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政府为何要污名化Google?

    by  • March 25, 201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在中美关系不断冒出各种气泡之时,Google总部于3月22日发表声明,中止在中国的服务并借道香港为中国大陆网民提供服务。

    尽管声明迟至22日才发出,但此前种种迹象表明Google退出已成定局,因为3月12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长李毅中的答记者提问,以及后来新华网与央视新闻网上接连发表的三篇污名化宣传文章都透露出了这一信息。

    问题是,中国政府为什么要以一国政府之尊对一家公司退出中国采取很不光彩的污名化宣传(包括造谣)?

    一、两篇神秘失踪的污名化宣传品

    李毅中的说话透露出来的无非是:按中国政府的要求过滤信息(即自我审查)是一项没有商量余地的法律要求。谷歌如果不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就是“不友好的,不负责任的,后果自负”。李这番讲话代表了中国政府对Google退出中国的立场,也成为今后新华社等媒体不断重复的理由。

    新华网、央视新闻网站上发表3篇文章当中,有两篇是污名化攻击。其中“Google在全球演闹剧”(新华网3月19日),为了论证“Google的不甘寂寞”,“给全球网民表演了一出‘我要走-我不走-我不想走’的闹剧”,该文“引证”列举了Google在全球那低下的“商业品行”。至3月20日美东时间晚10点时,我打开新华网这个页面,却看到“抱歉!您查看的是已删除或过期的稿件”,只能用catch功能或到其它网站搜索该文。央视新闻亦于3月17日发表一篇“谷歌遭代理商逼宫,致刘允邮件独家曝光”,该文宣布,27家谷歌广告代理商发表给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的信件,质问谷歌退出后,对广告商的员工有何补偿方案,对于广告商前期的资金投入有何补偿方案。但这封信亦于3月17日晚在央视新闻网站上“神秘消失”,随后美国彭博新闻则宣告这封信件为伪造。只有那篇“中国拒绝‘政治的谷歌’与‘谷歌的政治’”(新华网3月20日)还屹立于新华网上,主题是阐述中国政府及被代表的“中国人民”的立场。

    这篇文章除了继续拿色情、黄色这类其实被中国政府一直放纵的话题做“颠覆政权、民族分裂、宗教极端”的陪衬之外,最重要的一段话是:“从‘谷歌事件’可以看出,谷歌来华的真正目的似乎并非‘拓展商务’,而是充当了借助互联网输出思想,进行文化渗透、价值观渗透的工具”。至于“互联网审查制度并非中国独创,世界上许多国家,特别是美国对互联网一样有着严格的审查规定”这段话,纯粹是撒谎,与中国一样被列为互联网敌人的国家其实只有北朝鲜、中亚和高加索国家、古巴、缅甸、越南,以及中东地区的伊朗等国。这些国家有不少与中国同属国际社会“暴政俱乐部”成员。

    一篇据说来自《中华工商时报》的文章说法更是离奇,称谷歌退出是“通过媒体将企业行为公众化、违背国际惯例要求治外法权的做法”。中国早已非殖民地半殖民地,外国资本何来“治外法权”?这些媒体的胡言乱语,无异于奴隶在歌颂奴隶主“管制有理”。其实,中国最没有资格反对互联网自由的应该是中国媒体,难道它们被政府管制、阉割、作践得还不够?只能说发出这类声音的中国媒体都患了斯德哥尔摩症。

    Google退出之后,各网站与媒体接到中宣部指令,只准发新华社关于这一事件的稿件,怀念、赞扬谷歌的评论一律不放行。

    二、Google退出从哪些方面刺痛了中国?

    从中国近年撤资的外资有许多家,但只有google的退出才导致中国政府如此歇斯底里地发作,仔细想来,其原因不外乎三点:

    首先,是因为Google在退出时宣布的理由,即无法继续按中国政府要求过滤信息。这一点确实触及到了中国近年来拼命捍卫的核心利益――即中共在中国的统治地位。

    Google要求的信息自由,民主国家视之为理所当然,但在中国就不行。因为中国目前用以维持中共的一党专制的两大手段,除了枪杆子代表的国家暴力之外,就是专司制造谎言的笔杆子与宣传机器。而互联网从在中国诞生之日起,中国政府就投入数百亿美元的巨资,开发了监控、过滤等与限制互联网信息传播的功能。并为控制舆论设置了一整套法律、法规与政府条例,成立了数量庞大的网管队伍,并起用了俗称“五毛党”的网评员。正因如此,Google那不再过滤信息的要求,无异于挑战中国政府的政治底线。试想,只要信息自由流通,多年来用谎言编织的红色帝国神话很快就会土崩瓦解。对金盾工程的巨额投资岂不都打了水漂?

    其次,Google的退出,等于对引无数外资竞折腰的“中国市场大蛋糕”说不。自从2006年中国成为发展中国家最大引进外资国以来,中国政府觉得所有的跨国公司都想来中国切一块蛋糕,对待外资的政策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尤其是新专利法规所规定的所谓强制认证,使外资对它们在华研究开发的技术丧失绝对控制权。中国美国商会一项新的调查显示,在受访企业中,感 觉不被欢迎的企业已经占到38%。在这些感觉到不受欢迎的公司中,58%的公司提及到了因中国科技标准的强制实施而产生的障碍,还有50%提到了强制技术转让的问题。面对日益加剧的压力,不少外资为了在中国市场立足,只好保持沉默。而Google离开中国市场,就是对中国政府挟以自重的“大蛋糕”表示不屑,对正在犹疑中的外资将起示范作用。

    第三,从此中国政府再也不能理直气壮地在世界公然撒谎:“中国的互联网(新闻媒体)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以前能够在国际社会证明中国政府撒谎的,只有中国的少数前记者。但Google曾被迫做过帮助中国政府过滤互联网信息的共谋,它离开中国市场的理由,使中国再也无法继续撒上述谎言,只能改换成“依法管制有理”的说法。因此,在国际社会中,中国政府装扮“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时会变得更加心虚。

    我的意思是:Google离开中国,被中国政府污名化是它的光荣,这一光荣不仅可以洗去它过去被迫与中国当局之间不光彩合作带来的耻辱,还让其它跨国公司认识到,企业在赚钱之外还有道义责任。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2010年3月25日,第22期)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