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经济:是“诺亚方舟”还是“泰坦尼克”号

    by  • December 21, 2009 • 经济分析 • 0 Comments

    中国官方宣传对自身经济实力的认识与旁观者完全不同。官方宣传至今仍陶醉在自我安慰的快乐中:在世界深陷经济危机时,“中国制造”的“诺亚方舟”将拯救世界,是带领全球经济走出泥潭的“发动机”。而旁观者却已经在为中国房地产这个超大泡沫担心,认为中国政府用资产泡沫催动的非理性繁荣必将导致非理性萧条。

    由于房地产泡沫已经被讨论得够多,我想从更广阔的视角来讨论中国经济。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危机发生一年多以来,众多专业人士加以检讨,认为有五大因素阻碍世界经济复苏。这五大障碍是银行有毒资产(包含坏帐与风险较高的贷款)、银行监管缺位、大规模失业、世界经济结构失衡,以及一些难以预测的因素,如一波又一波让人类头痛的疫情猪流感之类。

    应该说,这些障碍中国均存在,而且中国本身就是造成世界经济结构失衡的原因。

    资产泡沫孕育新的金融风险

    五大障碍中,有毒资产与监管缺位,中国均存在。中国银行系统的坏帐一直是国际金融界关注的问题。2007年以前的坏帐,已经通过吸引众多国际银行业巨头作为三年期“战略投资者”参股国有银行作为“包装”,在中港两地上市圈钱,终于将9000亿美元左右的坏帐消化掉,提高了资本充足率――尽管三年期一到,这些“战略投资者”纷纷减持退出,现出了“战略投机者”的本来身份,这是后话。

    自2008年中国为摆脱危机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来,中国银行业的危机又让海外同业颇为担心。以下是中国媒体经常提到的一些数据:一是中国前一轮消化坏帐提高的资本充足率再度下降,导致银行资产质量恶化。2009年11月下旬,中国银监会(CBRC)要求各大银行必须提高资本充足率。据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估算,中国11家大型上市银行要达到更严格的资本标准,总共将需要筹集3000亿元人民币(440亿美元)的资本。二是中国在房地产投放资金过多,目前,中国房地产业占GDP总额6.6%,以及四分之一的固定资产投资额。而中国金融机构在房地产里的贷款(包括开发商贷款、土地贷款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已经达到数十万亿。房地产的高度泡沫化导致银行贷款风险。三是中央政府投放4万多亿资金催生的项目大多成为套取银行贷款的工具,并无实效。据北京派出的中央检查组分赴各地的检查结果,在被查的2472个项目当中,有2151个项目存在问题。

    中国的银监会是听命于中央政府的机构,而央行则是中央政府的钱袋。中国政府需要从这个钱袋里掏多少钱,不由银监会作主,所以中国的银行监管松散乏力。美国《福布斯》12月号刊登封面文章,题目是“中国的泡沫”,其中援引了美国西北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维克托.施的话说,中国经济实际上是“一个庞氏骗局,主导者是中国的央行,因为它可以大量印钞票。”

    失业率过高,内需难以启动

    中国的失业问题历来就非常严重,失业率多少也是个谁也无法弄清的谜。这里援引两个数字:2008年7月奥运召开之前,原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对媒体透露,中国失业人数估计高达2.5亿,其中农村2亿,城市高达5000万。据中共中央党校周天勇估计,2009年失业农民工加上新增失业大学生共计约5000万。这3亿失业人口占了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的30%以上,与我前些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各项资料计算出来的比例接近。

    失业人口越多,用于消费的钱越少,中国的内需就越加疲软。加上近几年尤其是2009年以来中央政策刺激房地产价格猛涨,社会购买力几乎被房地产需求吸尽榨干,中国的最终消费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2008年中国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为35.3%,不仅低于处于经济萧条期的美国(70.1%),甚至低于印度(54.7%)。1978-2005年,中国的年均消费率为58.5%,低于同期世界年均消费率76%。

    难以调整的中国经济结构失衡

    消费率偏低,投资率过高,是中国经济近30年以来结构失衡的主要问题。

    中国经济增长当中,投资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 1978-2005年,全球的年均投资率为22.1%,亚洲国家的年均投资率为27.8%,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的年均投资率为38.9%,不论与发达国家比,还是与发展中国家比,都明显偏高。随着中国加入WTO之后,这种结构性失衡不可避免影响全球经济,最后形成了全球经济的结构性失衡。

    这种失衡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与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其一,美国依靠民众的个人高负债来保持全球最高的消费水平,以此维持其自身经济增长并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养分。其二,中国政府通过购买美国债券来支撑其出口,使其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得以维持信贷和消费。金融危机发生之后,美国的消费收缩对德国、中国和日本等几个出口大国的影响尤为突出,这种影响也扩散到了全球各个角落。专家们呼吁应该建立一种不高度依靠美国个人借贷和贸易赤字的世界经济增长模式。美国开始致力于改变这种低储蓄高消费的习惯,希望能够减少向中国借债。目前已经初现成果:2009年12月中旬,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公布第三季度“资金流动”数据显示,美国家庭的储蓄率继续上升,已经稳定在5%左右的水平,美国居民已成为美国国债的主要买家;而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国债余额的增量中占据的比例下降,2008年为54%,2009年的第三季度已经下降至27%。

    美国储蓄率升高对中国并非福音,这意味着美国这个中国出口的第一大海外市场重要性降低。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测算,2009年前三季度经济增速为7.7%,其中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有4个百分点,投资贡献了7.3个百分点,出口对经济的贡献为负数。因为“三驾马车”中的出口这驾马车几乎停顿,内需低迷,中国政府只好罔顾各种警告,继续催生房地产泡沫,其状有如瘾君子不得不依赖继续吸毒以维持生存。

    尽管中国总在借引述“外媒”(这类“外媒”的主角之一是有中资背景的华文报纸)的话在证明:现在,中国是带领世界经济走出低谷的“诺亚方舟”;在未来10-15年内,中国将赶超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然而,现阶段中国经济“繁荣”其实只是依靠房地产泡沫在支撑的非理性繁荣。如果找不到其它方式拯救中国经济,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中国经济将可能成为一艘“泰坦尼克”号。

    (原载BBC,2009年 12月21日,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indepth/2009/12/091221_cr_china_economy_by_heqinglian.shtml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