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来为中国的政治失败买单?

    by  • May 20, 2010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最近中国发生的几件事让人看到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失败,在此先展现几块社会拼图。

    一、一幅由几块社会拼图显示的浮世绘

    第一块拼图:上海世博因主题曲“2010等你来”抄袭而付出昂贵代价。国内为这只抄袭的曲子花费了1000万巨额制作费用,此外还要向歌曲的原创者、日本歌手冈本真夜支付3亿日元歌曲版权费。

    ――作曲者不诚实的抄袭行为,最后由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加上尊严为其买单,这是标准的“中国特色”。

    第二块拼图:中国官场的贪污已经发展到小小老鼠亦可吞天的程度。其中两只小老鼠是辽宁省抚顺市国土规划局原局长江润黎、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原局长罗亚平。她们利用为开发商拿地、办理规划审批手续等机会搞权钱交易,甚至直接造假套取土地补偿金,大肆敛财。其中罗亚平一人涉贪上亿,被称为“职级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的女贪官”。另外一只小老鼠是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庙李镇陈寨村村委会原主任陈来运。他领导的村委会被审计部门审计的结果是:在任期间,涉嫌贪污、侵占3.8亿元集体财产,总违规违法资金达6亿多元。这两起案件都打破了原来同级官吏贪污的最高限额。

    ――中国土地资源稀缺,城市及郊区并无多少无主土地。能够用来批给开发商的土地不是拆迁户的房屋占地,就是农民的耕地。

    第三块拼图是社会边缘游荡着无数可能成为杀人凶手的人。最近50天多内接连发生的6起屠童案就是铁证,它标识中国的社会道德已经突破人类行为的底线,

    ――在我有限的阅读经验内,历史上被逼到极致要报复的人,也是定向性报复,比如以仇人本人及其家属为报复对象。象如今系列屠童案这样暴虐行为,殃及者是一些毫无自卫能力的孩子,这种所谓“社会报复”在中国大概前无古人。如果这种无定向暴力蔓延开去,为其买单的人几乎可能是任何生活在中国的人。

    所有这些均是中国政府的正当管治能力失效的产物,标识着中共的政治失败。

    二、浮世绘描画出一派末世愁惨

    中国社会近60年由一个全能政府管理,这个全能政府垄断了这个社会的政治、经济、军事与文化(包括宗教)各领域。因此这个社会如果陷入政治失败,政府难辞其咎。

    世博曲涉嫌抄袭之事,涉及到社会诚信。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丢了两次脸。第一次丢脸是被发现抄袭。在舆论压力下,上海世博会曾向自编、自唱“不变的你就好”的日本歌星冈本真夜的事务所申请使用权,但获得冈本同意后,上海世博会并不恢复播放,也没再与冈本事务所继续谈判使用费。5月初,“2010 等你来”的作曲人缪森又发表声明否认抄袭,此举激怒了日本朝野,鸠山内阁在舆论压力之下向中国兴师问盗曲之罪,中国政府在再次耍赖不成之后才决定赔款。这一“承认剽窃-不承认-再度被迫承认”过程,向外展示了中中国政府及社会成员严重缺乏诚信的丑恶面。

    官员们欲壑无边这一特色,表明中国政府已经根本无力约束自己的官员行为,分赃制成了维系国家机器的纽带。罗亚平一人贪污的上亿款项,究竟包含了多少拆迁户与失地农民家破人亡的故事?而这些被剥夺了生存资源的民众在走投无路下的反抗,已经成了最近这几年中国的社会反抗的主诉。官民仇恨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最近一个网络故事足显中国民众对官员群体的痛恨:江苏泰兴屠童案发生后,中共泰兴市委书记出于好奇和焦虑,假装路人在一旁偷看,见家长打出“杀贪官,英雄;杀孩子,狗熊”的横幅标语时,惊恐之下竟不顾一切冲入人群将标语撕烂,家长怒不可遏,将其暴打,后该书记在政府人员的营救下狼狈逃出。

    第三类事件则见证了中国人人格的深层缺陷。鲁迅塑造的阿Q是中国国民性的最好解读。阿Q在弱势的尼姑面前是强盗与流氓,在赵太爷等面前则只好装“孙子”。在每个中国人身上,暴君、暴民与奴隶这三种人格都同时并存,视不同的场合扮演不同的角色。毛建立的极权政治体制集共产主义极权与本土专制政治之大成,对中国人人格之戗害远远超过东德、捷克等国家,这种本来就残缺的人格底色,再加上社会生存环境的严酷与整个社会道德失范,不少人在不断遭受的社会挫折中形成反社会人格。

    七年以前,我在“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与前景”一文中分析:一个社会赖以生存的4个基本要素包括:一是作为社会生存基座的生态环境,这个底座坚实与否,从长期来看,决定了一个国家与民族的生存状态;二是调节社会成员之间关系的道德伦理,这是社会整合必不可少的文化亲和力,相对政治整合能力而言,道德伦理是软性的,但也更具有张力,在日常生活中对社会成员的行为起规范作用;三是社会成员最起码的生存底线,衡量的具体指标是以就业为标志的生存权;四是维持社会正常运转的政治整合力量,这是从法律与制度层面对社会成员施加的一种强力约束。除了第四点与制度有关,可以在短期内改变调整之外,前三者是长期的生存要素,且不能通过政权更替在几十年内有根本改观。中国的生态环境目前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就业也成了天字第一号难题,而本文论及的三件(类)事件正好标识中国社会道德(包括政治道德)的严重沦丧,已经丧失对社会的整合能力。这一现状就是中国政治失败的表现。目前,政府维稳的手段是在统治集团内部用利益分赃的方式维系力 量(这是小小老鼠能吞天的制度原因),对民众则使用暴力加欺骗。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种暴力维稳已经接近尽头。

    谁来为中国的政治失败买单?这恐怕是中国21世纪的天问。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2010年5月20日)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