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读胡温共同创作的“第六病室”

    by  • June 1, 2010 • 中国观察 • 0 Comments

    看了这个标题,且莫以为这是我在攻击中国的和谐盛世,因为在13亿中国人当中有1亿精神病患者这条消息来自中国官方第一周刊――《瞭望》新闻周刊,并由最权威的新华网在大力传播。如果要庆祝这部中国特色的卡夫卡荒诞剧诞生,有权署名的作者应该是胡温政府。

    还是先介绍胡温政府创作的这部“伟大作品”吧。2010年5月30日,一向是政治动向风向标的《瞭望》新闻周刊发布一条惊人消息:“研究显示我国精神病患超1亿, 重症人数逾1600万”(以下简称“研究”)。这项“研究”发布非常及时,正好赶在台湾首富郭台铭宣布他的富士康N+1跳的“坠楼者”有心理疾病之后不久,可谓“英雄所见略同”。

    中国人民必须要充分理解刚刚开创了“G2”格局的党国政府为此所做出的巨大“牺牲”:让属下国民中的将近十分之一成为精神病患者,可能会让非“G2”成员国,甚至包括“G2”的另一成员美国质疑中国的领导资格:领导着世界上最大精神病患群体的中国政府,有能力成为世界领导者吗?如果让中国成为世界领导者,占世界十分之一的人口是不是会被中共领导成精神病患者?鉴于近年来《人民日报》与新华社多次宣布外媒盛赞中国正在承担拯救世界经济的重任,并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或晚些的2030年超过美国,我对中国政府何以做出如此重大牺牲深感好奇。非常仔细地――几乎是word by word, line by line地阅读了这一长达3790余字的“研究”,于是有了几个重大发现:

    第一,精神病成因果然颇有“中国特色”。“研究”指出,“受访专家分析,在社会转型期,诱发精神疾病的因素增多,例如生活节奏的加快导致社会普遍的心理紧张,价值观念混乱甚至解体造成普遍的无所适从感,社会严重分化造成的心理失衡,以及人的期望与实际的落差增加等,种种因素造成当前我国精神疾病患者人数不断攀升”。如果有人想指出其他前社会主义国家转型并未出现这类现象并就此质疑,我相信《环球时报》很快就会以驻各国记者名义发表文章,列举大量事实证明其他转型国家(可能还包括美国)的精神病患情况更严重。至于那些国家根本不知道自家何以被中国目为精神病患国度也不要紧,有谁见过被喉舌媒体指为“悲惨转型”的国家在中国发表过辟谣声明?

    第二,精神病患者多为“一贫如洗”的穷人。“研究”如是说:“由于治疗费用高昂,加之被病人几年甚至十几年和几十年的消耗,大多数家庭已一贫如洗,就连享受医保的病人家庭也无力承担入院门槛费和门诊自付部分,更别说大部分病人没有医保。”这等于宣布了如今中国的一条新社会定律,即“穷人=精神病患者”。联想到山西某地将赤贫者列为重点管控对象,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同胞们,这次将精神病患者定为1亿,完全是政府的仁心仁术。因为按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今年1月21日公布的数字,中国贫困人口约1.5亿;若按照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刘振民大使在第64届联大五委关于“联合国经费分摊比额表”议题的发言,中国的贫困人口约为2.5亿。这次只定了一亿精神病患者,那是政府心情较好状态下所做出的决断。若再发生几起屠童案与跳楼案,政府不高兴,这一数字可能会增加至2亿乃至更多也说不定。

    第三,中国的基层组织街道办、村委会与乡镇政府均取得鉴定精神病人的专业资格。“研究”列出的具体措施包括:“一是摸排鉴定,按照‘街不漏巷、乡不漏村、村不漏户’的要求,在全省范围内对肇事肇祸精神病人 开展全面排查摸底,做到情况明、底数清”。鉴定机构不懂得如何鉴定完全不是问题,因为“研究”给出了鉴定标准:“根据多年案例分析,造成恶性事件的精神病患者主要是具有暴力倾向的青壮年,具有较强的暴力性和攻击性,作案手段残忍。”据北京安定医院的研究揭示:“这些精神病人所实施的社会危害行为,以侵犯人身、侵犯财产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三者为主,共占94.1%。”至于这些青壮年看起来象正常人也不妨碍其被“收治”,因为“专家指出,从一般心理障碍到严重精神疾患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他们中的许多人,平常看起来和常人毫无二致,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健康。当其中一些人面临就业、婚姻、子女、养老等生存压力时,其无助和挫折都可能成为一触即发的‘引信’,瞬间点燃‘炸药包’”。“平常看起来和常人毫无二致”的精神病患者占比多少?“研究”给出的数据是至少超过五成,因为“公众对精神病患者知晓率不足五成”。

    第四,开创由司法机构代行收治精神病人职能的医疗史上改革先河。“研究”指出:“全国精神疾病医疗机构仅572家,共有精神科床位132881张,注册精神科医师16383人。照此计算,全国平均精神科床位密度为每万人1.04 张;平均每10万人中才有一位精神科医师。”精神病治疗机构如此稀缺,连收治1600万重症患者的能力都没有,与一亿精神病患者的庞大需求完全脱节。考虑到这些青壮年精神病人“所实施的社会危害行为,以侵犯人身、侵犯财产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三者为主”,顺理成章之举是将由司法机构代行精神病医院职能。现有的监狱与劳改农场如果不足,可以大量扩建,以便“集中收治”。我毫不怀疑中共政府这方面的行政效率,因为这一能力是由中国建政60年的历史所证明的。

    第五,无就业增长可告结束,GDP增速得到保证。“研究”说,“当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如果住院治疗,每年至少需要数万元;即使采取 家庭病床治疗,每年最少也需1万元。”社会成员的近十分之一被定为精神病患者,围绕这一数量庞大的特殊群体的需求将形成数条新的产业链:集中收治场所的建立将带来建筑业的兴盛,正苦于找不到出路的房地产业只需转移一下重心就可,政府照样可以卖地征税;看护精神病患者需要培训大量专业人员,由此又形成培训、政府委托资格认证公司考核发证再到上岗的一条产业链;还有医药厂可以大量投入生产新药,由此又形成一条从研发、生产到销售的产业链。按每人投入1万元并带动4万元相关产业的最保守数据计算,仅此一项至少可为GDP增创5万亿元的大蛋糕,创造至少1亿个就业机会。如此一来,血汗工厂走到穷途末路又有什么关系?丝毫不影响党国经济继续繁荣下去。

    将十分之一国民定为精神病患者,如此妙策,令当年首创此举的老大哥苏联自叹不如。因为勃列日涅夫时代也只是将政治异议者送进精神病院,没敢启动如此庞大的社会工程。从此以后,不管是什么人,只要“面临就业、婚姻、子女、养老等生存压力”,只要因为拆迁、征地而奋起反抗,或者因为保护自身权益而举行罢工,都有可能因其行为“妨害社会管理秩序”,被当作精神病患者集中收治。于是,中国所有的社会矛盾,被这一妙招举重若轻地全部转化为精神病患者对正常人的疯狂。再有西方国家“吃饱了饭没事干”想就人权问题再对中国指手划脚?没门,咱中国这是在管制精神病人,在保障十分之九正常人的安全,与人权有甚相干?

    最后还要提醒各位同胞好好体会胡温政府的“慈爱”。“研究”说,这一亿精神病患者的数据早在2009年就已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公布。何以迟至此时才提出收治问题?估计因为去年是中共建国60周年大庆,为了让国民沉醉于那不胜枚举的“伟光正”建国成就造就的幸福感中,党与政府才未公布这一“研究成果”。让自己统治的国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第六病室”,无论是横看竖看还是倒着看,怎样也无法算成“建国成就”。

    作者注:第六病室是俄罗斯著名文学家契诃夫的一短篇小说。第六病室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符号,一方面既是指真正具体的病室,另一方面也是沙皇俄国暴政,整个黑暗社会的一个缩影,小说里的“病人”就代表着正在受苦受难各式的俄罗斯下层贫困人民,不止是物质上的受苦受难,同时也包括精神上的煎熬。这座所谓的病房,实际上就是沙皇俄国统治下的那些下层人民的监狱。小说正是以这个病室为主要场景,主人公是两个知识分子,以他们的争论作为情节的发展,并最终以这两个人的悲剧作为收场,从而揭露了沙皇俄国监狱一般的生活状态,描绘了沙皇俄国的黑暗现实,表达了作者的愤概。

    (原载于《纵览中国》,2010年6 月1 日)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