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立足于沼泽地之上的泥足巨人

    by  • January 14, 201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当局一系列强硬举措让国际社会看到了中国正在“崛起”:首先当然是在哥本哈根全球气候会议上的张狂与说“不”之举震惊了全球;其次是圣诞前后罔顾国际舆论,对好几位异议人士判以重刑;三是不顾英国的再三请求,对一名贩毒的英国公民在未做精神鉴定的情况下执行死刑。尤其是哥本哈根会议期间的24国首脑举行会议之时,中国只派出外交部二等官员出席并与美国总统奥巴马相对而坐这种“天朝上国”气概,使世界不得重新检讨国际政治版图的变化与趋势。

    “美国辉煌已成过去”论的蹩脚注释

    “冷战”结束之后,苏联的威胁消失,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再也不希望再看到一个超级强权的存在,一直被法国人勉强克制住的“戴高乐主义”复兴,期望美国衰落,另有一个强权与之抗衡成了以法国为代表的“老欧洲”之梦。直到希拉克担任总理时期为止,中法关系一直围绕着建立多极政治并与美国抗衡这一轴心在转动。当然,这“多极”当中,法国、中国是与美国平起平坐的“两极”。

    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中国置以奥巴马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意见于不顾,在享受经济大国权利时却拒绝承担大国责任的强硬态度,引起一些观察家们发出“美国辉煌已成过去”的预言。这方面最有代表的是两篇文章,一篇是爱德华·卢斯发表于英国《金融时报》的评论文章“美国霸权――辉煌已成回忆?” 这篇文章的根据是两条,一是2009年6月美国财长蒂姆•盖特纳(Tim Geithner) 访华时在北京大学演讲时,曾向中国学生保证中国的美元资产是安全的,他的这番话引来了学生们的一片笑声。二是英国首相戈登•布朗(Gordon Brown),在2009年4月20国集团(G20)伦敦峰会上宣告了华盛顿共识的终结。但作者显然忽视了两点,一、这种场合出现的中国学生敢于奉旨嘲笑任何西方国家的元首及政治家,这种嘲笑并不妨碍他们削尖脑袋争取到美国留学以及定居的机会。一个经常被中国民间嘲讽的例证,就是当年在类似场合向美国总统小布什激烈批评“美国人权状态糟糕”的北京大学女生马兰,她在这通“勇敢”的发言之后不久,就嫁给一位美国人并定居美国。二、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失去了“日不落帝国”辉煌的英国首相布朗固然宣布了“华盛顿共识”的终结,但也未弱智到宣布从此要奉“北京共识”为圭皋。

    哈佛历史学教授只有一半正确的判断

    美国哈佛大学历史学教授Niall Ferguson(尼尔·弗络森)是 “中美共生体”(Chimerica)这个词的发明者之一。他那篇“The Decade The World Tilted East”(“全球力量格局向东倾斜的十年”),倒是非常正确地触及到美国保持霸权的真正困难。他说:“在美国霸权的核心存在着三大致命不足:人力不足(派往伊拉克的兵力不足),注意力不 足(公众对于长期占领被征服国家的热情不足),以及最重要的一点,财力不足(相对于投资而言,储蓄不足;而相对于公共开支而言,税收不足)。” 他认为,“美国洞口大开的经常帐户赤字正越来越仰仗亚洲央行的资金来填补,其中中国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因此,美国这个未公开宣称的帝国衰落的原因,可能不是兵临城下的恐怖主义分子,也不是给他们撑腰的流氓政权,而是国内的财政危机。”

    但尼尔·弗络森对中国的情况判断却过于荒谬。他认为过去500年间,西方获得相对于东方的优势的6大“杀手锏”,如“资本主义企业、科学方法、基于财产私有制和个人自由的法律和政治体系、传统帝国主义、消费者社会,以及“新教”工作伦理与作为目的自身的资本积累”,中国显然“已经复制了第一点和第二点。其它可能正在吸纳的过程之中――辅之以某种儒家改良(帝国主义、消费和工作伦理)。只有第三点――西方的法律与政治形式――在这个一党专政的‘人民共和国’还没有任何兴起的迹象。但中国真的需要民主制度才能实现持久繁荣吗?”

    上述判断,除了第三点之外的那五点,都是西方想象出来的“中国现实”,而这位哈佛教授看来不重要的第三点却已经被事实证明为另样结果:专制不能保持一个国家的长久繁荣,苏联就是例证。

    中国:泥足巨人与下陷的立足之地

    我在这里试析中国是否有6大“杀手锏”:

    关于中国的“资本主义企业”:中国企业至今都难脱“中国特色”:依靠特权扶持与市场投机,不善经营管理,苛刻剥削劳动力。国家重点企业如几十家中央国企主要依靠特权(中国官媒称之为“特殊利益集团”),私营企业则主要倚重于取媚权力及市场投机。这些工厂经营的结果,是“中国制造”在国际社会成了劣质品的代名词,中国这座“世界工厂”只是不拥有任何核心技术的现代血汗工厂,是世界工厂的加工组装车间。

    科学方法:无论是政治运作、企业管理还是科学研究,中国的“科学方法”只存在于政府文件里与官员口头讲话之中。中国人自己也知道,中国的政治运作靠权术,企业生存靠关系与投机,“科学研究”当中有不少依靠剽窃与弄虚作假(学术打假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中国特色)

    “儒家”改良:这点更是纯属想象。即使在最偏远、最保守的乡村,也已无任何儒家文化影子,更无传统可言。人们看到的只是被中共文化与过度的拜金主义而扭曲了的乡俗。至于消费文化的不健康,中国媒体已经承认,在穷人越来越缺乏购买必需品的消费能力的同时,富人已经将中国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国。

    资本积累:从国家来说,大量巨型国有企业正在积极进行海外投资,而这种投资已经被证明有67%是失败的,好处是负责投资的官员可以合法让亲属移民外国;精英阶层固然善于利用权力与权钱交换积累资本,但资本外逃现象严重这一事实,足以证明中国精英层并无意愿让这些资本用于本国经济建设。

    在世界未进入资本主义时代时,传统帝国主义确实保持了中华帝国的强势。但自从毛泽东的“马克思+秦始皇”体制创建以来,中国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而这中国的“今天”,只有当政者极力当作“国家核心利益”在不惜一切工本地保持,而统治集团之外的民众却是另一番期盼,如同几千年前民众诅咒暴君夏桀“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那样。

    上述状况,再加上为了经济发展不惜毁灭生态环境这种竭泽而渔的短视做法,负债高达5千亿的地方财政,遍地蜂起的社会反抗,……这样的中国,能够将如今这“溃而不崩”的局面尽力多维持若干年就已经不错,哪里还有什么能力崛起?只是世界愿意折服于部分“中国专家”虚构的“中国崛起”幻象,那中国当然也乐于接受这种膜拜。

    还有些观察家虽然认识到中国崛起并非世界福音,在道德层面对此加以论证。但我写下这篇文章时却并不是出于价值偏好,只是想陈述一个事实: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二强国与美国正在衰落之说,与其说是事实,还不如说是一些国家与观察者的梦想。因为无论是中美两国的实际状况还是统计数据,都不支持这种说法。

    (原载台湾《看》双周刊,第54期 ⁄ 2010年1月14日)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