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清涟:2009年中国社会冲突状况

    by  • October 1, 2010 • 采访与演讲 • 0 Comments

    http://www.rfi.fr/actucn/articles/121/article_18684.asp

    作者 尼古拉

    发表日期 10/01/2010 更新日期 14/01/2010 01:06 TU

    岁末年初之际,本台《中华世界》专题,为大家请来了目前生活在美国的知名学者何清涟女士。何清涟女士于日前当选在海外选评的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她在本次节目中要与大家一同就2009年中国社会冲突的状况进行总结,并做展望。就此,请听何清涟女士的分析。

    记者:何清涟女士您好!感谢接受本台采访,请问您能否为我们总结一下2009年中国社会冲突的情况?

    何清涟:可以。这是西方社会经常问我的一条。中国经济那么发展,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社会反抗事件?我说,正因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模式有问题。从九十年代后期以来,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就是经济增长的类型与社会反抗的类型极其相近,有同步性。比如,九十年代末期以来,中国房地产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龙头企业。中国增长主要是在地产、矿产、金融、股市这四大板块里发展。那么,和房地产、矿产有关的就是土地。所以,中国社会反抗的类型,也就主要是三个类型:在农村是征地,在城市是拆迁,还有就是环境维权。环境维权就是因为环境问题发生的冲突,也是牵涉到农村土地使用的方式。就是污染企业往农村地区转移。我们都知道,就在十一月下旬以来到十二月,广东省就发生了三起。而且,去年环境事件特别多。大家都知道陕西凤翔和湖南武冈两个地方分别出现了上千例血铅儿童。这是由于当地炼铅,导致空气污染,最后出现大批血铅儿童。然后,番禺的事引发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多年来,也是很多地方社会反抗的一个主题,这就是垃圾焚烧。垃圾焚烧,造成番禺的人起来反抗,迫使当地暂时终止了这个项目。然后,广州市的花都区,还有深圳市的龙岗区都起来仿效。去年发生的十大社会冲突中,有六件与环境有关。刚才我已讲了三件了。此外,还有苏州、北京等地发生的,也是反对垃圾焚烧。这一成为现在非常大的问题。就是因为根据资料,现在好多地方在垃圾填埋场的周围已经出现了高发病区。癌症、呼吸道病都已非常多了。这都是有数据的。所以呢,当地的居民,像北京六里屯,这几年来,每年都在持续地反抗。还有北京阿苏卫、高安屯。

    另外,还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国家环保局在“六五”环境日宣布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中国的环境已经得到了改善。但是十一天以后,《人民日报》引用审计署的话,说中国的环境整治,贪污腐败,挪用资金非常严重。投入千亿,没有治好“三湖三河”的污染。老百姓的千亿血汗钱都打了水漂。像这样政府部门之间唱反调的事情出现,那这是一个很大的事件了。这说明,环境问题已经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里都是我看到的现象。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为什么判定环境维权会是一个趋势呢?去年,揭露了环境评估领域的很多腐败现象。国家环境部的一些高官也卷入里面。环评领域成为腐败的高危地带。还有就是河南民工张海超刨胸验肺之举,中国意识到全国有六十四万尘肺病人存在,还有一千六百多万家有毒有害企业,造成两亿人受到职业病危害。所以,2009年发生的这一切都告诉中国人,2010年环境冲突将承接近年来逐年上升之势,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记者:那中国的环境维权是否与全球气候变化也有一定的关联呢?

    何清涟:没有!从我现在看到的资料和中国披露的材料来看,完全是中国本身的问题。比如,遍布全国的一百多个癌症村,有很多高污染的化工企业。这跟气候变化无关。还有中国的污水,现在很多水已经不能引用。原来公布说有三亿人,最近资料说64%的中国人已经饮不到干净水。这也跟气候变化没有关系,而是中国的工业污染。

    而且从2007年开始,中国经济出现垮破以后呢,中国在环评上面大开绿色通道,把环评变为虚有形式。所以,路透社记者在“六五”环境日时,曾就此问过国家环境部长。结果,环境部长说,并非如此,中方评估很严。结果,一般外国人批评中国,很容易引发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但是,这一次正好相反。在网上,有一万多个跟贴。在这条信息之后,有一万多个跟贴。95%以上表示不相信,并对环境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至于中国政府自己公布的环境维权的案件呢?我这里有一个数据。从97年以后,环境污染投诉直线上升,2002年就有五十万起。以后,每年的上升比例是30%。从2006年开始,全国每两天发生一起水污染。2007年时担任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说,环境污染已经占整个上访问题的20%。2007年全国环境污染引发的上访投诉有六十多万起,其中引发冲突的达八万多起。那么,今年社科院发布的《社会蓝皮书》强调,2009年发生的各种群体性事件当中,和环境原因相关联的群体性事件快速增长。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记者:展望2010年中国社会的发展趋势,您是如何分析的呢?

    何清涟:我认为情况会更严重。因为现在要保增长。中国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是负数,主要是搞房地产这个泡沫。如果在这样下去,会引起大问题。所以这方面可能要控制,但地方政府需要保税收。所以,唯一的,就是再引进大规模的污染企业。比如,全球最大的MDI项目,居然通过环评,落户重庆。现在,专家都在担心污染三峡。而且,重庆那一带的居民,包括下游的居民都已经在担心饮用水源将来会受到严重污染。我觉得中国的这个问题会很严重。这一点是目前2009年已经看得出趋势的。而且,一个国家保护环境,基本靠三道屏障:一是法律,二是企业投产以前的环境影响评估,三是对企业污染的检测。但是,中国这三道屏障,现在在形式上很完备,实际上不起作用。法律法规总共有两千多项,但潘岳曾经说过,环保部门立法虽多,惯用的不多。第二就是环保局的环评机构,现在成了腐败的高发地带。现在揭发出来的,从2002年到2008年全国涉及环评腐败的案件,共有70多件,都是部门以上领导,好多还是第一把手。所以,这些环境污染企业大规模落户中国的城乡,主要还是一把手工程。第三点就是环境监测。环境监测现在也是没有用的。很多地方都检举,中央电视台也讲过,就是别人去检查的时候,就在污水管道排放自来水,这当然可以实现污水处理达标。但检查组一走就开始排放污水。污水导致当地农田高污染,而且庄稼都死绝。所以,我预感到,就是根据2009年的发展,和中国经济将来发展的领域和走向,我认为环境发展会更严重。而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PX项目的生产基地。PX项目和MDI一样,都是苯。一个是二甲苯,另一个是二苯基甲烷。这个苯是一种化纤原料,现在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不生产。亚洲是一个大的生产基地,但主要是集中在中国。

    记者:好!感谢何清涟女士接受本台采访。

    何清涟:谢谢!

    Share Button

    Abou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