益外交?

    就在今年奥巴马就任美国总统的1月20日,中国新华社麾下的《环球》杂志喜滋滋地发表封面文章“奥巴马磨合期对华政策剖析:中国仍为竞争者”。其中提到了一份中国智囊开给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期望清单”,并特地指出“这份‘期望清单’不仅仅反映美国的声音,也包含中国的视角;其内容一半由美方起草,另一半则由中方撰写。在美国政府换届之时,这样的做法还是第一次。”这份“期望清单”由美国纽约的东西方研究所组织完成,该智囊机构的惊人之举是邀请中国外交部属下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马振岗及研究员刘学成从“中国视角”出发参与起草这份清单。

    刘学成不无自豪地宣称,美国对华政策的一半由中方撰写,这样的做法还是第一次。

    中国政府的智囊又成了白宫外交智囊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China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直属中国外交部,是中国政府直辖的从事国际关系研究的重要机构。该研究所前身为创设于1956年的“中国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创始人为中共第五任总书记张闻天。现共有研究人员等100多人,包括富有经验的外交官、著名的地区问题专家、学者以及经过专门训练的研究人员。除研究国际政治和世界经济等方面的战略之外,还不定期地举行形势讨论会和专题研讨会外,与有关国家的研究机构举行定期研讨会、联合出书,派出人员参加国内外的讨论会等。研究成果除发表外,主要分送有关部门和研究机构参考。该所虽然隶属政府部门,但却有个特点:不论是公开发表文章或内部研究报告,均由署名者负责,声称不代表官方意见。故这次所长马振岗虽然参加,但署名者却只有刘学成。刘学成倒算老实,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承认“名字是我个人的,但要代表中国,……要把中国的期望反映出来,不是反映某一方面,是反映全面的关系”。

    这份尚未公开的报告提议,中美两国应该建立五个伙伴关系:经济伙伴关系、反恐伙伴关系、防扩散伙伴关系、绿色伙伴关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为了迎合奥巴马政府亟欲实现反恐战争转型的需要,在这五个伙伴关系中,着重渲染了“反恐伙伴关系”。作为环境污染大国的中国之所以在“绿色伙伴关系”中着重提出气候变化问题,更是迎合奥巴马的产物,因为2008年10月,中国美国商会的《中国简报》上发表了奥巴马本人撰写的一篇文章“贝拉克·奥巴马主导的对华政策”,其中勾勒了他当选后重新主导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政策框架。“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提出,目的是打消华盛顿产生北京要在亚洲主导、排挤美国的“错觉”。

    中方报告在去年12月完成之后,立即与美国东西方研究所的报告汇编成册,在奥巴马就任前后,送达奥巴马的外交团队手中。

    中国以刘学成个人名义起草的这份“对华政策期望清单”,目的就希望美国放弃“价值观外交”,尊重中共政府的“核心利益”。应该说,从奥巴马访华的“自律”来看,这个目标达到了。有外媒评论说“中国玩弄美国于股掌之中”,多少算有点事实根据。

    奥巴马在对华关系上创造了两个“第一”,一个是开创了美国总统上任不到一年就访问中国的先河;二是在对华政策上充分考虑了来自中国的“智囊”的建议。目前奥巴马访华的后果还未在美国充分显现。但支持奥巴马的民意早已大幅下降。他上任不到4个月,就有媒体对他的夸夸其谈表示厌烦,希望他“从云端里走下来”。此后他的声望持续下跌,并给他所在的民主党带来了不利影响――该党在去年同时执掌了白宫与国会大权。11月初,共和党赢得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选举及纽约市的市长选举。民主党执新州州长一职长达12年,执弗州州长一职亦有8年,纽约更是民主党的铁票仓与大本营。此轮选举中,奥巴马曾三度到新州、两度到弗州助选,但仍无功而返。按美国惯例,这两场选举不仅是选民对奥巴马一年来的表现评分,也是明年国会中期选举的前哨战。舆论认为,民主党在两场重要州长选举中落败,对上任快一年的总统奥巴马和他所属的民主党而言,是一项重大打击。

    (原载《看》双周刊,2009年12月3日,第51期)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