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婚床”的裂缝将有多宽?

    by  • February 3, 201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哥本哈根会议之后,中美关系风波迭起。从Google事件、对台军售,直至奥巴马准备接见达赖喇嘛,所有过去美国为顾及中国政府情绪而暂时搁置的事接连推出。这些事情与去年开始冒头的贸易保护主义结合在一起,使中美关系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一向慎谈政治的美国在华商界人士对中美关系前景也持悲观态度,欧亚集团甚至将中美关系列为2010年全球十大风险之首。

    战略研究中有个经典方法,叫做“场景想定”(Scenario)。这次中美“婚床”出现的裂痕,会将中美关系推向何处?已经有人在做“场景想定”。但是,无论是何种“场景想定”,必须从现实中推论得出。所以本文还是从分析中美关系缘何出现裂痕开始。

    “婚床”缘何会出现裂缝?

    中美关系一向就被一些人比喻为“联姻”,虽然观察者都知道这桩婚姻的两造实属“同床异梦”,但由于双方都希望保持这一关系,所以“婚床”一直未曾裂开大口。即使是目前硬招迭出的奥巴马政府,最初也对中国政府充满友善之意,在对华关系上创造了“两个第一”,一是在对华政策上充分考虑了来自中国的“智囊”的建议,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期望清单”是由美国东西方研究所邀请中国外交部属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从“中国视角”出发参与起草的;二是开创了美国总统上任不到一年就访问中国的先河。这次访问中,奥巴马公开表达了正面接纳中国和平崛起、愿意同中国分享部分“领导责任”等意愿,这一姿态被媒体形容为奥巴马试图“与北京共舞”。

    从表面上看,这次出现裂缝是奥巴马向中国伸出的友谊之手却并未赢得北京的友谊,特别是在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期间受到中国政府的轻慢,导致中美关系出现转折点。中国政府如此做派的心理基础,是认为美国霸权呈现衰势,中国崛起大势已成,美国对华需求日渐增高。此情此势之下,无需担心中美关系出现变数。

    但从长期战略角度看,中美关系这张“婚床”并不牢固,这除了双方的价值观完全对立之外,还在于这对“非友非敌”的大国都把对方看作是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竞争者,缺乏建立长期战略盟友关系的基础。

    除了这点之外,中国方面显然还忽视了为国内政治经济服务是美国政治的基本规律。

    美国经济转型,中国因素减弱

    先说中美经济关系。2005年以前,中美经贸的重心是贸易(纺织品、玩具业、制衣业等)。2006年以后,美国则将促成中国开放金融市场作为首要任务。中国在推出国有银行业上市之时,美国银行、高盛等好几家金融巨头都成为中国国有银行的“战略投资者”,搭上这些由中国政府保驾护航的金融巨舰在中港两地上市,捞得盘满钵满。但随着投资的“三年锁定期”届满,这些“战略投资者”都获利回吐,离开中国市场。也就是说,在以往中美外交中,先是产业界,后是金融界,都曾是中国政府游说美国政界的有力同盟。而目前这一阶段,这两大利益团体与中国暂时处于利益疏离状态。

    美国经济目前正面临转型。奥巴马执政以来,美国开始加强出口导向,以此刺激经济、增加就业与储蓄。这些措施促使美国的经济结构与消费方式迅速转型。 2009年12月中旬美联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家庭的储蓄率持续上升,稳定在5%左右,美国家庭已成为美国国债的第二大买家;而外国投资者在美国国债余额的增量中占据的比例下降,已经从2008年的54%降至2009年的第三季度的27%。这种情况下,中国无论是作为廉价消费品的提供国,还是作为美国国债债主的重要性均大大下降。

    2009年12月31日,曾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在《纽约时报》发表“属于中国的新年”(Chinese New Year),文章指称中国的汇率政策是“重商主义的”,是“掠夺性的”,赞成用保护主义来解决美国就业不足的问题,并判定中国没有胆量大量抛售其美国国债储备来做出反应。由于这位学者的专业地位,他这一提倡会产生较大影响力。在这一背景下,人民币汇率问题容易上升到战略高度,与正在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一起,共同冲击中美经贸关系的基础。

    而中共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日前就奥巴马准备会见达赖喇嘛发出威胁,特别强调“美国领导人如果选择在这个时候会见达赖,破坏两国的信任和合作,对美国度过目前的经济危机有什么 好处吗?是为‘无利’”。这类威胁只能说是昧于美国经济形势的昏愦之言。

    中国拥有什么“反制”美国的王牌?

    在美方宣布对台军售计划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2月2日在批评美国的决定时,使用排比句“严重损害中方核心利益、严重损害中美关系、严重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严重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来表达愤怒。《环球时报》则援引“中国专家”的话说这回中国对美国是“真骂、真反制”。

    前面已分析过美国经济方面的中国因素正在减弱,没谈到的是中国可能将原定于购买波音飞机的订单转给欧洲的“空中客车”。现在再来看中国手中还握有什么“反制”美国的王牌。

    军事方面。中国声称要制裁那些参与对台军售的美国公司。但实际情况是中国多年来一直在游说美国解除对华军售禁令。就在Google事件引发中国黑客讨论,舆论对中国政府多有指责之时,代表美国300多家军工企业的19个游说团体还在积极活动,希望奥巴马政府能够放松对华武器出口的管制。中国政府在多方恳求美国解禁而不得的情况下,何谈制裁?所以这种“制裁”最多是取消或者推迟双方军事交流罢了。

    抛售美元国债,与美国打货币战。从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以来,就一直有人在做这种“场景想定”,倒是中国政府从未用此作为威胁。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们在此先做个“场景想定”:中国将其庞大的美元债券在市场抛售,如果无买家(事实上没有这么大的买家)接盘,有价无市的状况只会迫使卖家打折廉售,这时候美国再来个趁低吃进,结果是中国的外汇资产严重缩水。所以这种自残式的“杀敌”,不到万不得已,相信中国政府不会采用。

    只剩下朝核与伊朗这些“重要的国际与地区问题”上的合作了。但这张“王牌”打出来,中国也无出奇制胜的胜算。就算是中国在这俩问题上故伎重施,放弃和美国有限的合作,重回杯葛任何美国提议的老立场,大不了也就是将小扯皮化为大扯皮,比中国与美国“合作”时糟不到哪里去。更何况,奥巴马已经为中国重归“不合作”老路作了足够的准备,在明年的新预算当中列了7080亿的国防预算,用来增强“提供安全的能力”。

    但中国政府有必要在国际上多一个处处与自己叫板的敌手吗?看不到目前有这个需要。现阶段,中国各种社会矛盾激化,已经进入高风险期,经济状况更是远不如外部观察者们看来那样乐观。也就是说,目前中国没有与美国比拼的本钱。而孤注一掷,象前几年朱成虎威胁的那样,要以焦土策略与美国打一场核战争,中国国内的状况又还没糟糕到这般令统治精英绝望的程度。更何况精英们捞钱的机会还多,全家移民外国的前景正美着呢。

    根据以上分析,可以预测,这次中美“婚床”出现的裂痕,其结果严重不到哪里去,至少不会成为所谓“第二次冷战”的开头。但既然美国已经决定不再谦卑地向中国示好,令中国政府不快的贸易保护措施、网络战、抓捕中国间谍的行动、支持西藏达赖喇嘛、人权话题等一道道大菜均少不了要端到中国政府面前。中国当局还得做好准备:形势一度对中国极其有利的亚洲地缘政治可能也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日本的亲中态度会有所改变,台湾马英九的头也不会再叩得咚咚作响。

    (首发于《纵览中国》 , Wednesday, February 03, 2010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org/ArtShow.aspx?AID=4841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