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龙”与“拥抱熊猫派”的争端

    by  • August 2, 2010 • 世界与中国 • 0 Comments

    今年在华外商的日子过得惶恐。在Google 与中国政府之间展开那场一家公司对一个国家的“战争”之时,他们还可以隔岸观火,暗笑Google的自不量力。但等到中国国务院4月13日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若干意见》之后,他们再也笑不出来,因为这一文件的主旨是宣告中国“无条件的外资优先时代结束”。

    对中国投资环境的不同评估

    外资显然还想拽住昔日辉煌的尾巴,希望中国政府倾听他们的意见并作出改变。这次他们抛弃了私下游说的方式,公开表达他们的不满。中国美国商会与中国欧盟商会先后发布调查报告,表示美欧商界对中国的保护性政策深感担心。7月7日世界银行发布2010年跨国投资报告,指中国是世界上对外资限制最多的国家之一。7月中旬,一些跨国公司加入公开批评的行列,西门子首席执行官罗旭德与巴斯夫首席执行官贺斌杰在与温家宝见面时直陈意见,批评中国的商业环境。

    外资的不满集中在三点:一是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新规定迫使外资企业将业务和技术诀窍转让给中资公司,以换取市场准入。二是政府采购规定有失公平,在华经营的外资未能在公开招标中获得平等对待。三是中国对外资企业并购采取限制。规定外资方面必须寻找中国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双方的股权分配只能是各占一半。

    对于上述所有批评,以温家宝为代表的中国官方从各个层次上予以否认并驳斥。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刘亚军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表示不接受世行投资报告的结论。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则借英国《金融时报》发言,称自从中国加入WTO以来不断降低外资准入门槛,近年遭受危机打击的跨国公司,都在中国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来源。

    跨国公司撤资为何雷声大雨点小?

    尽管北京态度明确,外商也透出撤资之意,但却没有几家真正付诸行动。原因何在?

    其实原因只有一个,这些年外资在中国辛苦经营,付出了巨额的前期投入,目前正好进入收获期。以Google、高盛和通用电气等三家公司为例――这三家公司恰好是美国在IT业、金融和工业领域的实力象征:最近,高调撤出中国的谷歌为了不丢失悉心培育多年的中国市场,又想方设法得到了中国政府的许可证。一向努力讨好中共的高盛面对中国媒体指责其“在中国市场到处啜金吸银”也默不作声。而通用总裁伊梅尔特日前虽然批评过中国的外资政策,但要它撤出却绝无可能。目前通用在中国雇佣了约1.3万名员工,其中有2000多名中国工程师,从事尖端环境及医疗技术方面的研发,这些技术大部分面向中国市场。去年通用在中国的销售额超过60亿美元。通用为了让北京认为自己是一个优秀的“外国友人”,曾为北京奥运会提供了7000万美元的赞助费,而且是上海世博会美国展馆的最大赞助商之一。如果此时撤出意味前功尽弃。

    真正考验外商承受力的核心问题其实是知识产权。中国一直将“用市场换技术”作为利用外资的目的之一,希望在生产过程中“学习”外国的先进技术。从大量知识产权案件的发生来看,这种“学习”主要是通过侵权的方式取得。但在外资公司日益变得聪明起来之后,这种“学习”变得越来越困难。在国际社会看来,投入巨资的知识产权是一种合法的垄断权,其宗旨就是鼓励创新并保护创新成果,缺乏完善的知识产权保护必然导致不公平的市场竞争。中国方面始终认为西方将知识产权作为战略资源与竞争工具是种恶意的垄断行为。如今中国政府为了促进本国经济结构升级换代,有计划的、有系统的改变商业法规,迫使外资企业将业务和技术诀窍转让给中资公司,以换取市场准入。这等于将以往的知识产权盗窃行为变成合法强取。面对这一政策,外资要么拱手相让,要么撤资。

    跨国公司的最后法宝:拒绝为中国游说

    跨国公司只剩下最后一招,即宣称放弃为中国游说本国政府将导致中国与美国及欧盟关系恶化。

    多年来,跨国公司在华投资的广泛利益使他们成为连接中美(中欧)政治经济关系的重要纽带。以美国为例,众多跨国公司为了实现和保障在华投资利润,对白宫与国会进行了大量游说。面对中国恶劣的人权状态与专制政治,美国企业游说国会的主要理由是, “经济发展将会促进中国的政治改革”、“网路普及将给中国带来新闻自由”等等。这些游说活动让中国政府受益匪浅。美国《外交政策》7月20日发表的“亲中游说团之死”一文,就是发挥这一观点,认为如果通用电气、谷歌和高盛等美国企业不再鼎力支持中国,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就会抬头。

    北京对此还未表态。但据我多年的观察,北京早已深谙与外商相处之道。只要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并在外商鼻子前晃动“市场利益”这把青草,外商既不会结成同盟与中国政府集体谈判,也不会对中国市场表现出决绝之态。只要它们还留在中国市场,就不怕它们在关键时刻不为中国政府游说本国政府。

    在中国这个极度崇拜权力的国度,无论是何种势力都得对权力俯首称臣。本国资本在权力这块巨石面前是只鸡蛋,作为“拥抱熊猫派”主力的跨国公司在中国龙面前也只不过是只铁皮鸡蛋,二者的区别是前者一碰就碎,后者在碰撞之时犹可以保住蛋黄不流出来,但那铁皮却免不了疮痕累累。不知这些拥抱熊猫派的主将们是否反思过:他们在说服本国政府放弃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并极力美化中国龙之时,就为自己通向今天的道路提供了足够的砂石与沥青?

    (原载BBC·点评中国,2010年8月2日)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